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在德国近距离发正念引起的一些思考


【明慧网2002年5月24日】我参加了德国除恶的整个过程,在其间和在其后思考了一些问题,纯属个人看法,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和我一样许多学员过后谈起来都认为,德国是个极好的机会,我们该达到除恶的目的却没达到。其实是很该思考思考的,为什么结果如此,我们哪里做的不好,那些心反映出来了?等等,这些关系到下一次的活动及整个正法的进程。

我想从下面几点谈谈我们该做好的方面。

1) 整体效应

其实欧洲学员的活动,尤其是如江出访欧洲某国,就根本不是哪个区域性的活动,而是大法弟子的整体活动,所以此事的意义是该尽量让更多的弟子明白,从法理上认识提高,组织准备工作尽量做得越早越好,越细越好。如果许多学员不知道此消息,不明白其重要性,来的人不多,来了有些也没真正从内心认识到此次除恶的重大意义。没来的似乎也把此活动推给参与的学员,视为一般的洪法讲真相,而不是全球性大法弟子的除恶活动。事后通过明慧网一篇篇文章的启示,弟子们都参与了,从法上认识上来了,才明白,真该早就如此。我尽管积极参加了此次活动,而真正认识上来也是事后了。

不过,我相信机会还会有的,就看我们怎么做了。我以为这种重大活动对佛学会和活动组织者的要求很高,他们对这个活动重视的程度,悟的高低,组织的好坏,是对整个活动的进程有直接关系的。如果我们有很多人的认识,人的想法,许多事情办得只能在人的这个层次上,是没有制约作用的。怕知道消息的学员多了,干扰大;怕人来多了,不好组织;怕邪恶改变计划不来了,等等,被很多的怕字挡住了。其实怕的因素多了,邪魔就钻空子。因为我们人的一面在抑制神的一面。所以我们的出发点很重要,是否在法上认识问题,是否从整体效应考虑。

2) 正念的作用

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和在实践中运用,我们都知道,发正念要入静,发真念,没有执著,效果才好。大家赶到德国来,是因为知道了近距离发正念的作用。然而那几天并不是很能静下来的,尤其是江车队出发的前后,真正能静下来发正念的不多,许多学员想的是:我要靠近点,横幅举高点,口号喊声大点。由于大家一心这么想,心情很难平静,警察也能体察出来,过早防备,干涉。我曾听到一位女学员力竭声嘶地叫“法轮大法好”,尽管江的车队已开走了好几分钟。周围的警察和常人看着发笑,不解。相反,我也看到当学员静静站在路边,打出手势,全神贯注地发正念时,警察不赶他们走,反而对他们很放心。我想这也是正念的作用,即使江车队开出很远,正念也是超越时空地发挥作用的。当然不是说,喊口号,举横幅就不好,它也可起震慑作用,但如果作为一个形式在追求,或再带着些执著,使我们不能平静地做,反而会错过难得的真正近距离发正念尤其是集体发正念的机会。

3) 纯静的心态

我们也知道,心态越纯静,干出的事越好。在那些天里,事情多,就更需要大家,稳定情绪,能静下来学学法,然而做到的并不多,许多学员,包括我自己在内,觉得这几天没时间学法,静不下来。有些学员喜欢谈自己的见识,引来许多学员听,一个传一个。有些学员遇到了机会,当着江的面打了横幅等,其它学员很羡慕。还有的一天都在到处寻机会,接近首恶,真正能坐下来炼功发正念的却不多。也许有些学员悟到了,该怎么做,也许适合他自己,如果其它的学员也模仿着做,而又带动了一些心,这样会影响整体的效果。也有学员执著自己悟的对,喜欢单独行动。如果个个都有自己的打算,按自己的办,会削减集体的力量。我们的目的是要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间首恶的邪恶物质因素,接近它也是希望能近距离发出强大的正念,而只满足于喊喊口号、举举横幅就不对了。如果大家集体发出威力无穷的正念,会比单个单个的力量大得多。

4) 粒子的作用

一般来说,大家很容易习惯于当地学员什么都安排好,来后跟着参加就行,这实际上是在常人中养成的图安逸省麻烦的心理。而作为大法弟子,每人都是一个粒子,是应该发挥作用的,不能什么都依赖当地学员,他们要做很多工作,人力物力都有限,也会有漏洞,如果其它地区的学员,经验多,有能力帮忙,就可以积极参与,目的是有利于整个集体。而不是说,好与坏是当地学员的责任,与其它地区的学员无关。其实大家可做的事很多,比如来自说英语的国家的中国学员可以主动帮着给西方学员做英语翻译工作,这要比德国的学员做起来方便的多。乘车的事也不要干等着当地学员安排,由于他们考虑不过来,有些学员就白白浪费了两三个小时的宝贵时间,不如事先主动打听,协助安排好。这些看来是小事,可也看出我们是不是把自己当作整体中的一份子,不分内外,充分发挥粒子的作用。

当我们越做越好,正好了自己,就能面临下一个大的挑战。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9/2294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