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炼自己,让“我”真正成为一个大法粒子


【明慧网2002年5月29日】我是三年前的今天,在1999年多伦多法会上得法的。当时作为一个常人来法会上见朋友,在师父慈悲的感召下,在当时学员们的平和的场的影响下我走上了修炼的路。在个人修炼还没太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就又融入了正法的洪流中来了,三年来的体会很多。今天向大家汇报一下我在参与电视制作以及如何处理做好大法的事与干好常人工作方面的一点体会。

我在一家大的跨国制药公司做研究员,从事研制新的疫苗方面的工作,在常人中,这算是尖端科学领域。为了出成果,同事们通常是每天工作很长时间。我是真的为我的工作而自豪,骄傲。从事医药科研,为病人解除痛苦,这是何等正义的事业。而我所研制的疫苗的作用是防患于未然,使人免于疾病之苦。我认为我从事的是人类最神圣的事业。在西方社会有份自己满意又受人尊敬的工作,加上与妻子意趣相投,我们的生活似乎正在实现着俩个中国人的“加拿大”之梦。

但是冥冥之中,我一直在寻找生命的真正目的。大法破迷,使我从今世的迷中醒来,认识了生命的永远与殊胜。我知道了人为什么生病,我还知道了由于中国大陆的造谣宣传,许多人对大法心怀恶念。参与洪法救度世人刻不容缓。由于我当时对法的认识还只停留在表面,遇事走了极端,忽视了做好常人工作的重要性。

我在一年多以前就参与电视节目制作。做电视节目很花时间,开始是按时上下班,回家便埋头做节目。后来变成了在上班的时间也三心二意。一会读电子邮件,一会看网上文章,时间一长,老板和同事都有感觉了。记得有一次老板找我谈话,我想这正好是讲真象的好机会。我向他介绍了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我说我们之所以热爱我们的工作是因为我们的产品可以救人。我说这还是在间接地救人,我现在在工作之余所做的事情是在直接救人!他听了觉得有道理。我也平安无事地过了几个月。可是讲真象还要修自己。自己工作不上心影响了项目的进展,该静下心来检查一下自己了。如果没能按时做好我的工作,同事们就必须多做,这就没有体现“善”。师父让我们首先要做个好人。我不做好本职工作,老板和同事就会对大法产生了不好的印象。自己没有做好,没有修好,讲真象也显得苍白无力。静下心来检查一下自己,我发现只要充份利用时间,一心不乱地工作,是完全可以在八小时内做完做好工作的。

大法开启了人的智慧,我的工作应该比以前更出色才对。认识到了这一点,我开始从专心工作抓起。其实这一层法理师父在《转法轮》中多次提到。其它功法练功不讲心性,一边练一边胡思乱想就达不到效果。阿弥陀佛那一法门念佛号都要一心不二地念。师父给我们讲了宇宙的最高法理,并让我们注重心性的修炼。常人中工作做得不好只能是因为自己的功没有长上来。那就是法没学好,对高层次的法理解不深,还有就是没注重心性的修炼。

我开始用修炼人应有的态度对待工作。专心致志,先他后我。情况很快好转起来。下半年我做的项目很拿手,得到了大家的赏识。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法赋予我们的力量仅仅能使我们能提高个人的工作效率,那好象是太差劲了。我有义务和责任把“真善忍”带到工作场所去。我开始在我们部门提倡“尊重文化”,鼓励大家遇事向内找。这一倡议得到了所有同事的热烈响应。

最近一家为我们提供软件的公司在合作中不太讲理,有些同事建议以牙还牙。我坚持善待对方。我的建议得到了采纳。合作的结果非常好。老板说我为我们部门起了很好的平衡协调作用。我感觉当我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时,本职工作自然会做好。当我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时,我纯正的场会影响周围的人,他们的言行也会更接近“真善忍”的要求。

师父在“大法是圆融的”经文中说:“在常人社会中干好工作,本身不只是为了修炼或表现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善良,也是在维护大法给常人社会开创的法理。”师父又说:“稳定的工作也使修炼者不至于为了温饱问题、生存问题而耽误修炼与安心洪法,及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正法速度一天天地在加快。对我们弟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如何平衡好做大法的事与做好常人中的工作是我们很多弟子面临的挑战。我自己的体会是只要时刻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法的力量就会在自己的身上体现出来。我们一定能在做好常人工作的同时跟上正法的步伐。

我参与协调电视工作最深的体会是度己度人。在参与正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修炼着自己,提高着自己。长春弟子的创举体现了制作电视在正法进程中的重要性。而参与其中的弟子都会告诉你这是一个难得的修炼环境。一层层地放下自我是小组学员的共同体会。

作为一个新学员参与协调电视工作。一位老学员怕我顶不住,告诉我有事给他打电话。记得我当时对他说:“没什么了不起的,把自己放下就行了”。

我们电视组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我们是完全为了正法、救度世人。一位西人学员,曾是专业播音员。建组初期我们人员少,技术差,无法展现她的专业风采。为了众生,她把自我放下了,一直认真负责地写稿、播音。

开始时别人(特别是同是修炼人的妻子)对我本人或电视小组提意见时,心里老是抱不住有气:说的轻巧,你来试试?后来全组学员一起“放下自我”,大家心态都很平和。感觉也不错。制片工作也顺利了。有一段时间明慧网经常登载多伦多的片子,我心中有些痒痒的。自己上载的片子有时还要再下载看一遍。如看到其他地区的片子上明慧比我们多了,心里就开始不踏实。攀比心起来了。攀比心的背后是什么?开始不敢正视。在思想中尽量回避。直到后来发现这是组里普遍存在的现象。通过大家集体学法交流,我们意识到这其实是妒嫉心在作怪。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得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啊!还说放下了自我呢!小的我是放了一些,可又抓住了另一种“自我”紧紧不放。我们必须放下地区“自我”,我们全世界的电视小组是一个整体。

我悟到“放下自我”不是被动的干什么都行,是要为法负责,不是对“我”的特性、个性的忽略不计。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有很多弟子有很高的学历,国外弟子高学历的人占绝大多数。为什么这样呢?就是因为让你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充分发挥你在常人中所学之长,利用大法过去给世人造就的常人中的技能来证实法。”其实法在造就“我”的过程中已经安排好了“我”的那些“本事”和“个性。”我们的责任是充分认识到“我”的这些“本事”和“个性”,更好地把“我”放入正法的洪流中。让“我”真正成为一个法粒子,让“我”的智慧在正法的进程中闪光。

正法进程走到今天,要求我们每个弟子更大程度地放下自我。电视组、媒体组、网络组、电话组,我们其实都是正法组。放下小组的自我,融入正法的洪流中去。

(2002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