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普照我的家

【明慧网2002年5月26日】我自幼体弱多病,本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终因身体的原因而被迫辞职,结婚后,更是百病缠身,最厉害的是头疼,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一疼,天旋地转,不能走动,丈夫虽然体贴、能干,但辛辛苦苦的血汗钱还是不够给我支付医药费的。

1996年我幸运的得到了大法,生命从此注入了生机。记得得法后的一年冬天,天下着大雪,我到外面去收帐,突然头疼厉害,恨不得倒在路边雪地里,我强支撑着身体回到家后,昏昏沉沉地到了早晨5点钟左右,忽然想起我是学法轮大法的,背起了《论语》,就在背第二遍开始的时候,我感觉有法轮从头顶转,法轮转过之处,头疼也随之消失,不长时间头疼便无影踪。

也是在我得法后的一年,我丈夫在外地打工,我从早上6点就开始在地里干农活(砍玉米秸,人工砍,非常费力气。)直到晚上8点,回家后,累得我坐在沙发上起不了身子,心想今天也不吃饭了,明早再说吧。这时奇迹又一次发生在我身上,法轮又在我身体上旋转,不到5分钟,我便体力恢复,一身轻松。

我父亲年老多病,已准备好了后事,一天无意中我把随身携带的《转法轮》给他看,并放老师的讲法录音给他听,几天后奇迹便又出现了,他竟然能自己去赶集了,慢慢地随着学法炼功脸上的老年斑也退了;以前脾气爆燥的他,也改掉了许多。99年7月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由于怕心父亲把大法书交出去了,并想不学大法了。可就在他交书没几天,他的身体明显的回到不修炼以前,并且拉痢疾、哮喘、颈椎增生,还昏倒了多次,打针吃药都不管用。我见到父亲在短短的几天内由于害怕邪恶权势的迫害,想放弃修大法,身体竟变成了这个样子,非常痛心。便对父亲说:“您除了学炼大法,还有什么路走呢?!XX党能对你的生命负责吗?……”父亲略有所思,并且后悔自己的无知,我又给他找了一本《转法轮》,父亲双手合十,表示要坚定修炼大法,他身上的多种顽疾又无影无踪了。他现在每天早晚各炼一小时静功,而且坚持定点发正念,前几天我又见到他时,他对我说:“要不学炼了大法,我的命早就没了。”

我的全家,包括我的丈夫,儿子,我的几个姐姐,全都是大法弟子,并且在大法中受益无穷。由于我们坚信大法,不愿放弃修炼,于是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高压、威逼、迫害下被办洗脑班,非法关押,出门要请假,电话被监听,被非法高额罚款,政府工作人员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抄家、抓人。我们失去了一个和平修炼的环境,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权利。

我丈夫拒绝在所谓的什么书上签字,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他被迫流离失所。去年由于坏人举报,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当时正是伏天,二十几天没洗头、洗澡,五十多岁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蚊子,一夜之间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打死的蚊子在第二天早上竟能打扫一大把,洗脑班的邪恶之徒分两班,二十四小时看着我,他们骂我、打我,警长还用尽人世间最肮脏的语言侮辱我。我和一个65岁的老太太关在一起,我们背经文,背《转法轮》,凭着对大法的坚定,我们闯过了一道一道的难关。后来,那位老太太绝食十天,闯出牢房。

当我对大法坚定时,大热的天,我却感到一阵阵小风徐徐吹来,一点都不热,可后来,孩子从外地放假回来看我,我动了常人情,最终向邪恶势力妥协了,写了保证,被放出来。出来以后虽然写了严正声明,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还是被魔钻了空子,一想到自己写了什么所谓的保证就以泪洗面,并且耳朵里不时还有一个声音:“你被逐出师门了。”我没有勇气再精进下去,身体也渐渐的不及以前。接着出了一次车祸,就是从这次车祸才摔醒了我。我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人,骑自行车去城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骑着摩托车以很快的车速冲向我自行车的前轮,把我狠狠地摔在了沥青路上,在着地的一刹那,我的身体被一只大手托了一下,我想起了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当别人把我拉起来时,发现腰摔的很疼,当时那人带要我去医院看看,我谢绝了,也没要那人一分钱。自己花钱租了一辆三轮车回了家,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疼的汗水往下流,我反省了自己:这次如果不是师父救了我,后果不堪设想。同时我心里清楚,这次摔死了一个业力构成的我。我知道师父还在管着我,我从内心深处感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佛恩浩荡,我躺在床上,双手合十,感谢师尊给了我新的生命,我会万分珍惜这次机会的,加倍弥补,学好法、发正念、向世人讲清真象。

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指使下,政府机关不为人民服务,反而专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非颠倒。在此,我也诚心地奉劝那些肓目随从的人不要忘了杀人偿命,欠债要还,善恶必报是天理,为了眼前小利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兑换,值得吗?迫害宇宙大法,迫害修佛修道的修炼人,可是罪恶滔天啊!深思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5/2280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