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清华大学大法弟子柳志梅


【明慧网2002年5月31日】柳志梅是清华大学的学生,明慧网上有关被迫害的清华学子的文章中曾有报道。她被迫害得很厉害,现在又下落不明。在我的记忆里,她乐观、坚定、纯真。

我是2000年10月26日认识小柳的,那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在广场上我们同一天被抓,被送往北京郊区的延庆看守所。到那里的时候,对小柳的印象很深,很佩服她。当时的车上有40人,恶警施行强盗逻辑,说把我们从广场拉到这儿,要每人交30元钱“路费”,大家都有点气愤,又觉得要放下钱财的执著,于是除了小柳之外都交了钱,没钱的也有人垫上。结果恶警把小柳一个人叫进去毒打她,大家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我们都不配合邪恶,它们就不会这样对待她。后来有人说:我们把她的钱交上,你们放了她。很快小柳就出来了。后来我把这件事讲给她听,她很惊讶,说:“我自己有钱,只是觉得不该交。你们怎么能这样呢?”

因为我们都不报姓名和地址,大约到了凌晨2、3点钟才一一被关进监室,等我走进监室,惊讶的发现那个被打的女孩子躺在“床”上(之所以带引号是因为它根本算不上床,比地高了大约30公分的地铺,上面什么都没有,冰凉)。我当时穿了一件短装的皮夹克,愈发觉得寒冷刺骨,小柳悄悄地用她的大衣把我们两个裹起来,这样过了第一夜。

第二天大家一起切磋,师父的慈悲融进每个人的心里。同一监室里,有多次去过广场的,有几次被抓的,有第一次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大家交流后一致决定绝食绝水,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小柳谈到前两次她都是绝食抗议,她说:“我们不是犯人,这里的饭我们不吃。”大家一起背《转法轮》,背师父的经文,有一位广东的阿姨《转法轮》能背四讲,而小柳则把师父的经文篇篇都记下了,那时师父的经文《窒息邪恶》刚刚出来,很多人还不知道,小柳就给大家抄了,又带大家背。后来隔壁监室的功友问我们:“窒息邪恶”是什么意思?是师父的话吗?小柳又利用“放风”的机会传递给她们。有一次我们一起背师父的《论语》,那些管教很生气,进来制止,踢我们,我们一下噤了声,小柳在几秒钟的沉默后又出了声:“‘佛法’是最精深的……”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又开始背起来,那些恶警突然笑了,转身走了,小柳的眼泪刷就下来了,我们以为她是难过,赶紧劝她,她告诉我们说:“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我本来以为它们会打我,可我想我们做的是最好的事,就算打我也不怕,它们就没打我。”

过了两天,监室里的同修陆陆续续被释放,后来剩下我们六人,看守所的人开始给我们野蛮灌食,狱医指挥那些根本不懂一点医学常识的犯人灌食,冲了一大盆的奶粉,回家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看见奶粉都想吐。小柳很坚决,每次插的管子她都能用牙咬住,把那帮土匪搞得筋疲力尽,它们很生气,还认为小柳是“带头”的。有一次小柳被打得下巴青肿,白色的毛衣前一片血迹。她很乐观,对我们说:“这件衣服我就不洗,穿着出去给他们曝光,揭露邪恶。”

绝食七天之后,我们被无条件释放。警察开车将我们送到当地的车站,告诉我们回北京的车,司机朝我们伸出大拇指,小柳则快乐得象个孩子。到了北京分手的时候,小柳留下了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我们相约两个月内将《转法轮》背下来,虽然我们后来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但是小柳的乐观、坚强、对法的坚定使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

再见到小柳的时候,她给我带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正大穹》,当时我们地区我最熟悉的一个修得很好的功友被抓,我的情绪有点低沉,小柳的到来极大的鼓舞了我。当时她只有22岁,可是她纯真却又很有主见,完全不象她的同龄人。我想是大法熔炼了她,等到我流离失所的时候,又是小柳把我接到她的住处,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她在北京做大法的工作已将近半年了,她很谦虚,从不显耀自己。

小柳是2001年五月初被抓的。听别的功友讲,当时小柳住的房子本来到期要退了,可是来了两个外地功友,于是小柳又延了两天,让出房子给他们休息,自己另外找了地方。那天晚上那几位功友比较兴奋,说话声音很洪亮,一直谈到深夜2点多钟,第二天小柳又带他们去广场打横幅,顺利返回,紧接着又和他们去租房子。原来和小柳同住的功友留在家里,据他讲当时在房子里很不舒服,他决定马上下楼,就在他下楼的时候碰到房东带了三个恶警上楼,因房东不认识他,他得以顺利走脱。他出来后马上通知其他功友和小柳,可是这时已经和小柳联系不上了。直到后来从网上知道她被抓的消息。

我现在每天发正念都加上一念,铲除迫害狱中同修的所有邪恶,让狱中同修堂堂正正走出来。小柳,请你记住: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的力量汇聚,有着无边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