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对错之分吗?


【明慧网2002年5月21日】 在我们洪法具体工作中时常有不同意见。这是由于我们修炼层次不同,在常人中处事阅历方式不同与个人特性不同等造成的必然。就我们其中的每个人来说,我们都拿出了我们所在层次认为最好的方案,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因为每个人都不可能提出超越其层次的意见,就我们当时的层次心态而言,也真没错。所以我们可以说,争论双方没有绝对的对与错,都对。特别是集体行动时,大家出于对法负责的态度,都想用最佳方案解决问题,不能有任何偏差。按常人的逻辑来说,争论就不可避免,真理越辩越明嘛,似乎非要争个你对我错,分个你高我低不可。

跳出来看,我们身边每一件事都是师父安排来去我们的执著心,让我们提高的,特别是让我们大法弟子整体提高的。上面所说的没有对错,只是相对于每个人的层次而言,但大法弟子有整体提高的需要,每个弟子都有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那。从这个角度说,双方意见必然有个高低对错之分,但这种分别绝对不同于常人的高低对错。

我们都知道,人间万事万物的成败,只是另外空间的表象,一种反映而已,真正的原因在另外空间。我们只有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最神圣最伟大。我们洪法也一样,关键是我们的正念是否强大,我们的整体是否万众一心,没有漏洞没有缺口。如果我们争论不休,引起弟子间的隔阂与不和,那我们就在破坏大法的整体生命,我们就在干坏事。比如同是给议员写信,一位弟子外语水平很差,措词有许多不妥之处,但收到的效果有时还比一封文词优美的信更好。当然,我们要尽量完善我们在人间的表现形式,但我们必须明白,关键因素是我们的修炼层次,而不是人间的手法与技巧。就像中医与西医治病一样,我们要分清表象与根本。

所以我们讨论的目的不仅是要找出最佳方案,更是要利用这个矛盾使弟子整体提高,在法理上共同提高。我们的讨论不同于常人的争论,关键在于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在讨论中我们时刻以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如果我们都能做到以真诚的态度实事求是地分析问题,以善心对待万事万物,以大忍之心对待同修间的意见分歧,我们的讨论只能是共同提高的好课堂,而不是常人的辩论会。

说到修炼人之间的忍,我们能忍受常人给我们制造的心性磨难,为什么不能忍受修炼人之间的分歧呢?其实我们大法弟子之间生生世世往返转生,相互之间的恩恩怨怨肯定少不了。其间所造的业所欠的债,我们是不是应该善解它们呢?我们不应该忍一忍吗?

关于如何处理大法弟子间的不同意见,师父早在一九九九年澳大利亚讲法中明确指出:“处理问题时有不同的意见,经过讨论之后,就要以大法为重,不要太强调自己的主张。最后定下来了,就要共同做好。各抱己见,长期争论,不能够达到统一,那已经是被破坏法的魔或魔性所利用了。固守自己的意见死死不放,那就是对自我的执著了。”(《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修炼道路都是师父安排好的。虽然旧势力也在安排我们的修炼道路,但师父反过来又利用其安排在真正安排着我们正法弟子的修炼道路。有些念头我们认为是自己想出来的,其实也许就是师父安排的。每件大法的工作,师父都在宏观上控制着一切,师父的法身都在关注着这一切,大方向绝对错不了。剩下的问题只是我们弟子如何去掉自身执著,使师父的安排得以完美实现。所以经过讨论后,服从多数人的意见,或服从具体负责人的安排,也许就是我们应该做到的。旧势力的最大特点就是认为自己总是对的,别人都错了。这种心是我们修炼必须坚决去掉的。

修炼就是要扩大心的容量,我们要用平和慈善之心包容不同意见,同时使大法弟子整体提高上来。既然集体有了决定,不管我们自己是否完全赞同,我们都应该积极去做好,不能消极旁观。我们大法是个整体,我们要以大法为重,以大法的整体行动为重,这也许是无私无我的一点表现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7/2320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