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京护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5月30日】我是在2002年3月19日离家进京正法的,在家里看了师父最近的新经文,坚定了正念,放下了在家的求安逸之心,毅然踏上了进京正法的征程。

在上火车前,我把随身带的法轮大法真相资料,一一贴在了车厢上。20日早晨,我赶到了天安门广场,我迈步走上了金水桥,抬头望见,广场上空乌云密布,环视四周,此时的天安门广场游客很多。9点多钟,有一批批的海外游人从我身边走过,为了让海外善良的人民,了解法轮大法弟子在中国每天都遭到迫害和打压的真实情况,揭穿他们的邪恶的宣传,想到这,我迅速打开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我打着横幅边跑边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救度世人。”这时便衣和警察都向我包围了过来,他们当着许多游人的面,把我拽上了警车,几个警察围着我乱打,我心平气和地跟他们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是来京把真相告诉世人的,是让你们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还大法清白。其中一个警察伸手打了我几个耳光。把我带到了天安门前门派出所,强制给我照相。我抵制他们的迫害。他们一看不听他们的安排,几个警察连打带踢把我摁在地上,给我照相,后来把我关在了铁笼子里饿了一天。

第二天又来了七八个同修,到了下午六点半,两人铐一个手铐把我们转到了东城区看守所,我被关押在五号监室。进狱后,开始审问我,我什么也不说,当地警察用拳脚朝我身上、脸上狠狠打了一顿,第二天又给我照相,我还是不照,他们又打了我一顿。身上脸上都打肿了,我为了制止他们邪恶的迫害,从二十日我开始绝食。五天后,他们不见我吃喝一点东西,开始给我灌食。连灌了三、四次灌不进去,就给我往身上扎电针,说是给我开胃。第一次给我扎电针,电量不足,他们又换了六节新电池,扎了我五分钟。我想你们不配考验我,我不接受你们的考验,我是大法弟子。他们把我又带回了监室,检查我没病后,给我开始插胃管,几经折磨后,强制给我再次检查(找掩盖罪恶的借口),此时我的血压160度至180度,他们见我有病就“关心”的要给我输液,给我加带了手铐和脚镣。输液时找不着血管,有个警察说:“扎,就把她当成橡皮人乱扎上就行。”

输了三瓶液后,给我调换了监室,折磨的次数比在五号监室多一倍,插胃管一天就灌我三次食。灌食时,我不配合他们,闭着嘴,几个看守用梳头的梳子,插进我的嘴里撬开后硬灌,为了灌进去,他们放出几个犯人帮助他们灌。给我灌食达不到目的,不起作用时,他们就使劲打我、拧我,我的身上伤痕累累,嘴也被他们灌食时撬烂了。我用绝食制止了邪恶的迫害,绝食二十多天滴水未进。后来被接回了当地。在整个过程中,插胃管时的疼痛几乎使我昏死过去,但我的心里想着大法,用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不一会疼痛消失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回到当地看守所后,第二天,母亲、妹妹哭哭啼啼地劝我说“配合公安的审问,听从他们的安排”。我拒绝了,并坚定正念,善意地向亲人讲:如果我配合他们迫害,那么接下来的将是更严重的迫害;而且正因为法轮功学员不昧着良心做事,我才会去上访,又怎么会听从他们去说假话呢?

以上是我进京前后的经过,敬请同修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8/22898.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