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安部长“断案”之信口雌黄


【明慧网2002年5月3日】最近从网上看到中国大陆公安部长贾春旺抨击法轮功政治化,宣称美国拨款支持法轮功活动的消息,读后甚感诧异,真搞不明白为什么堂堂一个公安部长如此信口雌黄,似乎根本不了解法轮功,也不懂美国的政府运作。

贾春旺先生相信美国、加拿大和澳洲等国来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能力参加那些国际请愿活动,理由是“一个有正常工作的人,不可能经常请假四、五天,花上万元或几万元的旅费和住宿费,去异国他乡练功打坐示威”。贾先生应该知道法轮功在全世界有数目巨大的修炼者,千人的活动并不需要每个学员都参加,那么学员当然不需要“经常”请假四、五天。这次你去,下次我去,不就成了?况且贾先生也不是不明白,上万元的人民币也就是一千多美元,对美、加、澳等国的收入水平来说不是什么大得了不得的事情。在三年的迫害当中,大陆至少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几十万被送进劳改营,倍受酷刑摧残。国内学员以生命捍卫“真善忍”的法则,国外经济宽松的学员就连这几千美元都舍不得?真是笑话。何况国内法轮功学员说话的权利完全被剥夺,国外学员不积极去呼吁能行吗?有重大活动大家能不去参加吗?

贾春旺先生声称去年台北法轮功千人练功者,有所谓“受雇”的,因为动作各异。贾春旺先生好像把集体炼功当成军事训练了,好像动作不齐就成了什么罪证了。其实在海外自由社会生活惯了的人,不同的学员动作很自然会有所差异,而且老外学功刚开始动作经常是四不象、让人忍俊不禁的。这就能说明是“受雇”?说什么“职业法轮功”,难道中国公安部就是这么主观草率断案的吗?学员中不少是退休的,或是家庭主妇,多花点时间去支持社会正义,早日结束迫害,又何错之有?台湾更是这样,很多女士都是不用上班的。笔者认识一些北美法轮功学员,是自由职业者,本来是全职的,对大陆迫害看不过眼才暂时改为半职,自己紧衣缩食过日子,以便有时间去领馆请愿或去发真相资料,呼吁停止镇压。说实在话,在现在的残酷迫害下,就是给钱,也没几个人敢天天站到领馆门口去,何况要牺牲自己的经济利益呢。可有人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他们是受雇的。这样的人当然不会理解崇高精神的感召力。

贾春旺先生还提到民意的问题。民意的基础是正确的消息来源。国内对法轮功的宣传有几句是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是江泽民的既定目标,所以什么帽子都可以不计后果地往法轮功头上扣。最近长春播出中央台播放过的“自焚”录像片,只不过加了慢镜头分析,江泽民就怕得要死,怕民众知道真相,下达“杀无赦”的命令,一时间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捕,人心恐慌。不知道在这种政治恐怖与谎言之下还有什么民意可言?请问贾先生敢让所有法轮功学员说出他们的心里话吗?敢让民众去了解真相,去自由表达自己吗?

贾春旺先生声称美国开发署就拨款二千万美元,让他们利用美国广播网向中国大陆传播法轮功。要真这样,笔者是双手赞成,免得看到法轮功学员吃亏自己心里难受;而且国外几百份奖状褒奖法轮功“真善忍”的精神,就咱国内同胞被封闭了消息。可是,贾先生应该知道美国可不象国内,收了人民的血汗钱还说是政府养活了人民。美国人每年纳税时都很心疼气愤,紧紧盯着政府怎么花的,想随便黑箱操作可行不通,出点小问题官位可能就丢了。在这个制度完备的国家,要动用这笔钱可是要写得清清楚楚的。这么一件大事,到现在还没见自由惯了的媒体提到,不知道贾先生消息怎么那么灵通。要真是地下信息网络发达,大概不会随便相信有“受雇”法轮功学员吧?也不会不知道美国的财政预算制度吧?若贾先生能告知一下消息来源,笔者倒是很有兴趣去查对一下。

最后贾春旺先生声称法轮功有“颠覆”意图。真不知道那群平和善良,与世无争的炼功人,不少是老头老太太,怎么就能颠覆他那无数枪杆子笔杆子坚守的阵地?也太没自信了吧?法轮功千千万万学员,三年来在残酷打压下没有任何暴力的报复行为,堪称中国群众史的奇迹。要颠覆也不必这么来吧?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请愿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法轮大法好”;前不久几十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请愿,手里的横幅写的是“真善忍”,不知道这在贾先生的字典里是否也算是颠覆活动?

贾春旺先生作为一个公安部长,对法轮功信口开河,诬蔑一气,大概就是江泽民控制下的官话吧?把这样的东西放上台面,对一位高官的形象与信誉来说真是可悲。从中人们可以想象那个公安系统被扭曲到了何种程度,而法轮功学员又是在承受怎样的压力与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