大法弟子正念闯出暗无天日的营口市教养院

【明慧网2002年5月21日】在今年二月份起,为了不配合邪恶的命令与指使,被劫持在营口市教养院的三十名大法弟子集体炼功、发正念、学法,拒绝参加任何劳动。大法弟子们都非常坚定。在这以前教养院已终止我们大法弟子被接见达半年之久。在今年4月8日,监狱调集了教养院所有的警力,逼迫我们脱光衣服搜身、翻书,一些日常用具象手表、钢笔、小镜子、刮胡刀片等一律收缴。因为不配合邪恶,大法弟子沈君被恶警王庆军用两根电棍在他身上过了半天,致使其好几天胸部疼痛,而恶警却说他是装的。同时挨打的还有大法弟子刘庆余,大法弟子钱乃章只看了恶警常志一眼,就遭到他们一番毒打。监狱临时抽调了三名警察看管我们共三十名大法弟子(楼上一中队十六名,楼下二中队十四名)。由于我们不接受任何“劳动改造”,恶警就不让我们睡觉,陪劳教犯人坐到第二天早晨三点多钟。恶警弄来四米长的木头板凳,让我们整日面壁而坐,不许说话。大法弟子徐传德身有残疾,也被逼迫整日坐凳子(从早六点到晚九点);大法弟子沈君腿都浮肿了。就这样我们在不足6平方米的地方整日见不到阳光的情况下倍受摧残,就连上厕所、洗漱都有专人看管。稍微慢一点都会招来一番谩骂。尤其恶警社队长极其邪恶,他私自扣押大法弟子娄跃军与其妻子的沟通信件,存心想拆散别人的家庭。当大法弟子说“我离婚与教养院、与你社队长有直接关系。”当时恶警谢学杰却说:“有关系能咋的。”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所欲为,岂不知善恶到头终有报。

由于长时间见不到阳光,我们要求到外面见一见阳光,恶警队长选了一个阴天,那天风大得有五、六级,把我们弄到坑洼不平的垃圾场地去“军训”,因为当时的场地脚下都是松土,而且还有不少砖石,他让我们向左转、向右转,反复有十来次。大法弟子徐正强不转,问有你这样军训的吗?这是什么场地?当时他上来拉扯徐正强,被徐正强严辞质问。事后,该恶警上报说他顶撞队长,本来徐正强今年四月二十七号到期释放,他们却故意搜集材料加期三个月。种种事例表明,教养院里几个别有用心的恶警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

在今年五月五号,我们二中队的十四名大法弟子用正念闯出了戒备森严的牢笼,这是邪恶之徒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因为当时一共有十一个劳教犯人,加上三个队长轮流值勤,而且我们一个屋里还有十多个劳教犯人。

我们闯出邪恶的封锁,吓坏了那些恶警,之后的一两天里,消息传遍了整个营口市,大街小巷市民们奔走相告:“法轮功真神了,五米高的墙他们是怎么上去的?警察以后就不要再抓法轮功了,(法轮功)他们是对的,有神灵保佑。”

奉劝那些至今跟随江泽民的打人凶手们,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给江泽民当替罪羊了,否则现世现报近在眼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7/22488.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