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的“4.25”:为了心中最圣洁的信仰


【明慧网2002年5月4日】我和我的亲人、同修都是在1999年4月24日下午才知道天津警察非法抓捕法轮功修炼者事件的,我们不能理解,法轮功学员以修炼“真善忍”为最高准则,我们的国家怎么会动用公安部门对他们施暴?当时我们都觉得如果在首都北京最近的大城市天津会发生如此的暴行,那么边远地区还能有王法吗?那么我们外地的同修还有人身安全吗?我们身在北京,有便利条件,可以直接向中央反映情况,有责任为大法、有必要为同修上访,以制止公安部门的暴行。因为我们心里都明白,师父教我们是作好人,比好人还要好的更高尚的人,所以大家心里踏踏实实,坦坦荡荡。中国人经历了数次政治风雨,经历过“文革”,曾被政治蒙蔽、冲刷,摔打得面目全非,但是我们现在是纯纯正正的修炼啊,完全是与政治无缘的啊!我们所作的是一个修炼人应该做的。于是,我和居住最近的四个学员相约,第二天一同进京上访。

就在当天晚上11点半左右,我一连接到几个电话,我才知道事情已非常复杂。电话是我的一个姐夫打来的,他郑重其事地说:“明天你们姐妹三个千万不能去北京,我有在警察局工作的好朋友,人家特地告诉我,上边全安排好了,明天可不客气!”(我们姐妹三个都修炼法轮功)。过了一会儿又来电话,再一次警告:“中南海附近已驻有大量的军队,我朋友说,‘我知道嫂子可是好人,你就是把嫂子绑在家里,锁在家里,也不能让嫂子去中南海,上头要我们明天不认人,见一个抓一个……’(意思是明天讲不了情面)你们一定要去,我也要先告诉你们!”我的一个姐姐也来电话说:“某某给我儿子打电话,让他无论如何要看住我不能出门,外面全布置好了……。”我问姐姐们是否改变主意,她们都笑了。

就这样,我们姐妹三人堂堂正正地各自走上“4.25”的行程。

因为我是住在近郊,和其他四位同修一早就打一辆“面的”出发,到府右街北口不到六点,已看到我们认识和不认识的许多学员,大家都是不约自至,互相点头示意,心照不宣,平静祥和。

渐渐地从四面八方,从各个街巷,从各种车辆走出三三两两的大法学员汇聚成诸多人流,人人仍然是那么平静祥和。警察也越来越多,拦阻在通向府右街南口的街心,不让北面的学员往南走,可是突然又放行了,此时学员就象平静的大潮沉静无声地涌流而进,威严、理性,自然又有序地走在靠西的便道上,我们看到南面的学员同样无声地向北走来,我们北面的大约在距离中南海西门不到百米处停下来。忽然警方指挥大家都站到街对面去(即路东),不一会,又让站回路西,学员们又默默地站回原地,无声无怨。大家站的很密集,很安静,人人心里都有一份信心,一份等待,为同修,为大法,为内心深处的“真善忍”。我们附近有的来自张家口、承德、石家庄,有的来自辽宁和山东,再就是密云、怀柔等地的学员居多。在等待消息时,大家不失时机地交流着心得体会,有的炼功,给我印象很深的是一位近80岁的老太太,就一直那么静静地坐着;一位穿红色上衣、银白色头发的学员双目微闭在背诵《转法轮》,周围的学员则静静地听着,有的从背包里拿出恭恭敬敬抄写的经文默默地读,对警察、警车,各种军用车、新闻采访车全熟视无睹。人流中不时传过来和政府对话的进展情况,天津方面的消息,大家一直异常平静地等待着……。

在等待中,我记得修炼队伍中曾传过话来问“有没有学法律的学员?”“有没有天津来的学员?”我当时想过,如果需要我去和政府对话,我会为自己是一个修炼大法的学员而自豪,我会坦坦然然地,以一个真正修炼人纯净的心态,负责任地向政府合理合法地陈述我们的理由,我也知道,每个修炼人都会这样做的。大约晚上九点以后,传过话来要大家回去,虽然还不清楚最后结果,但事前我们都知道被抓的天津学员已被释放,对话的代表已回来,所以整个上访的洪流开始向四面八方无声地流去。因为人太多,大家都是走了很远才有机会乘车的。我在转乘大4路公交车时,自东向西,途经南北向的北池子、南池子大街,府右街,只见到处是大法学员的洪流,真是蔚为壮观!经过西单、民族文化宫、复兴门立交桥仍然是大法弟子的洪流,车上的所有的乘客都在谈论今天的上访,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叹与敬佩,很多人心里预感到在中国将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

“4.25”万人上访开创了大法学员“和平上访”、“和平请愿”的先河,成为大法学员在残酷迫害下,坚定地去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先导。“4.25”万人上访是无声的惊雷,把法轮大法传遍全球。每个大法学员的眼睛里都闪烁着“真善忍”的光芒,每个大法学员的心里都充满慈悲,这样的修炼人的正念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因为这些人心里装着宇宙大法。今天,有机会讲出自己的经历和感受,我感到欣慰,我所见所闻很多,因为许许多多的学员已经告诉了世人,我就不再重复,只是想作为一个亲身经历的见证人告诉大家“4.25”那天慈悲、祥和的法轮大法修炼人与中国政府和平对话的事实,我们只是为有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我们只是为了心中最圣洁的信仰:真、善、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