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5月29日】广东三水劳教所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集中营,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都是邪恶势力精心安排的,是一个完整的系统。我们尽可能的将其全貌描述给大家,从而有效的共同抵制邪恶势力利用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系统,让它整个瘫痪,进而从根本上打破旧势力的安排,例如其资金来源,管理基础,心理依靠,“培训”机制等入手予以分析。

(一) 三水劳教所简介

广东省有十几家劳教所,它们是广州槎头所,东坑所,增城所,横山窝所,深圳一所,深圳二所,汕头所,湛江所,韶关所等等遍布广东全境;统一归广东省劳教局管理。广东省劳教局又隶属于广东省司法厅。十几家劳教所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有五家单位:广东省三水市省直属劳教所关押除广州深圳外的男性大法学员;省妇教所关押除广州外的女性大法学员;广州槎头所关押广州市女性大法学员;深圳二所关押深圳男性大法学员;花都所关押广州男性大法学员。

三水劳教所与省妇女教养所相邻同在三水市(佛山地区的一个县级市)位于广州西三十八公里处。省妇教所位于市中心的西南镇”荷花世界”旁边,而三水劳教所所属的南边镇宝月农场,距离西南镇十几公里远,地理位置较偏僻(以防逃跑和便于追捕);三水劳教所下属司法警察八百余人,由三个头目负责:主管人事的以及干部任免及党内事务的政委;法人代表为张所长,负责全面事务,和农场经营;负责劳教人员改造的副所长马立鸣。全所共有四个分所十六个大队和若干独立中队,如出所队,入所队,留医中队,劫持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的直属中队和总所所部各科室——管理科(负责所有上万被劳教人员的加减期、收押、释放等具体事务,科长姓黄,是马立鸣的得力干将)、卫生科(下属三水劳教所所属医院和驻各分所大队)、中队诊所及其所属医院(分为门诊部和住院部,院长姓林,东北人,很邪恶。)、警戒科(各分所警戒防止劳教人员逃跑)、生产科(负责手工业制造,生产管理等)、财务科(负责整个劳教所的资金核算,据称劳教所每年产值上亿元)、政训科(负责干部的考核和培训)、教育科(负责学员,干警的思想教育工作)。

对劳教干警实施的法规是《劳教人民警察工作守则》,《劳教人员工作管理规定》和《司法部23号部令》其中有几点值得一提:不得体罚或变相体罚学员,指使他人体罚和变相体罚学员;不得收受贿赂,乱收费;不得对学员进行精神和人格侮辱;此外在饮食,住宿,劳动,期限,等诸方面有详细规定。但是,劳教所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管理,完全违背了这些规定。

劳教干警来源复杂,一部分是外单位调入的退伍转业军人,另一部分是警校等政法系统学校毕业生,他们大部分素质低下,作风懒散,心理变态,以折磨劳教人员为乐趣,并以多种恶劣手段压榨劳教人员作为致富手段。

劳教人员来自广东省各地,约上万人,主要是吸毒人员和各种治安违法类人员,治安类劳教学员主要来自在东莞被抓的外来人口,以四川,湖南,河南等农村户口居多。象18世纪购买低价劳工一样,劳教所也要向省劳教局每人每年交纳一千二百余元。劳教所自身也营利,他们强迫劳教人员做工,每天必须完成十几元钱的任务才行。从早上六点半一直干到晚上九点以后,中间只有短暂时间休息、吃饭。所接的加工单是从三来一补等外贸企业转接的,以极低的人工成本去承包来料加工,再出口。以手工业为主,如制鞋,编织手链,手袋,制绢花等等。

劳教所每天都给劳教人员分配任务,完不成就要电棍电击,减期奖扣分,降低伙食标准等处罚。许多人完不成任务又不想受处分就出钱贿赂干部,这些人被称为“醒目仔”,可以当上犯人头,如值班员,卫生员,民管会成员等。这些人反过来利用干部给他们的特权压榨、欺负底层人员。

(二) 专管中队简介

中队位于3分所二大队小院中的一栋白色的三层楼建筑,二大队住在三楼,中队住在一楼及二楼,楼西尽头处是干警办公室,一楼还有省劳教局驻所学习的干部。

中队成立于2001年第一季度,当时借鉴马三家经验,受广东省司法厅劳教局内部指示,由所长马立鸣负责,三水总所管理科抽调精干警力 (许多是正规大专毕业) 组成一支管理队伍,大约十五人左右,由洗脑专长的原一分所一大中队长张青美(据原一分所一大其它劳教讲它对法轮功学员特别狠) ,原3分所4大队王中队长,3 分所一大范干事负责,专门从事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工作。中队成立后陆续将原分散在各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恐怖的集中迫害环境。

截止到2001年 12 月底,中队人数最多三百人到2002年初的八十余人,年龄最大的 70余岁,最小的17岁,他们来自广东各地;其中一小部分是在广东被非法抓捕的外地学员,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是遭迫害的主要对象。法轮功学员几乎是社会各个层次的精英,其中中高的文化者比例高,党员干部政法机关干部不少,还有军队干部。

这里是一个邪恶的洗脑系统,是一个迫害体系。整个系统通过劳教模式运行,由出卖灵魂的叛徒成立所谓的民管会进行强制洗脑,平时小事由吸毒人员监督,大事由干警掌握,分成四级管理:新投班管理,普通班管理,严管班管理和宽松管理。

整个程序和环节是这样的:法轮功学员由办案单位送到三水总所入所中队后,首先进行三天的过渡和观察,包括情绪缓冲,搜查身体(不准携带经书经文、现金等),接受劳教所管理规范——点名,排队,上工,清洁,操练,唱歌等一整套、锁链一样的束缚。如果没有重大异常表现一至三天后送直属中队,到中队后进入新投班,由新投班长直接管理。新投班班长等人全部是叛徒。每天的生活是早上六点起床,点名,吃早餐,整理房间卫生,7点做早操,8点操练喊口号,11点吃饭,12点午休。下午座谈,三个叛徒围住一个大法弟子,叛徒的自欺欺人的谎言层出不穷,连宇宙最高特性都敢否定,无耻、狂妄、可笑、可怜,胡说什么不要怕形神全灭,放下怕心。实际叛徒本人怕得要命还往自己脸上贴金,无耻之极。有的直接了当的说自己很怕,受不了折磨。威胁说如果不妥协后果严重,关禁闭,电棍等。总之叛徒们要勾起大法学员的怕心,干扰、摧毁人的正念正信。一旦不清醒,犹大们就立刻让写四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

如果不座谈就集体被灌输诬蔑法轮功的材料(断章取义地摘录经文、经书中的句子进行狂犬吠日般的“批判”,目的是使法轮功学员怀疑大法),强制灌输之后讨论,下午5点吃饭;晚上6点回来,唱歌;7点至8点半学习叠被子,整理床铺;然后洗澡,9点点名锁房门睡觉,睡觉时吸毒人员整夜看守不许炼功。如果法轮功学员有抵制他们的行为,恶人就上告干部,干部于是威胁法轮功学员,体罚等。

新投班的特点是封闭一切消息来源,在大法学员不了解情况,立足未稳时用伪善的欺骗加恐吓令学员上当。

如果法轮功学员写了四书会在一个月后转入普管班参加半天被洗脑半天劳动,为他们牟利;一些犹大甘当干警的眼线,监视他人有无异常,并随时向干警汇报,干警再视情况对其进行迫害……

二至三个月后如果法轮功学员不动摇,会被关在宿舍房里进行严格管理,从早上7点开始关在房间里坐在一个小的塑胶板凳上,必须一直坐着,活动范围仅为4块方砖大小的10平方分米面积,专门有吸毒类的人员看守。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人产生空虚、寂寞感从而动摇法轮功学员,如果半年内不妥协就送到其它大队去,进行“冷冻”被四个人24小时夹控,用时间消磨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如果法轮功学员非常坚定就会使叛徒重新修炼,所以监狱一般就不让其继续留在那个环境中。

(三)精神及肉体折磨

迫害主要以精神迫害为主,以肉体折磨为辅。其特点是以残酷的肉体折磨相威胁,进行精神折磨。它们表面对法轮功学员很客气。但如果法轮功学员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做,就要遭受肉体折磨。广东省劳教局编写了一本名为“不信……”的书,记载的迫害方式有十几种之多。典型的有软硬兼施法、亲情感化法、冷冻法等。此书由教育科发给全所干警学习,每人一册,所有干警参照此书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可见其邪恶。它们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方式包括:

1.首先建立一个封闭的环境——这里听不到任何外界信息,只是能听见、看见、感觉到邪恶安排的恐怖环境。例如不能自由通信,通信内容交由干警检阅,由干警代邮,来信也是如此;

2.电话每人每月只打 5分钟,有人监听,不得正面谈论法轮功,否则电话会被立即断掉,坚定的大法学员不能打电话;

3.不能随便看电视,只可以看中央电视台;
4.阅览的报纸新闻内容是被控制的;
5.不能互相谈论法轮功新闻;

先给法轮功学员制造一种假象环境;其次由干警控制的叛徒对大法学员进行欺骗和恐吓。通过欺骗手段勾起法轮功学员的执著心,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信。它们的言论非常可笑,连小孩子都骗不了。它们威胁法轮功学员如不妥协将会面临无限期关押,不写四书的没有出路,从而借以动摇法轮功学员的信心。它们的迫害手段还包括:利用亲情来影响法轮功学员,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亲友来威胁法轮功学员,并以邪说欺骗法轮功学员。如将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叫来,在法轮功学员面前哭闹,下跪,故意以死相胁。如果法轮功学员不为所动,干警就会大骂法轮功学员无情无义,六亲不认并借机体罚法轮功学员。如果法轮功学员放不下情,从而屈服,它们就暗地里偷笑又转化一个。

歹徒们还利用表面的软化手段来打动法轮功学员。例如给法轮功学员搬个凳子、语气和善,以处处为法轮功学员将来着想为幌子,谈什么“好汉不吃眼前亏”等等,给法轮功学员稍微宽松一点的待遇或是改善一下伙食,多休息或多娱乐一下,但在暗中观察。如果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定,他们就换一副脸孔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进而威胁并恶语相向。

歹徒们还采取长期封闭的方式,让大法学员一个人坐在宿舍的正中间不做任何事情也不许任何人与他说话,从早上7点一直坐到晚上 9 点,吃饭也是坐在那,只有极少的时间洗澡可离开。活动范围不超过零点五平方米,如果超过就要受处罚,一坐就是大半年,天天如此煎熬,有的屁股都长了坐疮还在那儿坐着,大便蹲不下去扶着墙,还得在那坐着,中间还有中队长张青美负责组织的攻坚小组 (由叛徒组成,如南海的陈向阳) 不时去试探,以语言讥讽、挖苦法轮功学员用歪理去迷惑法轮功学员,企图勾起学员的疑心和怕心。

歹徒们还用情渗透、带动法轮功学员。干警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暂时不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但要遵守我们的规定。”但这种规定是一个又一个陷阱,例如让法轮功学员唱歌、娱乐来淡化修炼,企图加强法轮功学员的执著;让法轮功学员进行体育运动,来淡化法轮功学员炼功的愿望。拉法轮功学员去医院看病,试图来改变法轮功学员对病的认识,让法轮功学员背 23 号部令,目的是让法轮功学员默认这一切安排和纪律都是理应承受的,让法轮功学员操练目的是让法轮功学员对它们服从。总之是妄图加强学员的执著,同时淡化学员的修炼意识,消磨学员的意志。

此外,歹徒们还对学员采取集体孤立的手段。用歪理邪说来丑化法轮功学员。

对不配合他们的学员,歹徒们采取残酷的肉体折磨。罚站,从上午站到晚上;罚晒太阳;关禁闭,禁闭在一个四五平方米的小房间内,全身脱光,只留一条底裤睡在瓷砖上。没有水,每天只有菜汤泡锅巴,大便池在同一房间内,恶臭熏人,不允许洗澡,蚊子多的惊人;电棍电,从两条 0.5 米长的高压电棒上升到四条,六条,八条,时间持续一小时,专电敏感部位,如手心、脚心、腋下、大腿内侧、脖子、头部、脸部,有的皮肤都电焦了,电弧啪啪乱响挺唬人的;上手铐,吊起来,绑起来,或绑在床上,以惩罚法轮功学员公开炼功;如果法轮功学员绝食,他们就故意拿一支较粗的橡胶管灌食,动作野蛮粗暴。

(四)大法弟子的坚强不屈

2001年4月底大法学员集体绝食,起因是一个被严管的大法弟子不配合张青美,说了句,(叛徒)管不了我。张立即将其送禁闭,引起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邪恶之徒立即被震慑住,总所手忙脚乱,绝食者被调到其他大队,派医护人员灌食,持续了一个多月才平息。给邪恶极大的打击,也把正过来的环境带到其他大队。

下面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坚决抵制邪恶安排的一些例子:

揭阳市的刑培松为了不配合邪恶,不操练,不点名,不唱歌,不戴学员牌,绝食数日。广州的曾写过四书的李访松,从新回到修炼队伍,并抄送经文给被严管的学员,令所有严管的学员信心大增,不配合邪恶坚决抵制四书,李访松被关禁闭十天,出来后自述身体精神比以前更好。

河南郑州的徐谢恰绝食,由于在看守所遭受长期折磨,但他不配合班长指使,屡次被打,班长又上报,管教以其不戴劳教人员牌,不操练,不唱歌,长期抗改为名送禁闭。之后徐绝食两个月,因器官功能衰竭,被送往医院抢救。

为抵制邪恶的消磨手段,茂名人事局的黎亮组织了集体默背法活动,他们抓紧一切空余时间默背,不受外界干扰,以法为师排除干扰。起到巨大的助师正法作用,在那里开创了学法环境,不仅坚定了自己,还帮助了别人。

珠海的杨杰东等被严管的大法学员坚决抵制邪恶,曝光邪恶的迫害,不写四书,有效地打击了邪恶。

此外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如二分所三大xx医生,入所队的张法东,两次进三水,都有效的打击了邪恶的嚣张气焰,坚定的维护了法。

坚定的学员几乎每个大队都有,他们在学员中起到了核心作用,有效地开创了环境,坚定了其他学员的正念,清除了邪恶,正了人心,其中包括干警和其他劳教。例如:原先的管理很邪恶,在原一分所一大,以前中队长不让学员睡觉,干完活深夜还要被灌输反面材料,天亮继续干,连轴转。现在这种现象没有了。又如以往被严管的大法学员每天不让活动,现在学员每天可以活动一下。以前超期关押严重,有超期关押半年之久,现在到期释放的多。2001年10月份实施司法部文件规定,不得以任何借口给大法学员加期,望广大学员家属立即找到当地政法机关要求释放被其超期关押的学员。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江泽民集团对大法学员的劳教处罚本身就是极其邪恶的、彻底违法的,我们要坚决抵制。

对干警影响巨大;广大干警,包括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些中队长、科长、所长等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是修炼者,不参与政治,但骑虎难下,知道政策不对,所以工作的热情大大打折扣。有的干警被学员的真诚所感动发自内心的不愿意参与迫害,只是应付差事,只要不砸饭碗就不管;有的干警被法轮大法的法理折服非常尊重大法弟子,变相保护学员,心中祝愿大法早日平反。

对其它已经写了四书的人也起到了正面作用;尤其是对于劳教人员更是影响巨大,他们因好奇被法轮功学员吸引,有许多人产生善念,有许多人明白了正邪,出所后他们也会将真相传给周围的人。

同时,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清除,经常有天雷在三分所周围击打, 三分所上空有时也展现天象变化,令所有人都惊奇。

三水劳教所是江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典型劳教所样本,重要环节之一。铲除它背后的邪恶因素就会极大的打击整个迫害体系。所以如何系统的反对迫害,铲除邪恶是关系到整个广东以及西南,华南诸省的正法形势的大事。建议有条件的学员去三水近距离发正念,清除邪恶。魔难中的大法学员及亲属也不要配合任何一个环节的迫害。

同时建议所有了解三水劳教所的大法学员自发自觉提供深入细致的信息,暴露邪恶势力的一举一动,细节都不要放过,如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处理方式及周围反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