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劝无知做恶者:谁言世间无报应?祸到临头梦方醒

【明慧网2002年5月31日】

XX:

关于你住院的事以及厂里职工对这件事的议论,我们在去年11月份就听说了。当时有人把这件事作为一个“好消息”来告诉我们(你一定明白其中的原因),可我们听了以后却高兴不起来。特别是听说你的家人甚至去求炼法轮功的人说你们知道错了,请求我们的师父原谅。我们听了心里也不好受。

我们知道,其实你是因为不明真相,受到当时铺天盖地的媒体散布的谎言所蒙蔽,从而对大法产生了错误的认识。当然,不是说我们对你如何了,也不是说我们的师父对你怎么样了,不是的,我们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进行修炼的,不会计较常人中的得失,也不会计较谁对我们个人怎么样,因此,我们根本就不会对任何人进行报复与伤害。然而,任何破坏大法的行为是宇宙的法理所不容的。俗话说:“三尺头上有神灵”,宇宙中的护法神无处不在,他们能允许人破坏大法吗?更何况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呀!近两年来,大陆频繁发生的异常天象变化,如北旱南涝,六月飞雪,严重的暴雨、冰雹、蝗虫、沙尘暴等等,以及不断发生的各种重大事故,这一切都说明,人的罪恶已经受到了上苍的警示,难道这些天灾人祸不足以引起人们的反思吗?还有那些曾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徒,已经有许多都遭到了现世现报:有的突然暴亡;有的死在酒桌之上;有的成了植物人生不如死;有的被罢官;有的出了车祸甚至还殃及家人……。“谁言世间无报应?祸到临头梦方醒。”

***************

以上是我的爸爸在今年四月份写给你的信,后来一直没时间写完。现在,我帮他把这封信写给你。主要目的只有一个,还是想把真相告诉你,把“善恶有报”的天理告诉你,虽然表面上只是很简单的四个字,但却是宇宙之中永恒不变的天理,只是想让你不要迫害大法,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

其实,以前我非常恨你,就是因为你把我的父母全都弄进了洗脑班,之后,又把他们关进劳教所、看守所九个多月,吃尽了苦头。身在家中的我,当时只不过还是一个十四岁小女孩,我的外婆双目失明,外公又不会做家务,还有一个七岁的小表弟,生活、学习上的压力,经济上的困难,再加上电话被监听,走到哪儿都有人监视,派出所还时不时来一些人到家里进行骚扰,平均一个月要抄一次家,搞得人心惶惶。上了高中,我住了校,放月假时我也不想回家,我痛恨那些警察,讨厌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还要被逼着说一些我不愿意说的话、干不愿意做的事。放月假了,其他同学全都高高兴兴地回了家,我也想回家,可是我的家在哪里?那个已经被“人民警察”抄得乱七八糟的房子吗?那不是我的家。一个家庭,最起码要有爸爸、妈妈带着他们亲爱的孩子住在一个屋子里,才称得上是一个完整的家。我时常坐在学校宿舍的床铺上,望着旁边的空床铺,心里想着:“别人都回家了,可我呢?我的家在哪里?别人都回家了,再穷的孩子与再富的孩子回家之后,都有他们的父母出门迎接他们,返校时总是父母送上车,千叮咛万嘱咐:路上小心。可我呢?我回家了,难道就只有一片狼藉的房间和凶神恶煞的警察迎接我吗?返校时,我一个人提着一大包沉重的衣物踏上公共汽车,面对的全是一些高高兴兴的人们,可是谁又会和我打招呼,谁又会在意一个角落里的我……难道我就没有父母吗?难道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连人活在这个世上的基本权利、最基本的保障都没有了吗?我深知:我有一对深爱我的父母,我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美满的家庭。可如今我的父母在哪里?在劳教所?在看守所?仅仅是因为他们修炼了法轮功,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在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而我现在也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在你们看来举手之劳的事,认为对你们有升官发财的可能的事,却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烙下了深深的烙印,对我精神上的打击是你们难以想象的。

可是我挺过来了,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了。若没有法轮大法,我怎能够面对艰难困苦依旧坚强地走过来?是法轮大法赋予我坚强的意志,是慈悲伟大的恩师给了我战胜挫折的勇气。我渐渐地成熟了,开始用理性对待父母被抓这件事,以师父的法做指导。师父说:“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师父告诉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事事为别人着想,处处考虑别人,这颗心叫慈悲。现在的我虽然流落在外,但我活得光明磊落,清清白白,开开心心。对于你们的恨已不存在了(我们全家人都是这样),我真心地希望你能够回心转意,悬崖勒马。法正人间之时,未来就定下来了。

真心地希望你善待法轮功。

愿你能理智地为自己与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正法弟子:美美
2002年5月2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