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蒙阴县大法弟子被绑架、毒打、抄家的事实(图)


【明慧网2002年5月4日】山东蒙阴消息,蒙阴县垛庄镇政府不法人员在过去的近三年中一直对大法弟子进行野蛮迫害。暴徒们在洗脑班中对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疯狂殴打,并闯入大法弟子家中大肆抢劫、破坏。

1999上7月22日赵传文夫妇、赵传武夫妇一起去北京上访,回到家中被蒙阴县垛庄镇政府暴徒非法关押期间,不让睡觉,强制看诽谤李老师的录像,在太阳底下曝晒等,被逼迫写“保证书”。镇政府的暴徒竟在赵传文及赵传武夫妇在镇政府被非法关押期间,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擅自闯入他们二人的家中,把所有的大法资料及录音机抢走,并且逼迫赵传文交纳现金3000元,逼迫赵传武交纳现金2000元。

1999上10月份,赵传文因去蒙阴参加大法学员的交流会,回来后,被镇政府强行抓捕送到镇派出所,因坚持修炼,被垛庄镇派出所所长杜中太毒打,过后,被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后,因不放弃修炼,又被转送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非法罚款1500元。

在2000年2月份,赵传文夫妇俩继续去北京上访,被蒙阴县“610”办公室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转送垛庄镇洗脑班。邪恶之徒强迫赵传文和其他男大法弟子进行超负荷体力劳动,拆厕所,装沙子;还进行恶毒的株连政策,强迫赵传文的老母亲天天去洗脑班陪读,实际上他们是变相折磨大法弟子的亲人,每天早上八点去报到,一天不去罚款20元;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蒙阴县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主谋)去垛庄镇洗脑班检查,对镇政府人员说:“只要他们说炼,就天天敲打他们。”三四天后,垛庄镇副党委书记李秀福,武装部副部长房思敏指挥打人凶手卜凡海、房德良等人对垛庄镇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打手们用橡皮棒打大法弟子的屁股、大腿,打得红一块、青一块,大法弟子鲁兴德被他们当场打得昏过去;大法弟子王建利被几个雇佣的打手们戴上手铐,头上蒙上一块布,轮流用橡胶棍毒打八十多棍;大法弟子刘长芝也被他们打得当场休克;他们让赵传文趴在地上,用橡胶棍打他的屁股和大腿,因疼痛难忍,赵传文想在地上翻身,他们就狠毒地踩着他的双手和双脚狠狠毒打。在赵传文和赵传武兄弟二人非法关押期间,垛庄镇政府暴徒又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抄了他们的家。被抄走的东西如下:电视机一台,扩音机一台,摩托车一辆,三轮车一辆,沙发一套,布匹(他们二人是做布匹生意的),就连家中仅剩的三棵杨树也被他们卖掉,还有几百块钱也被他们抢走,二千多斤小麦,10多袋花生,一缸油,电饭锅,电热毯,电话机一台,组合家具,录音机三个,集体洪法炼功用的大喇叭,床上用品等。家中只留空床一张,赵传武家中也只留空床一张,其余财产全部被抢走。邪恶之徒非法关押赵传文长达1百多天,非法罚款2万多元。赵传武被非法罚款2万2千元,交上现金后家具被拉回家,录音机被邪恶之徒低价卖掉,布匹被他们偷割下很多。

2000年11月份,赵传文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邪恶之徒发现,被迫流离失所。摩托车,三轮车又被镇政府的暴徒抢走。当镇政府的暴徒发现赵传文继续参加大法学员的交流会后,又再次闯入赵传文的家中,把他家中仅剩的全部财产抄走,家中的四季衣服,家具,车辆等物品也被邪恶之徒低价拍卖,七间房子的门,窗,大门全部摘走,门窗上的玻璃,面缸,也全被砸碎,把他家中的天花板撬开,更令人悲愤的邪恶之徒竟把赵传文家中大门摘走后,又用石头等把大门口垒上,现在赵传文的家中家徒四壁,一片狼籍。(如图)赵传文的父亲的三头猪被抢走,赵传武家同样也被他们抢劫一空。(如图)

据悉,从99年7.20至2001年仅垛庄镇就有9名大法修炼者被劳教,50多人被非法送洗脑班受迫害,10余户家中被抄,非法罚款达30多万元。

蒙阴县“610办公室”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完全是没有人性的、灭绝性的。被抄家后的大法弟子已经完全失去了继续生存的环境和最基本的物质保障。

至今,赵传文和赵传武兄弟仍旧被610办公室非法关押着,遭受着惨无人道的折磨,只因为他们坚持对真、善、忍信仰。我们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团体一起行动起来制止江泽民集团对追求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和虐杀,维护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和信仰自由。

图片说明:2001年6月份赵传文家及赵传武家被抄家后的情况。

赵传武家,房门及窗扇都被摘掉赵传文家窗户,窗扇被摘,玻璃被砸碎赵传文家院内,面缸被摔碎
赵传文屋内,天花板被撬坏赵传文家大院内,一片狼籍赵传文家窗户
赵传文家东堂屋赵传文家西堂屋赵传文家西屋
赵传武家被抄家后的情况赵传文家大门,门板被摘,门口也被封住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4/22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