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进行非人折磨


【明慧网2002年5月4日】兰州劳教所一中队的邪恶之徒白天强迫大法弟子干重体力劳动,并在他们的监视下,不许大法弟子互相说话,如发现就对大法弟子连打带踢,到了吃饭时间,只给每个大法弟子半个馒头,不许多吃。晚上让大法弟子背劳教条例,不背或者不会背就不让睡觉,罚站,并利用吸毒人员轮班监控,只要大法弟子说一句话或被发现炼功,就被吸毒人员拖到黑屋子里暴打。

宁县一大法弟子,年龄62岁,在劳教所里因不配合邪恶,就被管教人员戴铐吊在高低床上百般折磨1个月之久,使得手脚肿大变形,吃饭、上厕所都不能自理。在这种折磨之下,管教人员十分恶毒地问她还炼不炼功,写不写转化书。她说她坚信大法,坚信“真、善、忍”,要炼,不写转化书。邪恶之徒气急败坏地说那就继续铐下去。戴铐折磨大法弟子是暴徒们惯用的手法。现在这位大法弟子生命十分危险。

二中队的管教人员唆使刑事犯人对大法弟子严格监控,不许炼功,不许背师父经文,一旦发现就谩骂殴打大法弟子,并经常乘大法弟子入睡时进行迫害,用筷子插入大法弟子的鼻孔,差点致死,这样使许多大法弟子夜间不敢入睡。邪恶之徒又说你们为啥不睡,就这样对大法弟子进行肉体与精神的折磨。许多大法弟子为了抵制这种迫害,进行绝食、绝水,管教人员便强行用管子插入鼻孔灌糊状物,许多大法弟子已被他们折磨得死去活来。

这些信仰宇宙真理的大法弟子何罪之有啊?他们冒着被抓、被劳教、被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讲清真相,目的是为挽救众生呀!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有许多的善良人们受江氏邪恶集团的蒙蔽、欺骗。善良的人们请你们快点清醒过来吧,用你们的头脑去分辨是非、对错,并请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抵制迫害。



劳教所见闻

我被送到了兰州平安台第一劳教所七大队,大法学员们在这里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白天要干沉重的体力劳动,晚上不能睡觉。干警谷艳玲、警学峰、李小静等教唆犯人对我们进行24小时的监视,每个学员被两个犯人押着不让说话、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时时遭受毒打和辱骂。我们的衣物食品被犯人一抢而空,说是管教要用,我事先不相信,结果有一天果然发现我的洗发精放在管教干部的办公桌上。这里干警的行为十分肮脏,其中有好几个干警十分可笑:她们躺在值班室的床上,让几个比较“男性化”的犯人伺候着,有的站在头前,有的站在脚后,有的骑在身上说是“按摩”,还有洗头、洗脚的。时常跟犯人要东西吃,犯人为了讨好管教,就把我们的物品连偷带抢,这里的管教几乎都是这样。伺候干警的犯人可以不干活,可以随便打人,用劳教所的一句话就是对这些女犯人什么都“开”。

歹徒们使尽了手段都改变不了我们的信仰,于是她们更加疯狂。在平安台第一劳教所七大队院子有个菜窑在地下面,我们的大法学员大多在这里受刑,先前在队长办公室受刑,因为在大门口,怕被人看见就把窗户堵上,后来又怕让人听见,干脆就放在菜窑里面。

干警们选拔最恶毒的犯人邓小琴、马玲玲、李红梅、夏桂连、李红文、高春梅、王丽、陈晓红等,谁最坏给谁报记功可减刑1—3个月。暴徒们对我们先是毒打,其中邓小琴在我们一位同修身上用针来回刺。有大法弟子李玉、现年60岁的老太太,白天干活,晚上还得站在院子里。一连20多天不让睡觉,折磨得骨瘦如柴,也无法改变她坚定的正念。最后,他们采用吊铐,长时间折磨。在我们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情况下,有部分学员终于承受不住,在极度的痛苦中写了所谓的“三书”,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只有此时才能真正地感到什么叫生不如死、度日如年,感觉自己失去了灵魂躯壳。管教让我去给其他人洗脑,我便借机告诉了法轮功学员们我自己的真实情况,使他们能以我为例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坚定信念、闯过难关。不料我被叛徒发现,告诉了管教,从此不准我接触学员,就这样被看管着直到解教。回家后,我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在不断地学法中,重新振作精神,加入了伟大的正法洪流。在此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给了我机会,我将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