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华社的妖魔化诋毁看其变态心理


【明慧网2002年5月26日】读了5月22日,新华社蓄意歪曲李洪志先生《北美巡回讲法》的暴力文字(实在无法称其为文章)后,发现除了谩骂、歇斯底里的妖魔化诋毁、对《北美巡回讲法》断章取义、牵强附会的歪批堆砌之外,就是对“生日”,“精神控制”,“自焚伪案”等的冷饭重炒,实在找不出什么令人信服的新鲜玩艺了。倒是感到当权者的许多变态心理,在这堆垃圾文字中跃然纸上。

变态心理之一:井蛙心理

一口旧井里,有一只青蛙,一天,青蛙看到一只海燕,就洋洋自得地说,“你知道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动物,瞧,我可以天天在井台上散步,累了就在软绵绵的泥浆中歇歇,我是一井之主,谁能有我更快乐呢?”海燕说,“青蛙,你看见过海吗?用千里之远不能形容其大,用万丈之高不能形容其深,古时候,十年有九年发大水,也没看到海水涨了多少;十年有九年大旱,也没看到海水少了多少。生活在那样的世界中,才是真正的快乐呀!”青蛙听了之后,张大了嘴巴,呆立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了……

看不到大海的青蛙总觉得自己的天地是最大的,却不知井底之蛙看到的东西实在有限。无知也就罢了,还要鼓噪几声,唯恐旁人不知;新华社这堆文字中,称法轮功创始人神话自己。其实,用世间常人的理,怎么可以衡量更高的法理呢?人体特异功能(也叫神通),现在早已被科技界承认了,其中就包括新华社文字中提到的遥视功能。《转法轮》中,关于遥视功能的论述是这样的:“和天目有直接关系的一种功能叫做遥视。有人讲:我坐在这里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国的景象,看到地球那边去。有人理解不了,从科学上也理解不了,怎么会这样呢?有人这么解释,那么解释,也说不通,认为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不是这样的,在世间法这个层次中修炼的人没有这个本事。他看的东西,包括遥视,包括许许多多的特异功能,都是在一个特定的空间之内起作用,最大也超不出我们人类生存的这个物质空间,一般都超不过自身的空间场。”

新华社故意把“有人讲”三个字去掉,断章取义成:“我坐在这里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国的景象,看到地球那边去。”

其造谣诬陷的险恶用心可见一斑。不过,新华社的文字打手的水平实在有限,这是明眼人一见便知的文字游戏,只能让人看到他们的愚蠢。

另外关于《转法轮》中,提到的用功能将蛇附体销毁的事,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中国历史上,许多修炼界的人士,包括佛家、道家或奇门功法中道行高深的修炼者神通大显、降妖除魔的记载可谓汗牛充栋。只不过,近几十年官方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封锁和误导,造成人们对修炼界的情况不甚了解而已。

事实胜于雄辩,10年间,全球上亿人因修炼法轮大法,告别沉疴,道德回升,踏上返本归真的真修大道。这在人类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每个法轮功真修者,都可以向人们讲述自己修炼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的感人经历。李洪志先生在法轮功学员中,在国际社会中(50多国人民支持、700多项褒奖)的声望,是靠踏踏实实地为人负责,为社会负责,不图名利,无私的教人修正法赢得的。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请问,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能做到这点吗?这样大范围的道德回升,能说不神奇吗?

没有看到的就不承认,这点本身就是不正确的。而当有目共睹的事实呈现于眼前时,不但视而不见,而且颠倒黑白,助纣为虐,那就只能用无耻来形容了。用自己的观念和价值观衡量佛法真理,人就会永远陷在迷雾之中。就像井底之蛙一样,让它用在井底看到的一片天,去衡量和判断外面广阔的世界,将是一件多可笑的事呀!

变态心理之二:牛粪心理

相传苏东坡有一段轶事,很有意思。一日他闲逛到庙,突发奇想,欲与和尚对而盘腿打坐。入静少许,他偷眼一看,只见住持身着袈裟,头戴僧帽,盘坐下来,好似一堆上尖下圆的牛粪,于是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住持合十出定,询问究竟,东坡如实道来,指他形如牛粪,并问,你看我如何?和尚微笑,称东坡如佛一般。东坡大喜。

是夜与小妹分享这段喜悦,苏小妹明白,直言道,和尚心中有佛,看汝似佛;兄心仅怀牛粪,以己度人,只见牛粪也。

有人称这种现象为“牛粪心理”。旦凡有牛粪心理的人,往往衡量问题的方式都是从后天形成的观念和自己唯私的价值观出发。新华社认为不会有人真正去相信和实践“真、善、忍”,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的。他不能理解世界上还存在着这样的好人,这样一块净土。不图名利、不为报酬,无条件地修炼自己、救度他人。他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定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按照他自己的价值观--为眼前物质利益,出卖良心,可以不择手段的欺骗和误导世人,又怎能相信人与人之间还存在那种纯洁与真诚的关系?怎能相信有人会“傻到”为别人无条件的付出呢?

因为实在找不到法轮功创始人求名求利的证据(因为根本就没有),于是栽赃说为了西方反华势力的利益,被他们利用。新华社妄图用这一招来煽动广大中国人民对法轮大法的仇恨,其用心可谓阴毒。但是,如果真有这样的反华势力,它到底是谁呢?证据在哪里呢?新华社为何不直言呢?他们自己也找不到,因为根本就不存在。

如果真想找到一个反华势力的话,我想江泽民集团倒真是货真价实的反华集团,难道不是吗?为满足个人私欲,出卖疆土,踏着“六四”无辜学生和市民的鲜血走上权力顶峰,肆意诽谤佛法真理、残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造成400多人死亡,成千上万的人被关押,无数人无家可归;2002年5月,又有消息传出,新一轮全国性的迫害致使在一周之内,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道密令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江因迫害法轮功带来的天灾人祸令我国民不聊生。难道制造国家恐怖主义的江泽民还不是中国人民的最大公敌,最大的反华势力吗?

新华社在文章中也不得不承认法轮大法修炼者正在中国受难。那么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呢?如果没有这场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自己周围的环境中安心修炼、干好本职工作,善待他人;也就没有呼吁停止迫害这回事了。这一切不都是江集团造成的吗?对法轮功蓄意诽谤和诬蔑的喉舌机构,以新华社为例,也是迫害的直接参与者。

变态心理之三:酸葡萄心理

《伊索寓言》中记载了一则《狐狸和葡萄》的寓言说的是:狐狸饥饿,看见架上挂着一串串葡萄,想摘又摘不到,临走时自言自语地说:“葡萄还是酸的。”

江集团靠谎言和暴力维系权力自然得不到人心,而新华社也不得不承认法轮大法在十年间,有无数人坚修,于是乎“精神控制”的理由就被某些打手文人用来大肆宣泄其“酸葡萄心理”。

提到“精神控制”,可能找遍全世界,也难找到江集团这一活写真了。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从中央,到地方,到基层,从报纸,到电视、到电台,可谓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学习、贯彻“某某代表”理论等等,对意识形态领域出现的不同声音,立刻予以封杀和诋毁。但是,为何如此“精神控制”,手段无不利用其极,却不能真正改变人心呢?为什么我们看到的不是贪污腐败遍地、就是违法犯罪猖獗、不是坑蒙拐骗充斥、就是天灾人祸横生呢?心机用了不少,却无法真正改变人心。

“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进要旨》)法轮大法之所以能在群众中迅速、广泛流传,是因为法轮大法真正唤起了众生心中的佛性,让人看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所以一修到底,这是愚妄邪恶之人永远也无法理解的,也不能被其改变,因为“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在新华社的文章中,对《北美巡回讲法》关于用人们理解的方式讲真相的论述,狂轰滥炸。但是,恐怕他也不得不承认不管用什么方式向中国人讲真相,法轮功学员讲的都是事实,而李洪志先生希望弟子们用更让人理解和接受的方式讲真相,正是基于对众生的慈悲,是善的表现。

再次奉劝国内的宣传部门,以民意、道义、良心为本,不要再充当邪恶的宣传工具了,否则,贻害自己和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