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冬的肾衰竭患者:神奇的大法挽救了我


【明慧网2002年5月3日】两年多前,当我初次听说中国政府禁止人们炼法轮功时,我并不十分关心。我的第一反应是:堂堂的中国政府,放着那么多大事不管,竟然对一个教人祛病健身的功法大动干戈,是否不太明智,有点太小题大做了?这是因为当时我虽然听说过法轮功,但从来没有炼过。第二,当时我正处于肾衰竭晚期,每天要依靠洗肾来维持生命,精力欠缺,自顾不暇。

不久,我接受了一次成功的肾移植手术,我真正体会到第二次生命的意义。美中不足的是,手术后肾功能指标不是太好,肌酐的值偏高。我很焦虑。医生解释说,因为我只有一个肾,又是移植的,和正常人比,指标偏高一些也是正常的。可是后来指标却越来越高,甚至于高过我初发肾病一年内的值。这件事弄得我寝食难安,十分恐慌。我非常害怕肾功能象以前那样很快丧失。回想起手术前靠做透析度日的痛苦经历,我就不寒而栗。

在2000年的冬季,经朋友介绍,我开始学炼法轮功。学习动作和读《转法轮》书。开始时,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只是觉着法轮功动作简单,又没有对气的要求。我心想,即便没有好处,总不会有什么坏处吧。我以前也想学其它什么功,但是一直没有坚持下去,因为我对气是什么一直搞不懂,后来就对气功敬而远之了。

学炼法轮功后不久,我首先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状况要好了许多。以前人总是觉得疲倦,人老是要打瞌睡。炼功后,我觉得精力充沛,瞌睡自然就消失了。更神奇的是,肾功能指标也逐步好转,以致最后回归正常范围。这件事使我非常高兴。虽然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但真正得到了,心里却仍然觉得不可思议。我对自己能找到法轮大法感到幸运,对大法充满感激,因为它解除了我心头的一大忧虑。直到现在,我的肾功能指标一直保持稳定,再也没有上升过。

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及对大法有了更深了解之后,我开始觉出江泽民政府的荒谬和凶残。在《转法轮》一书中,李老师多次提到要人遵循宇宙的真善忍之道,教人要返本归真,以真善忍待人,不与别人争斗,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李老师还教导人们莫贪身外之物,不属于自己的,分文不取。我想不通的是,这样一个好的功法,既能让人身体健康,又能让人一心向善,江泽民政府竟然全面打压,真是荒谬绝伦。

联想到目前中国的社会风气,贪污腐败泛滥,贪官林立,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几乎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社会上,强奸杀人,偷窃抢劫,各种刑事案件的发案率节节上升。路上一人有难,众人无动于衷。甚至有人当众被人捅死,路人也只是充当看客而已,无人伸出援救之手。中华民族的道德标准已经沦落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照我看,《转法轮》这本书正是重塑人民心灵的一剂良药。设想如果社会中有50%的人能够遵循李老师的教导做人,使人们能够相互关心,自我约束,许多贪官污吏就不会产生,已经产生的或许会改恶从善。社会风气也会大大好转,那这个社会上各种丑恶现象就会消失了。

每想到此,我就为中国的百姓感到悲哀。这么一个身心兼修,功效奇佳的功法竟然被扣上政治帽子,使人们不能正大光明的去学。许多大法弟子还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了监狱、拘留所或洗脑班。这是何等不幸的事。

江泽民之流迫害法轮功的行为肯定是大错特错了。我以我自己的经历,要求中国政府面对现实,取消对法轮功的禁令,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让所有想学法轮功的人都可以自由地去学,还法轮功一个清白,还李老师一个清白。历史最终会给出一个公正的评价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