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中共“模范”派出所所长与“公派”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2年5月22日】按:以下是将这篇文章寄给明慧的一位学员的简信。

编辑你好!

我是加拿大的一名功友。我在中国城发报纸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很正直的中国人。他向我讲述了他在中国因被误认为是法轮功学员而被毒打的遭遇,他说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开始认真去了解法轮功,知道我们都是好样的,并且想学。他很喜欢看“清流”报纸,一直想把他的经历写下来投稿在清流报或明慧,那天看见我在唐人街发报纸,就委托我把这篇文章带给编辑。

一加拿大学员

~~~~~~~~~~~~~~~~~~~~~~

青岛市四方区兴隆路派出所是“模范”派出所!

青岛市原公安局长万国忠在四方区鞍山二路(四方区政府对面)用文化局的房子开妓院,青岛市四方区兴隆路派出所所长高小五是得力干将(原任抚顺路派出所副所长)!

2000年夏,中央电视台长时间报导万国忠自杀,高小五的把兄弟青岛市四方区公安局长牛俊也遭报应。唯有小五,荣升异地任职。

更为可恶的是,本人因前往青岛市四方区兴隆路派出所办理相关结婚证明材料,因中共大涨公务员工资收买警察等,加上中共贪官大肆鲸吞国有资产造成国营企业大批破产,公安派出所成了社会上有门路的人的最佳去处。一条兴隆路两、三站路的范围内,竟然有兴隆路、平安路、杭州路、湖岛四个基层派出所和一个四方区公安分局。一个基层派出所就有上百民警之多。

人多了以后,事自然就难办,光送礼就要多送几份。真是送几份礼,在中共官场早已是家常便饭,倒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找不到人,找不到管XXX号的路段民警,好不容易找到人(路段民警),又找不到拿公章的,好不容易找到拿公章的,又找到路段民警,总算俩个都找到了,所长和分管路段的副所长又去了区局,再加上户籍警也时常不在。

就这样跑断了腿。

2000年8、9月间的一天,忽如一夜春风来,所长、也说不清多少个副所长、指导员、路段民警、治安警等等等,也说不清多少个警,总之,是把三层的派出所,坐的满满的,还有几个都坐到了过道上。门口的警车也停了很多辆。

警察今天总算都上班了,拖了快一年的事情,总该解决了,而且,赶在我移民前结婚,也可双双赴加拿大。

没想到,这一次真的气歪了鼻子。他们正在学习“三个代表”,不办公。
后来,又学雷锋、焦裕禄、马绪涛。
本以为“三个代表”,先进人物学完了,应该有期了。
没想到,2001年春节,又开始了法轮功“专项治理”。

前后算算竟然跑了68次之多,历时一年多。

因我的移民签证六月到期,情急之下想到公安局有个局长公开电话,接受人民监督,试着打了一次,没想到竟闯了通天大祸。在此事先声明本人对法轮功一无所知。竟被青岛市四方区兴隆路派出所所长高小五说我是法轮功学员,对我大打出手,给我两条出路:1、承认;2、被打死。最后,我父亲从老家赶来交了两万元了事,我本人被打掉牙齿两颗。

请问这是根据哪条法律?

在兴隆路派出所关押期间,得知高小五是因镇压法轮功有“功”才当上“模范”派出所所长的,并在青岛市原公安局长万国忠开妓院一案中唯有小五,不仅幸免于难,而且荣升异地任职。

最近因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几乎全部被捕,再无人可抓,高小五才出此下策,把我抓来将“功”补过,荣升异地任职,并期待当上青岛市四方区公安局局长。

本人最后只身逃离中国大陆。至今仍夫妻分离。

我也曾向中共驻加拿大领馆反映,也是找不到人,后来我说了一声“他们谎称我炼法轮功。”

没想到一鸣惊人,大小官员,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听完我的反映,要我出示护照,写出书面材料并签字。我追问可否保证我家人安全及解决问题,对方却不予回答。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9/22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