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这无比神圣的万古机缘


【明慧网2002年5月28日】编者注:当前全球大法弟子在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人间首恶的邪恶因素、用佛法神通大量销毁邪恶物质的过程中,已经在为更加全面、广泛、深入、细致地讲清真相开创着所需的时间和空间。愿更多的大法弟子在充分重视学法、发正念的同时,珍惜正法的机缘,抓紧时机向人们讲清真相。
*****

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进一步讲出了人类,特别是中国大陆民众的生命来源。在随后的明慧编辑部文章又再次明确告诉我们:“人类的今天,由无数悲壮而鲜为人类所知的历史故事筑成。

“久远年代之前,浩瀚大穹中,不同层次的宇宙体系的主和王,为了慈悲众生,为了法正乾坤的这一刻能得法从而救度其所代表的众生,历尽沧桑,忍辱下凡人间,进三界迷于尘世,受尽三界内低层生命欺侮,为生存也造业无数。多少至高之主、神圣法王,蒙难于三界以至人世中期盼得法,终于在今生今世大法洪传之时得以转生到东土中国。他们的生命和未来,直接关系到众多宇宙体系和那些宇宙众生的未来。”

多伦多一位同修,在读到这篇文章时,失声痛哭起来。我明白,那不是情,那是慈悲,是大法弟子正法修炼中获得的慈悲。她真真切切明白,这些主和王,忍辱负重,期盼得法,但是却被邪恶的欺骗毒害,许许多多这样的高层生命已经面临形神全灭的威胁。就是这位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同修,下班回来,连续几个小时给中国大陆打电话,几十个电话打下来,看到电话卡上竟然只用去了一块多钱。“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我知道那是她心到了。

我内心惭愧极了。都是大法弟子,都是获得了无法用人类语言来形容的无比殊胜、无比珍贵的万古机缘,可是为什么我与人家有着巨大的差距呢?我的慈悲在哪里?

一位同修下了夜班赶回家,照顾了两个孩子吃饭上学,又赶到中国领事馆前炼功、发正念,接下去又来到中国城发材料,讲真相。等回到家,稍微睡一会儿,又得做晚饭和上夜班了。一天,她不经意的自语:“哎,我好像忘了件什么事?”想来想去,原来她忘了睡觉了。就是这位同修,很早就已经将《转法轮》背下来了。就是她,家里几乎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可每月要花上几百元给中国打电话。

多伦多有一大批扎扎实实学法修炼的同修。在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壮举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生动而催人泪下的小故事。最近一段时间,正好有不少机会,我跟随其他同修,一起与其他地区和国家的同修们展开了交流。有学员提醒我:不要老提多伦多,许多地方我们没做好,惭愧还来不及。真的是这样。个人心性上的漏洞,方方面面的干扰,尤其这次世界各国许多大法弟子奔赴德国直接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本来具有一动一大片特征的多伦多地区,大概只去了6、7个学员,想来挺惭愧的。

做常人时,我疾恶如仇。文革中和以后,我与地痞流氓们打了11年交道。曾经拎着灌铅的铁棍上下班。为此还特意练了点拳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欣赏的品格。修炼后我才明白,在人世间迷失的太深了,暴露出的往往多是魔性的表现。我常和同修们发生争论,而且是争论不休。别人指出我的问题,我不服气,还觉得自己在维护法。即使有许多功友都告诉我的不足,我在心里还隐含着“有时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这样一个念头。

97年时,一位功友对一些事情有些看法,提出另外建立炼功点。我和另外两个功友立即站起来表示反对。慷慨激昂的几句话压过去,人家什么话也不说了。转过身来,其中一位功友说:“我们三个这么一通儿发言,这不是压人家吗?合适吗?”我一下子觉得心里挺难受。想立刻去道歉。一位老学员说:“何必去道歉呢?明天人家炼功点第一次活动,我们一起去不是就全有了吗?”

98年6月,因为一件事我和一位老学员争得很不愉快。几天以后,我们一行6人前往密西根大学支援那里参加大型文化艺术博览会的洪法活动。几天当中感受很深。看到年轻的美国学员们的纯洁,对法的赤诚和相互包容、理解,我很受触动,因为那时候多伦多的学员中常常发生不愉快的分歧,许多人心都在动。半夜3点到家,和妻子聊到凌晨5点,说得我和她都泪流满面。后来,当我又一次激动地跟几位功友谈出个人的体会时,无意中一瞥,我看到和我有过不愉快的那位老学员,眼神中流露出看到我提高后发自内心的那种喜悦。我的心又被触动了。

去年7月参加华盛顿DC法会时,我们在两辆小车顶上架起大牌子,“SOS!”一路开去,走了整三天。去报社,接受电视采访,沿途向世人讲清真相。沿途我们讨论,怎样更好的向中国大陆传递真相讯息。交流的很融洽。在DC法会上,师父明确告诉了我们中国人的生命来源。那里的生命更应该救度。听了师父的话,心里很着急。回来后,在若干场合不断提起这样的话题。但呼应的很少。我心里充斥着抱怨。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实质上的进展,但总觉得一些同修的状态不对。我的这种状态再加上其他一些人心的反映,就促使我在那一个阶段,经常和学员发生争吵。有的同修替我着急,掉着泪对我说,“这么长时间了,你这个毛病怎么就是不肯改呢?”我却立即反回去:“我也替你着急,你为什么老提高不上来呢?”有的同修跟我讲:“没有说你的话都是错的,可是你为什么老是抱怨呢?”我说:“既然不认为我的话错,那就别挑我的态度,那是留给我自己修的。”就这样,同修们在如此繁重的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好几次珍贵的交流机会被我给搅了。我还一肚子委屈。这种状态持续了挺长时间。庆幸的是,多伦多长期以来形成了良好的学法交流的集体环境,每个星期不仅有150人至180人参加的大范围集体学法交流,还有30至40人的小范围集体学法交流。这种修炼环境是师父留下来的修炼形式,是我们得以提高的重要因素。所以大家都自觉维护这个环境的纯正。

在一次小范围交流时,那位曾经为我长期不肯改变而着急的同修,笑着轻声说:“我给你念一篇俄罗斯大法弟子写的体会吧。”那篇文章里面讲到干扰正法的魔也会表现出积极维护大法的样子来。

我当然听明白了,可是不服气。——我去努力推动大家向中国人民讲清真相,我怎么成魔了?然而,同修表现出的那种平和,完全为他人好的心态,却让我无法生起气来。

我也笑了。在那一阶段的学法交流中,同修们经常讨论怎样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将自己摆进去,好像开始真正明白一些了:师父告诉我们:“用他们的理念讲,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所出现的事情,都是他们安排好的。过程中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师父说:“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得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势力安排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我理解,虽然旧势力以为它们安排了一切,可至少有一个事情是它们安排不了的,那就是师父传的这部法。那么在学法中冲破人的观念对法的理解,真正在法中认识法,这本身就是在突破了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讲的是法,法有背后的层层层层的内涵。如果我们争论不休,僵持不下,自以为是在维护法,很可能南辕北辙。“法是圆融的”,动了人心的相互争吵体现出的是圆融吗?“理是在不断升华的”,我们固守自己昨天的认识,以不符合法的心态去维护法,那怎么能够升华,维护的其实不过是自己的观念罢了。

师父说:“他们表现出来的目的是想要给我们这个法建立威德,是想让法在宇宙中能够使全宇宙的生命真正地敬重他的威德,表面上这是他们所安排的这一切的目的,但是这却成了正法中的阻力……”(《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也在尽心尽力为维护法、证实法而努力。当然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旧势力有着本质的区别。但是如果固执的,缺乏理智的用“维护法”的口号来掩盖自己不肯放下的执著时,在实质上和那些“尽心尽力”的旧势力所起的阻碍作用不是多少有些类似了吗?

师父说:“可是层层生命都不纯了,连最后那个生命,都不纯了。在帮我的同时它们都隐藏了保护它们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谁都不想动自己,甚至于最大限度地保全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北美巡回讲法》)

由此,我明白了师父告诉我们向内修的更深层的含义:我看到了生命变异后的悲哀。它们顽固的不肯改变它们自己,甚至在大法洪传的今天。而这种不肯改变自己的变异,将导致它们永远的错过彻底更新的机缘,也就无法摆脱成住坏灭的最悲惨的结局。

我们也曾是旧宇宙中的生命。师尊无上的慈悲使我们获得了这无比珍贵的奠定生命永远的万古机缘。我们懂得了什么是变异,懂得了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向内修的的法理,我们真的愿意改变我们自己,真正地返本归真。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

我明白了,我们在正法中得到的太多太多了,师父要我们的就是这一点,修自己的愿望啊!

镇压刚开始时,我们游行请愿,我主张不要打横幅,不给说我们“搞政治”的人以借口。当然,那是我错了,那是因为我有根本的执著;

中领馆挑动本地某些华人团体召开所谓的批判会。我主张不和他们直接接触,免得陷到他们的圈套里,事后我明白这又是我错了,这是我人的观念;

中领馆千方百计想把在他们门前长期坚持24小时和平呼吁的法轮功学员们赶走。他们利用花钱请人施工的手段来捣乱。第一个回合,赶上我来面对,我动了人心,让邪恶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在同样的情况下,温哥华学员以坚定的正念和巧妙的智慧,使施工的工人和前来执行强制任务的警察了解了事实真相,唤醒了他们善良的心,他们主动帮助了学员们,堂堂正正顶住了邪恶的干扰,在正邪斗争中打了个漂亮仗。

渥太华学员面对邪恶企图压迫我们取下横幅的阴谋,全面的智慧的向有关人士讲清了真相,等到相关听证会召开时,全体代表一致支持法轮功学员,而大使馆中的邪恶势力在此之前却毫无察觉,打了它们一个措手不及。有力地窒息了邪恶。

不断的学法,对比起同修们来,我看到了许许多多自己的不足,由于我的人心,使得多伦多学员在中领馆前窒息邪恶的客观环境变得困难了一些。让我感动的是,没有一位同修对我抱怨。我和多伦多其他同修们一起,在中领馆门前,就在它们为了赶我们走而所谓“依法”建起的围墙前继续了风雨无阻的每天24小时的和平呼吁和发正念。邪恶的嚣张与大法弟子们的不屈不挠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深夜的风雨中,大法弟子们坚定的形象感染了周围的世人。许许多多人给我们送咖啡,许许多多人发出正义的呼声。邪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宇宙天体大穹中无数的众生对我们怀着无限希望,师父说:“你们的修炼,决定着那些庞大的生命群的好与坏、留与不留啊!”(《北美巡回讲法》)

我们做常人时,自己的至亲遇到了苦难,我们会心如刀绞,这时我们不过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当我们返回到自己生命境界中时,我们已经成为了一个在自己境界中无比慈悲的觉者,如果我们知道了就是由于我们在人间时,贪图一点安逸,丢不掉一点人的面子,放不下其实不过是过眼云烟的可怜的执著,而使无数对我们怀着无限希望的众生,失去了他们生命的永远,那时,懂得了慈悲的真正涵意的我们承受得了吗?师父说:“如果我们修不好啊,将来的圆满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那就不只是一个痛心的问题”(《北美巡回讲法》)

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明白了我们来自不同的天体,来自不同的层次境界,我们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重任,我们没有个人的恩恩怨怨,我们所拥有的是慈悲的师尊为我们在这亘古未有的大法中所结下的万古机缘。

一次我在国际互联网向中国大陆的人们讲真相,忽然一个这样的昵称跃上屏幕:“神啊,救救我吧”,我立刻点击他,“我来告诉你,神是怎么样救你的。”我把狮子眼睛红了的故事讲给这样的人。那边的生命其实正在等待着我们。刻不容缓!所有真正的修炼者,坚定的真正从人中走出来,从旧势力安排的阴影中走出来,用大法所赋予我们的无限慈悲的境界,珍惜今天的一分一秒,救度众生,跟随师尊,开创最最辉煌璀璨的未来!

(2002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6/2283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