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机缘 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


【明慧网2002年5月27日】我是1999年3月21日得法的。从那一天开始,师父安排了我的修炼道路。然而风云突变,在我得法一个月后,发生了4.25事件。随后的日子里,多伦多的中文报纸和华语电视台大量转载报导了中国大陆对大法的诬蔑诽谤的不实宣传,面对所发生的一切,我也曾思索过,也曾被人的思想所带动。但是无论造谣如何猖獗,我对大法的坚信从未动摇过,对师父的坚信从未动摇过。正是这两个坚信使我在严酷的事实面前、在考验面前从未放弃过修炼,并成为一个坚定的实修者。修炼刚开始,师父打开了我认知宇宙空间概念的感性认识,领我走进了一个充满佛、道、神的庞大宇宙世界。无边的佛法使我从狭小的生活空间中走出来,从人中走出来。

记得,刚得法不久的一天,我倚靠在沙发上读《转法轮》,忽然悟到“这么高境界的师父怎么会让他的弟子去「围攻」中南海?”当时我的整个身体连同重重的沙发都在晃动。那时就悟到,原来自己一个正确的想法会使身体发生如此奇妙的变化。再继续读《转法轮》时,大法展现给我了更高一层的法理,仿佛溶于法中。

后来在师父的点化下,来到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和炼功,与老弟子们在一起变化非常快。炼功点的辅导员和其他同修们对大法的那颗坚定的心,感染着我、激励着我更加坚定实修。随后的日子里我和大家一起参加了多伦多的洪法活动。

2000年的4.25我参加了领事馆前的请愿活动,这是我从人中又迈出了一大步。

2000年5月,向华人全面讲清真相在多伦多全面铺开。我们炼功点有两位老人,他们不仅在大法遭受魔难之时坚定地维护着法,还带领其他弟子共同精进。他们每天早晨推着一车报纸到炼功点,为其他同修提供方便。就这样一捆捆报纸拿到家里,又一份份报纸发给世人,心系着大法,在我还不成熟的修炼道路上维护着法。那时,我曾在心里对自己说:你是一个有能力、能吃苦、善于独立处理问题的人,在大法蒙难时你要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力量奉献给大法,主动向世人讲清真相,就这样我走上了自己的洪法之路。周末和大家一起集体学法、洪法,平时我一个人洪法。我克服了一个新移民所面临的压力、语言的障碍、经济的拮据和身体的疲劳,把大法摆在了第一位。

我从事的是加拿大社会福利工作,为年老的病人服务,每个病人服务1、2个小时,就需要换车到另一个病人家,这样为我讲清真相提供了很好的条件。每天上班,书包里装着大法资料,病人的家里、马路上、公共汽车上、楼道里、超市门前、商店里、洗衣房、社区等成了我的洪法空间,不分时间地点,主动向世人介绍大法、讲清真相。通常,我每发一份报纸或材料,总要说一句“法轮功特别好”。

我用最温和的语言、最亲切的态度向世人传递着法轮大法好的信息。我跑遍了大半个多伦多地区,遇到了许许多多善良的人们。即使在大法遭到最严厉的迫害时,想了解法轮功的人还是很多。我主动和不相识的人亲切交谈,解答他们对法轮功问题的疑问,告诉他们“真、善、忍”带给我的心灵和身体的巨大变化,由于自己的善心,常常得到世人的真诚回报。我不断地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再多发一份资料,再多告诉一个人真相。我常常鼓励自己:不要怕被拒绝,不要怕别人不理解。越在艰难的情况下越要表现出大法弟子的善心,不给大法抹黑。这样在讲清真相中去掉了自己身上许多固有的观念,对大法负责的心更加坚定。

由于自己在大陆的生活经历,很容易与中国大陆来的新移民交流。在99年的下半年,我就悟到我应该把洪法的重点放在大陆新移民及当地华人身上,因为他们被谎言欺骗得最严重,受害也最深。我住的那座楼及附近,住着许多大陆新移民,为了向他们洪法,我主动接近他们,并和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很多大陆移民愿意接收大法资料,有的多达30次以上。有些人非常友好地向我表示对大法的同情和理解,并说国内的镇压是错的。面对受过很高教育的大陆移民群,我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讲清真相,在向他们介绍大法时,因人而宜,话题灵活丰富,有理有据,很多人面带着微笑听我讲。有时遇到态度不好、对大法有误解的人,就更加耐心地解释,他们通常也能接过报纸。就这样,3年来,老住户搬走了新移民又搬进来,我对他们的洪法热情从未减弱。有些人对大法有了很深的认识;有的已在学法;有的为大法讲些公道话;有的支持、理解、同情法轮功。我从内心为他们高兴,因为这一切也许是他们将来得法的基础。

2001年华盛顿法会,更加明确了向华人讲清真相的重要意义。我认为自己能做得更好一些。我在多伦多地区找了10个华人集中的地方,每到周末,我就轮流跑这10个地方,向华人洪法发材料。随着正法进程,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大法资料也越来越好发,很多人愿意接真相资料。我常常一边发资料一边发正念,不断地清理自己,并在心里说慈悲一些,再慈悲一些。让更多的人来了解真相,让他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近三年的向世人洪法过程中,我有很多的故事。有一天,我背着大法资料在马路上走,突然看到了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女士,我毫不犹豫地走上前,把多份大法资料递给了她。她对我说:“祝你幸运。”

2001年的一天,我在多伦多湖边洪法,遇到两位从中国大陆来的女士,他们看了我们的真相资料后流着眼泪对我说:“以前我们对法轮功不了解,刚才看了被中国警察残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遗像心里非常难过,国内的宣传是不实的。在多伦多我们听了你们法会的发言,都是教人做好人的,我们俩能帮助你们做什么事吗?”当时我非常感动,并和他们合了影。

我们中国有句话“每逢佳节倍思亲”,从2000年开始我们全家没过过生日和节假日。每当节日来临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为宇宙耗尽了一切的伟大慈悲的师父;想起了在中国大陆正在监狱中承受着非人折磨的同修,心中的思念和悲痛化作了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动力。2000年圣诞节期间,我减少了每周的工作时间,在西人集中的地方洪法发资料,厚厚的积雪衬托着我纯净的心灵,让迷茫的世人在欢乐中也能领略到伟大的佛法。2001年中国大年初一,我和我爱人每人背着3捆报纸乘车到多伦多西北边向世人洪法,一路奔走,沉沉的报纸发完了,脚上也磨出了血泡,可心却是热的。

师父在《精进要旨》中说:“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两年多来,在向世人讲清真相过程中,大法赋予我一颗纯善之心,我发出了上万份真相资料,从未和任何人发生过冲突,从没讲过一句难听的话。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的过程中走正了自己的路。

有时,我在东区唐人街发资料,有一位当地老华侨几次从我面前走过,总是不太满意地抱怨,我从不计较。一次他又经过我面前,他手里的东西掉在了地上,我立刻将东西拾起来微笑着递给他,刹那间他变了,没有了抱怨,并微笑着接过大法资料,说了声谢谢。这时我想,善的力量是无穷的,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的伟大使命,我们的一个善念、一句温暖的话语、一声亲切的问候、一个微笑可以消除误解,使更多的生命得到救渡。一点不友善的态度可能把一个应救渡的生命推向对立面。

有一次,我在东区唐人街发报纸的时候,望着络绎不绝的人群,慈悲心油然而升,我说,我要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珍惜我所相遇的路人。刹那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和匆匆忙忙的人群连成了一片,就像我生命的每一个细胞。法赋予了我更深的内涵,我的语气更加温和,与过往的行人亲切交谈,心灵中呼唤,善象温暖的阳光洒在了你我他的心田里。

向内找完善自己的修炼之路

从修炼一开始我就学会了向内找,那时还限于个人修炼过程中。随着学法的深入在法理上的提高,对于在工作和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尽量用法来衡量,符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规范自己的言行。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到“几乎人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人身上都有相当大的业力。”我正视自己的业力、变异的观念、自私的心理,和许许多多的执著与欲望,有时我面对着自己的业力,常常是难舍难分,被业力左右着,认识到了又难以割舍,当我面对自己隐藏很深的执著时,我悟到生命偏离法已经太远了。是师父的慈悲给了大法弟子这万古机缘。有一次,我面对着师尊的法像泪流满面,像我这样一个业力满身的人,得到了师尊的慈悲救渡。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到“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象茫茫的宇宙深远无际。师父给予每个真修弟子都是最好的,平衡着我们在不同层次所欠下的业力,从生命的本原净化着我们,使我们的心性在微观上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那久远的期待、那心灵深处的渴望,那迷途中的困惑,全部化作了真修弟子的决心,向内找,再向内找,继续向内找。

在法理上提高以后,使我的修炼不断地走向成熟。我每提高一点就在新的起点上不断地向内找,在矛盾中解剖自己,去掉自己身上一切不属于生命本源的物质,在不断净化自己的过程中升华着自己的境界。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的修炼必须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生逢宇宙正法时期,珍惜正法时期的修炼机缘,就是珍惜师尊的慈悲救渡。我感觉自己人的东西扔掉越多,对大法的弘扬就会越好,修炼的路就会越走越正。在我3年的修炼时间里,使我扔掉了许许多多的执著与欲望,心中只有大法。我不再留恋在国内时,曾经拥有过的成功和荣誉,坦然面对这里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乐在其中。当我执著越来越少时,我感受到了无为的境界与美好,我的心越来越静。现在,我抓紧分分秒秒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

在2000年我第一次从一个老弟子那里学会使用传真洪法时,我持之以恒地坚持到现在,那时,条件和经验不足,有时坐在传真机旁3~4个小时下来效果也不是很好,心里就想,哪怕99次失败1次成功也要坚持不懈。就这样两年的时间里,上千份传真发往中国大陆的新闻单位、企事业单位和边远地区。一次,我把一份传真发到国家外贸公司的一个部门,他们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早晨一上班惊奇地看到了对大法正面介绍的传真,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部份人认为政府的报导太过份、是不实的。我常常把传真发到国内的电视台,一次,当我把电话打到某省电视台时,对方笑着对我说:“你们的事我们都知道,我们理解你们。”

向国内打电话,我认为是见效快,针对性强,最有说服力的一种方法。开始时,我有些不愿意打,打给朋友同事怕他们问我在国外做什么工作;打给公安劳教系统,怕他们说难听话或挂断电话,种种人的观念在障碍着我,我不断向内找,通过学法使我认识到这是虚荣心和怕心在阻碍着本性的一面来正法,丢掉这些后天形成的种种观念后,我向中国大陆的电话越打越多,面越来越广,亲朋好友,新闻媒体,公安劳教系统及家庭电话等。一次打给公安局一个处长,一开始他就空讲大道理,说他们是国家机器要维护政权,我告诉他权力是人民给的,给他讲了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样一个道理,告诉他法轮功修炼者和平请愿的真正意义,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洪传情况。他说:“你们法轮功到处贴东西”,我告诉他,因为政府不给他们说真话的机会,其实他们在用生命告诉世人一个真实的故事。也许他看到了我真诚的一面,最后他诚恳地对我说,他不会虐待法轮功修炼者。

我认为中国大陆的新闻媒体在迫害大法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他们中很多人是受蒙蔽的,向他们讲清真相非常重要。我把电话打到报社、杂志社、电视台,一些人听到了我对法轮功真实情况的介绍。也许是职业的特点,他们向我提出了一些焦点问题,我耐心地一一解答,解除了部份人心中的疑惑。有一个编辑诚恳地对我说:“谢谢你的电话,祝你在国外生活得愉快。”

有一次,我去一家报纸做广告,这家报纸每周五发行2万份,是中国大陆新移民最爱读的报纸之一,报纸负责人告诉我,他们要登4篇关于法轮功的负面不实文章,我告诉他不许登,他冲我大声谈论,根本不给我讲话的机会,当我抓住了一个机会时,我给他讲了一个耶稣的故事,当时我发现触动了他明白的一面,他的语调变低了许多,他把那篇文章递给我。回家的路上我读了那篇文章,全篇都是诬蔑大法的,语言不堪入目。情况严重,我必须尽快解决。回到家里,我迅速拿起电话,找到报纸负责人,谈了问题的严重性和后果,同时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态度坚决,正念很强,在我的说服下,他向我保证4篇文章不会上报。我悟到,在维护法中,每个弟子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不能等、不能靠,他体现着大法弟子对法负责的态度,也体现着大法弟子的慈悲,以后我又多次向这家报纸洪法,用善心去讲清真相,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登过诬蔑大法的文章,还一直为大法登正面宣传的广告。

正法的时间被师父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速度上,我常常有一种紧迫感,觉得自己为大法做得还是太少太少。机缘只有一次,如果有一天,回过头来看自己,是否会问心无愧地面对伟大慈悲的师父。

寻找回家的路

在我的心灵深处有着挥之不去的曾经拥有过的善良美好的印记,有着强烈的寻找自己真正家园的愿望,少年时我常想我要到一个人人都善良的地方去,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愿望也越来越强烈,泪水曾伴随我度过无数不眠之夜。真善忍曾是我生命的本质。也许我的生命迷失得太久远了,对真诚善良的渴望变成了一种美好的憧憬。然而,生活击碎梦,现实生活中人类的道德急速下滑,很难找到一片净土,我也曾无奈、悲伤、忧郁,为生存造业无数,为回避人世间的烦恼,我在文学和艺术的世界里找到了避风港。我曾到过世界上8个最美丽的国家,那都市的繁华和乡村的宁静并不能带给我多少欢乐。

99年当我成为法轮大法修炼者时,仿佛找到了心灵的归宿,不安的心里突然变得平静,幸福和快乐油然而生,我知道什么力量也不可能使我离开大法,这是我真正的家园。

今天,在中国大陆,还有千千万万和我们一样的生命,等待着我们的救渡,等待着我们去拨开他们心中的迷雾,等待着我们去讲给他们真相。完成那久远年代前的誓约,慈悲的师父一等再等。

每天,看着国内弟子前赴后继,护法讲真相的壮举,我的心也随之升华着。我常用师父的诗《实修》勉励自己:“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我愿以此法会作为更高的起点,向我亲爱的中国人民,发出更多的慈悲救渡。

五千年的沧桑和苦难,五千年的历史和文化,只为了一个久远年代前的安排,突然间,东方地平线上一声惊雷!伟大的法轮佛法!谢谢师父!

(2002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2265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