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法律手段窒息邪恶,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2年5月4日】最近我们个人站出来,在华盛顿DC联邦法院起诉中国国安部,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中国驻美使领馆内某些邪恶个人的法律诉讼引起了美国社会的重视。这个诉讼案是由于美国法轮功修炼群众两年多来,深受邪恶操纵的机器无端迫害,受宪法保护的权利被剥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求诉法律的。今天我代表这次站出来起诉邪恶势力的部份原告大法弟子,和大家谈谈我们在法理上的认识。

一、对迫害的认识

如果有人问你,自镇压以来,你有没有遭受什么迫害。你想一想,也许会说,好像没有什么直接的。

真的没有吗?那么,除了那些被使馆雇佣的打手殴打的、车窗被砸的、电话被窃听的大法弟子,我们其他海外弟子到底有没有遭受迫害?如果我们自己对这种种的迫害都没有认清,还谈什么揭露邪恶、停止迫害呢?

因为你炼功,国内的亲人被威胁、被国安局问话,生活在恐惧之中,这是不是迫害?

因为听信了邪恶的宣传,你公司的中国同事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你,这是不是迫害?你的顾客因为邪恶的宣传,害怕邪恶的压力而走掉,这又是不是迫害?当然不是说你的同事和顾客在迫害你,但是他们这样做却是由于这场邪恶的镇压。

因为中央电视台一贯造谣的结果,你炼功,国内的家人不理解,以为你在反华、以为你会自杀,这是不是迫害?

使馆对中文媒体施以压力,妄图迫使他们不敢刊登大法弟子提供的真相文章,或终止刊登我们讲清真象的文章,这是不是迫害?

因为炼功,你不能回大陆探亲,不能参加有些华人社区活动,甚至不能参加你自己付了费的中国餐会,护照延期、签证申请受阻,这是不是迫害?

因为炼功,被特务跟踪、窃听,这又是不是迫害?因为参加游行,被特务拍照,谩骂,殴打;你的住房被撬入;在领使馆前炼功,被人记下名字,遭到围攻,这就是迫害!

因为炼功,你被无理拒绝进入香港,因为你的名字出现在黑名单上,这是不是迫害?你在你自己的国家举行活动,遭到邪恶驻外机构的干扰和捣乱,这就是迫害!你与本地同修的电话联系被监听、被录音并被播放到你家里的电话留言上、手机上,这就是迫害!你的车被砸,车窗被打破,车胎被弄坏,这就是迫害!

这些,身在海外的大法弟子,又有谁没有经历过呢?怎么能说没受什么迫害呢?一切的一切都是邪恶迫害所致,是邪恶宣传造成的仇恨犯罪。

更有甚者,许多地方政府官员因为褒奖法轮功,被江泽民邪恶势力骚扰,这就是迫害。

对任何迫害的认可,都是在滋养它。有些迫害,从镇压开始以来每天都在发生,我们却熟视无睹,似乎已习以为常。开法会时,租会场的酒店被威胁,以致很多次法会的场地都不能提前公布,这也是迫害的结果。由于炼功而担心自己上黑名单,等等。当然,怕心应该去掉,我们修炼的人遇事向内找,以苦为乐,对自己所遭受的不公并不放在心上。但同时一定要分清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区别。对每个大法粒子的迫害,其实也就是对大法的迫害。也许,我们已经经历太多的迫害。也许,我们认为自己所经历的迫害与大陆弟子相比算不上什么。但是,迫害就是迫害。不论大小,不论出于什么借口,迫害就是迫害,对大法的任何迫害都是不应该存在的,我们更不应默认和滋养它。

师父说:“当然了它们所有安排的一切我是否定的,是不承认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你们知道吗?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建议》)

在这方面,海外的弟子对邪恶的揭露还很不够。师父说“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建议》)

二、我们的正念是律师工作进程的根本

即使我们认识到了要站出来将邪恶势力绳之以法,由于对法律的不了解,我们许多人仍然缺乏足够的信心。例如,主观认为自己案子发生在个人身上,没有其他人在场;犯罪的人没有留下姓名、住址,没有通报背后收买的人是谁;我当时没有报警,或者是报警了,但是警察大事化小,等等。是的,如果我们当时就有足够的认识抵制和制止邪恶的迫害,我们就会记下罪证,联系警察,更早地将邪恶抓上法庭,但是今天也不晚,只要正法一天还在进行,我们就可以充份利用这剩余的时间,以自己受迫害的亲身经历,向世人讲清真相。

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说“在那么大的压力面前能够走出来,向世人讲清我们是怎么回事,告诉人们我们是被迫害的,一切的打压手段都是造谣、中伤,完全都是迫害性的,而且是最邪恶的迫害,当世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后,他们都感到很震惊。”

感谢世人中的正义之士,在寻找愿意帮助我们的律师中,我们看到不少人十分同情我们的遭遇,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帮助我们。我们抱着一种纯善的心态,抱着一种大法弟子对正法进程负责的态度,始终向所有遇到的律师们讲清真相。

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个感人的故事。当我们把讲清真相的资料交给律师之后,在第一次他们同我们的谈话时,他们对我们说,江泽民集团把国内镇压搬到海外来,用各种手段,政府的、商业的、媒体的,在所有领域的所有层面上对你们进行镇压。任何一个外国机构都不能允许像这样在美国的土地上剥夺美国人民的宪法权力!你们的和平,安祥的修炼,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份。今天对你们的镇压,明天就可能是对我们的迫害。在我们一生中为自己真正信仰的东西工作的时候不多,现在我们看到你们是最好的人,修炼真善忍,我们信任你们,愿意为你们工作。

律师与我们的共识是建立在我们的强大正念之上的。我们对他们的信任是他们正确工作的基础和方向;他们的智慧和才能,在扶持正义、主持公道的协助正法工作中充份展示出来,并帮助我们加强具体操作上的信心和决策。最后经过大量的研究和分析,我们以“反贪污诈骗团伙罪”等十几项法律条文起诉了邪恶机构和邪恶个人。律师帮助我们学习和了解了不少法律知识,建立了运用人世间现有法律,抑制邪恶,打击邪恶的方法。通过一段艰苦的修炼过程,我们从法理上认识到,如果现成的一条法律拿来,即可将邪恶绳之以法固然好,但是更多的更复杂的情况可能是,邪恶势力的安排不会让我们总是容易地套上两三个法典条文,而需要智慧地创造性地运用人间的法律来制止邪恶。用现有的法律表面文字束缚住我们的思想,正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们的认识不能突破,将直接阻扰和干扰律师运用人间法律声张正义,抑恶扬善的工作。

目前的诉讼是根据美国联邦法典中“诈骗腐败组织集团犯罪”条款起诉邪恶的。邪恶势力有以下犯罪要素:人身威胁和殴打;砸坏车辆、传单和新闻资料被偷盗或毁坏;至少一名学员的车辆被烧毁;跟踪、拍照以恐吓阻止我们集会;私人谈话经常被先进设备秘密录音、学员在他们的住宅电话、手机和工作电话的留言系统、语音邮件中收听到自己的私人谈话被播放回来;对上诉行为提出法律诉讼遭到谋杀威胁;受到纵火威胁不得在酒店集会;因为被告两部人员暗中冒用法轮功网站名义攻击美国交通部网站;大法弟子在中国的家人受到威胁;大法弟子的护照失效、前往中国的签证和旅行许可遭到拒绝,等等,江泽民集团的行为构成了“诈骗腐败组织集团犯罪”。邪恶有计划的,连续性的,有目的的犯罪模式,在起诉书中昭然若揭。这样的用人间法律所揭示的累累罪行,不仅有力地打击了邪恶,也帮助我们和世人更清楚的认识到邪恶对整个社会、自由和宪法权力的危害和威胁。

正法中所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而不是为了做事,那么就要有针对性地把不同层面的真相揭示出来。律师们总是感叹案子的不易,作为非修炼者,他们当然不会从正法进程的角度去看问题。对此,我们需要通过他们能理解的方式阐明“法律的出发点是为了主持人间正义”,帮助他们树立正念。

三、我们不做,谁做?!

修炼界认为,法律在某种意义上是给常人解决前世今生的渊缘关系的。作为一种旧势力的安排,法律制度受制于道德下滑的状况,有反过来制约社会和人的行为。今天的正法中,加拿大和其他地方的弟子所做的诉讼案件给了我们启示,这就是我们仍然可以很好地利用其现有的程序惩罚和抑制邪恶,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将其作为正法的方法之一。

如果我们认识不足,就会被旧有安排中的表面现象障碍住,不敢或不能用其所能,打击邪恶。如果我们正念不强,或许会被条款牵住鼻子,束手束脚,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我们的作用和对法律的利用,积极主动地抑制邪恶。

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说“当然了,能够做好这一切,和我们每个人、与每个大法弟子的自身的修炼、自身的提高那是分不开的,所以无论怎么遭受迫害,在困难的情况下,大家都能够坚持修炼、坚持学法,能够清醒自己。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进来。用人眼睛看,人与人世的一切是立体的,其实呢,整个人类空间的一切物质、花草树木,包括人、空气,一切都是那么大的粒子(分子)构成的。而在这一层粒子当中,一切是贯通的,包括人的身体。人自己没有正念,那么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东西在人的身体里川流不息,甚至于在这里停留人也都意识不到。人就是被这样操纵,就是在这些粒子能够沟通的情况下操纵人。那么大家经过这两年的被迫害当中都能够坚持修炼,使自己越来越清醒,越来越看清了这场迫害的邪恶,那么也就是说学法对大法弟子来讲、对修炼的人来讲,确确实实是非常重要。”我们的经验和教训都告诉我们,师父说的是千真万确,“每个人在修炼中、在提高中、在认识中,对正法中的事情做得好与坏与自己的修炼有着直接关系,与自己提高的层次也有着直接关系”。“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每个学员都要重视这个问题。我告诉大家,除了你个人的修炼之外,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讲清真相,因为它在直接地普度着众生,它直接地在挽救着未来的人,同时它体现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伟大──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你们还在救度着众生。”

抑制邪恶,本身就是救度众生,所以这里我们拿起笔来,写下自己及家人朋友所受的迫害,由我们亲自记下这段历史。让人们认识到这场迫害到底有多么邪恶,又是如何影响了整个社会,造成人们的误解,从生命的永远上干扰了他们得救的缘份。每个大法弟子都可以写,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写。也许你认为自己的经历算不上什么,但所有弟子的经历合在一起,就可以让世人看清这场镇压的邪恶,从而全面揭露邪恶,让邪恶彻底地暴露在阳光之下,无处可藏!“使全世界的人、全中国的人都认识这场邪恶的时候,那邪恶还能起作用吗?它就垮了。”(“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同时建议海外的大法弟子可将有关资料统一整理成册,交所在国政府有关部门备案、调查,为充份利用法律手段惩治邪恶、追讨赔偿作出切实的准备。让邪恶自己承受它们所强加于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我们还建议,所有美国的弟子,仔细回忆自己所受迫害的经历,写成文字,加入我们的诉讼,让社会和民众真正了解我们所受迫害的真相。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3/2190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