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弟子述北京请愿之行及被警察殴打经过(图)


【明慧网2002年5月28日】为了让中国人知道法轮功在中国被非法镇压和迫害的真实情况,我决定与同修金子容子(Yoko Kaneko)、堀江(Yoko Horie)去北京天安门广场。5月23日我们到达北京。


图为三人在北京的宾馆里合影,从左起为阿部安优美、金子容子、堀江

24日下午,我们一边步行发真相材料,一边走向天安门广场,不幸当所拿的真相资料全部发完之后,走不到三十米,被便衣警察追上。当时金子容子和堀江小姐被警察踩在脚下,后便衣又用电话叫来一个警察,把我们三人重叠压在地面上。之后把我们强行扔上车,在车里狠命打我的脸部,打的方法很恶毒,不留痕迹。警车因为塞车而停下来时,我们跟路人说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他们害怕,一直在说:快开、快开。

到了北京市海淀公安分局,我们一直要求见北京的日本大使馆人员。他们首先上来三个女警察,强行搜身,因为我们没有犯法,也没做任何坏事,我们拒绝了,之后进来一帮男的,两个男的从耳朵两侧抓着我的头,有人按着我后背,有人踢着我的腿,强行朝脸上拍了照。从一被带到海淀分局,他们就让我们三人脱掉鞋,在又冷、又脏的水泥地上走,一直到离开。把有日本护照的我和堀江小姐带走,而把金子容子(持中国护照的日本居民)一人留下。

他们把我们带到另外一个地方,一个大房间里有两个牢房,把我和堀江小姐分开,进行审问。又要拍照,我拒绝了。之后有几个警察用很低级、肮脏的话骂我,还有的女警察说我是精神不正常,三个警察恶狠狠地说: 我最恨日本人,我最恨日本人。

其中有个警察的话极其下流,我立即郑重地说,你不能骂我,不能这样对待我,你应该学会尊重别人。他说我不仅骂你,我还打你,说完,他冲进门来,狠狠地打我的头部、脸部。还有个警察说要打我,我说:我不允许你这样对待我,我直视他的眼睛,过了一会,他退却了,走了。晚12时,他们又要搜身,两个女警察,没有得逞,后又叫一女警察,三人把我按在床上,扭着我的胳膊、踩着我的腿,强行搜身,这期间,我告诉他们,我因炼法轮功治好了病,身体现在很好,所以中国宣传的都是假的,全世界现在有50多个国家1亿人在炼,各国政府褒奖有700多个,他们都感到吃惊。

24日晚3至4时左右,我决定离开这里,因为我没有犯罪。我说要上厕所,出门后我跑起来,三个警察追上后,两个人把我从两侧固定住。一个警察从后边把我的头发全部揪起,猛烈地打我的后脑部、脸部,他想把我头往车上撞,后来他怕留下痕迹,停住了。

25日中午,他们把我们带到机场,怕我们向旅客说明真相,不让我们下车,把一切手续办好后,没有走大厅,而是从另外没人的通道将我们送上飞机,最后我们也没见到日本使馆的人员。这些警察也是受蒙骗的,当我们告诉他们在国外法轮功是合法的,可以游行,并得到警察的保护,在国际上的有很高的声誉,他们不相信。

在去机场的路上,我和堀江(Yoko Horie)小姐都哭了,为警察们活在谎言中感到悲哀。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9/2256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