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和发正念的体会点滴


【明慧网2002年5月27日】2001年春节临近,我才学到了师父的新经文,知道了大法已进入正法时期,“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也是当前必须要做的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又迟到了……,得法晚,在正法进程中又慢半步,我必须赶上正法进程,不能拖后腿,阻碍正法进程。我分秒必争地读、抄师父1999年下半年来的经文,师父讲的每一个字都在激励着我去思考怎么去讲清真相,同时每天3~5次发正念,铲除邪恶。使命感很强,我要做的事太多太多……当我读了同修们用生命和心血换来的真相资料时,心里为之震撼,特别看了同修写的“誓约、缘、履约,师父的慈悲伟大”这篇文章,我哭了……的确同修们的讲真相资料对我帮助很大,这是我心里话。江泽民集团封锁消息如此厉害,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大法资料,当我得到了真是如获至宝,非常地珍惜。

下面是我讲真相的浅薄体会,我知道做的很不够,还有很大差距,为了共同的提高,免走弯路,我还是想写出来。

向亲人讲真相,首先要去掉对亲情的执著,保持好大法严肃性,特别在家中,在亲人面前容易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也会失去针对性,应该防止被其他还不能理解的或年长的亲人干扰;对不认识的人讲真相,去掉选择,不能带有非要去做什么的心去做,“无求而自得”,在你的环境中,心态很纯净时,可以针对某一个人讲真相,在回答问题时,你要占据主动,不要被对方带动,语言简练,要点突出,击中要害。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尽量把真相讲清楚。如没达到满意,要总结教训,向内找,提高心性;在向熟悉的人讲真相,往往相互认识,会被常人中变异的好好好、行行行的不负责任的心遮盖,妨碍对方明白真相;用信件讲真相,有充分的思考余地,可以深入透彻些,让对方明白,为什么我要向你讲大法真相,因大法是衡量一切生命的标准,达到对大法有一个公正的认识,抹去对大法的仇视和不公态度,因不知对方态度如何,可用假设,措词得当,简练有力量;向小学生讲真相,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小孩单纯,一般提不出什么太变异(观念)问题,即使有不明白的问题也比较好解释,可问“你知道法轮功吗?生命需要真善忍,要珍惜!”可从这里开始,送上一份真相资料。总之讲真相很复杂,牵扯到方方面面,也能去掉很多执著,磨炼人的意志,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

开始的时候,往往不理想,随着不断学法,不断总结、不断实践会越来越成熟。到目前为止讲真相虽然有所提高,但还很不足,还有很多遗憾,也还有障碍。讲来讲去,我悟到,大法是圆融的,当你心里装着的都是大法时,你会慈悲对待周围的一切,你会觉得众生都苦,活得很累,还很可怜,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就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了。在这特殊的正法时期,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我们身边出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如不常见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等,不论在家或其它环境,只要是专门和你相遇,或为你而来,都不能放过向他们讲清真相的机会,救度他们。

另外谈一谈我对用正念铲除旧势力的迫害的体会。我在打坐时出现了那么一种情况,表现为不让你入静,想入非非,接着不清醒,也不敢闭眼,即使睁着眼睛,眼前也是一片模糊,还出现过刚闭上眼,突然感觉一下没了,不知道哪里去了,同时结印也突然不知道的松开了,两手跑了,跑的很远。曾多次向内找,一直误认为思想业,也怀疑过自己悟的不对,但没向旧势力迫害这方面想,只是无奈地去加强主意识,就这样维持着。又是一次打完坐,思想又跑的很厉害,腿也很疼痛只坚持了45分钟,比平时减少了5分钟。我便和女儿(大法弟子)交流:“怎么这‘思想业’这么厉害?修炼这好几年了,也没有过,就是不让我入静。”女儿略加思考地说,是不是旧势力的迫害?我一惊,猛的一醒,对!是旧势力在迫害我,这不是我应该承受的,我得发正念铲除,就这样,问题症结找到了,再发正念前增加了针对的内容,第二天打坐就有明显好转,接下来不到一周,这种不能入静的状态完全消失,邪恶被铲除了。

通过这件事,使我再一次认识到邪恶的东西“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在清除它的过程中也要毫不客气,就是清理掉。”《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我还梦见邪恶的东西向我背上打针,打第二针时,针被我折断。多邪恶啊,邪恶旧势力在做最后垂死挣扎,无孔不入,其目的妄图毁掉大法弟子,师父在《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它们认为它们安排得很巧妙,恰恰在我掌握之中。”有师在,有大法在,大法弟子是坚不可摧的,无坚不摧的。让我们重温师父《洪吟---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以上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