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贵的人体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对另外空间所有的生命来说,现在正法时期地球上的一张人皮简直太珍贵了。邪恶拼死力保江××的人皮,因为那不是人,是邪恶赤膊上阵,直接套上这个人皮在破坏大法。人间大法弟子这个身体更是无法形容的珍贵。这可是我们等了千万年,当初为宇宙众生冒天胆下凡间,在生生世世的转生中,吃了无数的苦,在师父的呵护下换来的呀。这张人皮在正法的阶段可以「助师世间行」,可以为大法在世间确立坚如磐石的基础,可以在人间证实大法,可以讲清真相,可以救度世人,可以圆满自己的世界,救度自己世界中无量众生……。法中讲要放下生死,那是一种境界,而不是不珍惜我们的人体。

记的读到一篇常人的文章,说一个年轻的母亲有孩子之前总想自杀,她觉的人生太苦了,了无生趣。有孩子之后,她说:「我再也不想死了,孩子那么无助,那么需要我,我怎么能只想到自己,丢下孩子去死呢?」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活在人间不是为了个人修炼,也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为了在师父正法时救度众生。想想那么多被谎言毒害的众生,他们明白的一面都象嗷嗷待哺的孩子无助的等待我们去救度呢,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生命等着我们利用这个身体在人间好好学法,去除一切执著,他们才能得到归正啊。

这张人皮令宇宙中无量无计正的生命羡慕,令无数邪恶生命眼红。我们自己是否意识到他的珍贵,是否珍惜了呢?

邪恶挖空心思想要「肉体上消灭」我们。其实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来认识,大法弟子是不应该被迫害死的,一个都不应该。那为什么出现了呢?是不是我们自己有漏而落入了邪恶的安排呀?有的说:「为了大法我什么都能舍弃,要命你就拿去吧!」「你要是如何如何我就死在这儿!」有的撞墙。这类言语和动作的背后是否不自觉的有种求死的心被旧势力利用了?是否我们不自觉的想用脱去人皮来表白自己是放下生死,好象「放下生死」就应该这样。怎么好象修来修去,修成象常人中的英雄人物了哪?这不是大法里面的东西啊?反思一下,是否有个人英雄主义的成分?是否掺杂有人的争斗心?是否有被情和私带动下的表现?从小在中共教育体制下熏陶,不知不觉的被灌输了不珍惜、甚至藐视生命的变异思想,这也是旧势力精心安排的一部份,就让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能按正法需要的那样去珍惜生命,以人心来理解「放下生死」,旧势力利用这点从肉体上消灭它们看不上的、嫉妒的学员。宇宙中的正神看着干着急,被旧法理制约没办法出手保护。

放下生死、无私无我、舍尽一切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那是法对我们的要求,是正法弟子应该达到的一种境界。而执著于追求或表现「我要放下生死」则还没有脱离「我」,还是一个「私」,可能反而被旧势力利用来加重对大法及弟子的迫害。

如果想到那么多对我们无限期待的生命等待着我们的救度,那么大法弟子证实法、讲清真相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然而然的表现,就象吃饭睡觉一样自然,没有任何强为。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旧势力利用迫害弟子个人达到迫害众生、迫害大法、迫害师父的目地。所以要明确,一根汗毛都不允许旧势力碰,要敢来就是鸡蛋往石头上碰,有来而无回。

其实神是大自在的,有无量智慧的。任何对神的迫害都是不自量力的。记的电视里的济公和尚,一个县官抓住济公,命手下人对他打板子。重重的板子打在济公身上,济公自在的哈哈大笑,而坐在宝座中高高在上的县官却痛的直跳。历史上个人修炼的济公都可以这样,我们今天是师父的弟子,修的是宇宙大法,怎么能任由邪恶通过对我们个人的迫害来达到对大法与众生的迫害呢?

我们要避免用人心来理解「放下生死」与「珍惜人体」,摆正两方面的关系。人间大法弟子这个身体是用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允许邪恶迫害。在发正念中我们必须心无任何犹疑,为了大法和众生,坚定的慈悲除恶。

个人现阶段浅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