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师正法 无上荣光


【明慧网2002年5月28日】师父在《理性》经文中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认识到大法弟子给世人讲清真相是非常重要的,是在救度世人,看到别的功友都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也是有责任的。我也应该积极参与各种正法活动。近两年来,我除了周末去市政厅炼功洪法和去中领馆发正念外,其他正法活动我也积极参加。

我今年15岁。去年七月,两位西人学员在领馆前24小时静坐一周,我陪了两个晚上,两个晚上下来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更精神,我明白了领馆前静坐的意义,因为领馆是中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政府向海外华人和西方人散布谣言的宣传工具,所以在领馆前静坐是抗议他们蒙蔽更多的世人,督促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我自己决定用假期这一个月的时间24小时在领馆前静坐,我把我的想法提出来希望功友们帮我申请许可证。但有的功友认为小孩静坐不妥,会让世人不理解,反而给法带来不好的影响。我有点动摇了,告诉了妈妈,妈妈说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做主。如果你真有那颗心,师父也会帮你的。

我决定还是去领馆静坐。因为国内对大法弟子迫害非常严重,几乎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迫害致死。我让妈妈陪我去警察局申请,在警察局里,警察对我们非常客气,我把国内学员受迫害等真相讲给他们听,还送给他们资料,我告诉他们我想在中领馆前24小时静坐,希望他们能允许。他们说因为我是小孩,24小时静坐不可以,只能在白天或晚上,还需要有一个人陪着。我想晚上领馆也下班了,路上也没人,就选了白天,有位67岁的奶奶也愿意和我一起静坐,所以我们一老一小从8月1日开始了一个月的静坐。我们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外,还每小时正点发正念。我们就这样从早上九点坐到下午七点,后来别的小功友和奶奶也加入了我们的静坐。

在我们静坐的这一个月,过路的行人通过我们的讲真相,都很支持我们,有的还借了书看,有的要给我们签名,有的说:“你们一定会胜利”。每天早上10点我们大家一起在领馆前有一小时的炼功,领馆为了不让我们在那炼功,就用浇草为由,用旋转的水龙头向我们浇水。而且一浇就几个小时,开始我们淋湿了就用瓶子盖上水龙头,后来悟到不对,我们就干脆穿着雨衣炼功,过路的行人都很同情我们,警察也让领馆改时间,他们不听,无论下雨,阴天都这样。经过大家发正念,浇水的两个水龙头一个转向马路上浇,另一个转向领馆院内浇,固定不动了。领馆请人修好了,可过了一会儿,又转向领馆和马路了,领馆人员说是我们搞的,还说再搞坏就叫警察,其实我们根本没动,是大家正念的作用。静坐结束那天,我们写了一封信,送进领馆,但是他们不接。

2001年师父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让我认识到救度中国人是多么的重要。他们曾经是宇宙中不同层次的主和王,代表着庞大宇宙体系的众生,但是他们却是受害最深的。开始我向国内发传真,后来我又坚持发信。每天5-10封。有时还帮妈妈打电话。有一次一位阿姨告诉我们北京一个派出所要把抓的15名大法弟子都送到精神病院去,当晚,我们一家人都给那个派出所打了电话讲真相劝善。我打电话劝善,开始那个派出所的人说:“我们是按政策办事。”我告诉了他们善恶必报的道理,讲了天安门自焚是为了迫害法轮功制造的骗局,并劝他们千万不要把这些好人送到精神病院,如果他们不听,我们就向全世界曝光。他们说考虑考虑。

功友们都通过网上聊天给中国人讲真相,我也很想聊,但爸爸不同意。爸爸说网上有很多不好的东西,但妈妈很支持我,告诉我要把握住,因为聊天室里太不干净了。有一次,我和妈妈从晚上12点,一直聊到了早上7点。为了不看那些不好的东西,我每次聊天都分屏,这样我就只能看到我自己和别人只对我说的话,效果很好。他们好多人都不知道法轮功真相,我就讲给他们听,还告诉了他们自焚疑点,法轮功海外洪传情况,京城血案疑点等。有时想和我聊的人太多,都顾不过来了。有一个大学生因为经济困难,每次上网没钱,干脆把他的姓名和电话告诉了我,让我给他打电话联系。我把电话告诉了妈妈,妈妈马上给他打了电话,并告诉他所有法轮功真相。他说想看书,我让他网上打印。当然也有个别人骂我,我就心平气和的给他劝善讲真相。有的好心人劝我讲法轮功的事要注意点。我说我不怕。

3月5日长春有线电视播放了大法真相后,邪恶势力对长春大法弟子的迫害越来越厉害,还下了“杀无赦”的命令。为了制止这种迫害和唤起各级政府的关注,我们加拿大学员决定在国会山庄36小时绝食抗议,我跟着第一车的学员也去了渥太华,但上车没多久,功友就告诉我们,小孩不到18岁不能参加绝食。但我想中国的大法弟子绝食几十天抗议迫害,海外的大法弟子也都要用绝食来唤醒世人的良知,我也是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不参与的话,我吃饭也吃不香啊,就算我不能和别的大法弟子一样绝食抗议,但我可以以绝食来支持大家吧,于是我也一直坚持到最后没有吃东西。绝食的这两天,也有考验心性的时候,因为爸爸妈妈都绝食请愿,所以给四岁的弟弟喂饭都成了我的责任。好几次看弟弟吃的那么香,也想吃一口,但想到自己在绝食就忍住了。妈妈也送来一瓶水和巧克力让我吃一点,我把它们放到书包里,一直坚持到最后,我想我不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也绝不让邪恶势力看大法弟子的笑话。说来也奇怪,记得在学校里不吃午饭,下午肚子就会饿的咕咕叫,可绝食了30多个小时,一点也不觉得饿,还精神饱满,我体会到这是大法的威力!

在正法进程中,有很多的事要做。大家都克服种种困难,积极参与各种正法活动。我的业余时间也更充实了--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但我真正感到随师正法,无上荣光。

当然我做的还很不够,但我会尽力做的更好。前不久师父在波士顿法会上的严肃教诲,使我意识到在正法进程中我们做的还不够,我们必须得向内找,去掉不好的东西,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持续不断地学法,正确对待发正念,深入细致地讲清真相,紧跟正法进程,走好正法进程中的每一步。

(2002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7/2287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