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认清和打破旧势力的安排之浅悟


【明慧网2002年5月23日】加拿大法会的讨论和交流使我们在怎样认清和打破旧势力的安排上有了一点浅悟,希望能与同修交流一下,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大家都知道在全球弟子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间首恶的邪恶物质因素时,邪恶之首却欲频频出访。很多弟子悟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一是借用大法弟子之手清理那些连旧势力也觉得注定要淘汰的不好的低层生命,另一方面,从它已经出访和要出访的国家和地区来看,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这些地方都还存在很多的邪恶因素。邪恶出访的这些国家大半是前共产阵营的或部份是前共产阵营的,或是被西方国家认为是邪恶轴心的国家,香港也是被邪恶之首操控着。师父《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说:“任何一种东西能够在这个世间上立足,能站得住,能够成立起来,都必须有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它必须在这个空间中形成一个场,而这个场是物质存在的。你比如说宗教,能够建立起来,是因为在很多人相信的过程当中,坚信中谈论、崇拜等方式形成的一个环境。这个环境同时反过来也在维护着这个宗教。”这就是邪恶之首为什么能够被安排出访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原因。那么旧势力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我个人认为,一是旧势力不甘心最后的失败,想利用这些分布在世界各地的邪恶因素达到反对大法和甚至迫害所在国家的大法弟子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二是通过这种安排来迷惑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从心中默认邪恶之首能被附体支撑到所谓的访问日期,以达到加强邪恶生存的环境的目的。大法弟子近距离发正念,随时会彻底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间首恶的邪恶物质因素,那么旧势力不明白吗?它们确实不明白。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讲过,“告诉他们不能这样去做,法讲给了他们也不听,因为他不相信真实的一切。”

我个人觉得,尽量去近距离发正念很重要,但考虑问题时,去与不去直接参与近距离发正念和人数多少不是关键所在,关键是我们每个弟子是否能从法上考虑这个问题,每个参与弟子的心态是否能够不断达到越来越纯正,能不能从法上充分重视发正念,以及每天都认真严肃地去做,特殊情况下不放过近距离和集体发正念的特殊优势。关于近距离集中发正念和如何才能发出“最纯净、最坚定的正念”,在法上的认识是否达到做好这件正法之事所需要达到的基本要求,是否达到了法对我们要求的在彻底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间首恶的邪恶物质因素的这个层次的整体无漏状态。如果每个大法弟子从现在开始正念中彻底否认早已存在于另外空间的旧势力的安排,那么我们是否完全可以在首恶出访前就将控制其的邪恶因素都除掉?在马耳他那次只有几个学员近距离发正念,邪恶就差点儿背过气去。为什么在德国邪恶却从100弟子的手下逃命了呢?旧势力是拼了老本想来维持它到最后,然而这可能不是决定的因素,我个人认为所有参与的弟子们整体达到了足够的纯正,是我们做好下一次事情的关键。因此弟子们在法上的交流和整体的提高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旧势力就可能没完没了地利用我们的漏来进行所谓的考验,与我们纠缠。但法又是圆融和升华的,即使首恶由于我们没做好而能踏上东欧之旅,那么我们还是能够将控制其的邪恶因素清除的,只是对我们的整体要求也会更高,难度会增加。这就好比个人修炼中的过关,一次过不好还要有下一次,但下一次就会难一些,因为旧势力认为按照它们的标准就应该这样。这也是我们要从思路上根本地予以否认与清除的。─一方面向内找去掉自己的不纯,另一方面发正念清除邪恶的钻空子与迫害。

现在举几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整体的无漏在重大正法事件上的作用,供大家参考。

今年新泽西弟子申请参加当地的华人社团的春节游行受到了亲中共领馆的人士的严重阻挠,想绕过华人组委会从市政府申请也未能行通。后来参与申请的弟子们悟到,这正是我们向组委会成员讲清真相的机会,于是分头打电话给组委会成员,但仍未能获准。在最后一次组委会召集的全体社团的大会的头一天晚上,参与这件事的几位弟子集体净心学法,然后交流,一致认为大法是最正的,无论从高层或人间的理,我们都应该堂堂正正地出现在游行的队伍中,组委会没有任何理由阻挡我们,心中无有一丝的怀疑。最后大家齐发正念铲除邪恶,每个人都觉得我们的这件事在另外空间已经成了。在第二天的大会上,法轮功弟子堂堂正正地出现在会场上,正念和善心使组委会当即允许法轮功的队伍参加,打破了邪恶势力的安排。游行中法轮功队伍受到了人们普遍称赞。但在最后争取舞台表演上,由于自身的疏忽出现纰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面对突然出现的考验,大家在法上出现不同的认识,使得整体出现漏洞,未能突破过去。但法又是圆融慈悲的,过后当地的电视台以较大的幅度播放了法轮功学员的游行场面。

另一例是,今年纽约学员参加法拉盛区的华人游行受到了中领馆和受其指使的亲共社团的严重阻挠。此前,法轮功学员已连续3年参加该游行。今年在被允许参加和不参加的问题上,三起三落,几经周折,后来组委会在中领馆的压力下秘密表决不准法轮功团体参加。由于学员们的认识不同,有的学员表示无可奈何,有的学员就想放弃了,有的学员还想争取。后来一个台湾社团邀请法轮功学员加入他们的队伍,但有诸多限制,比如不能打法轮功横幅等。听到这一消息之后,几名新泽西学员半夜打电话与一些纽约学员交流,谈了最近自己在申请游行时在法上的一些体会。第二天,在游行前,全体参加游行的学员集体学法,然后交流,一致认为法轮功应作为独立的团体像往年一样堂堂正正地出现在游行队伍当中,中领馆的阻挠和组委会的决定什么也不是,因为这些本身就是错的,为什么还要顺从邪恶势力的安排呢?然后大家齐发正念,彻底铲除邪恶势力的安排。紧接着法轮功弟子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中领馆的阴谋和卑劣的行径。发布会还未结束,组委会便有人来主动邀请法轮功学员参加游行。邪恶势力的安排被彻底地打碎了。弟子们在法上又一次达到了整体升华。

回味起来,当时的关确实积得很大,若没有一个整体的突破,是很难过得去的。大家深深体会到整体的提高和无漏在重大正法事件上的重要性,和达到这个状态后法所展现的无边威力。而新泽西弟子与纽约弟子的交流则是突破地区框框使大法弟子在更大的范围内整体提高的一个值得借鉴的例子。

通过这两件事,还有一点体会,就是在做正法事情时,如何辨别旧势力的干扰。当我们遇到关、难时,不妨可以这样设想:如果没有这场邪恶的镇压,我们至少应达到什么样的结果?比如说,没有镇压,中领馆会干涉法轮功的游行吗?法轮功队伍是不是应该象其他队伍一样正常地参加?那么现在出现了干扰,那不就是邪恶势力的干扰吗?而我们不就是要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进行正法修炼吗?只有突破这个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才能真正地达到了法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

还有一件事,就是今年5月12日和13日在纽约举行的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庆祝活动。那两天天气非常不好,阴云密布而且寒冷。看到了天气不好,大家便发正念,可是学员中却有一半是因为看了天气预报而带着雨具的。带雨具从常人这一面看不是问题,但作为修炼人,如果带雨具是因为对发正念能否起作用没有坚定的正念,甚至消极依赖人的方法,那么说明我们整体是有漏的。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已是有意无意地认可和接受了我们举行世界法轮大法日庆祝活动时天要下雨的这一安排。那邪恶不就有考验和干扰我们的借口了吗?在5月13日的游行中,受中领馆雇用的人间渣滓出现在大街上干扰我们游行时,警察以避免冲突为由劝我们改道提前结束游行,我们有没有及时从法上悟一悟,并马上纠正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我们不是又一次在主意识不够强的情况下消极地顺从了邪恶势力的安排吗?(这里只是谈出事实和体会谨供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借鉴,绝无批评指责之意。)

那么回过头来再看邪恶之首的东欧之行,或许能对我们有一个抛砖引玉、触类旁通的作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7/2287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