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思维与人的思维(译文)


【明慧网2002年5月5日】从上次波士顿法会到现在已经有14个月了。回想这段时间我修炼走过的路,没有什么惊人的事件,也没有什么格外值得记忆的心性磨擦与过关。然而,我发现我时不时地会在对法的理解上有小小的层次上的突破。

常人的思想和神的思想的区别对我来讲一直很模糊。我对常人的思想有很丰富的经验,但是一提到什么是神的思想我就糊涂了。我所能做最多的是把我常人的思想推到一个更高的层次,以此来推测出一个神的思想。换句话来说,我还是在用人的思想思维,而不是佛、道、神的思想。事后来看,这正是李老师在《走向圆满》里所说的“美好的追求与愿望”的最佳例子。我只是带着观念在修,而不是真正地理解神的思想。不仅如此,这个观念正是我的根本执著。因此,在学法的时候,每当遇到是神的思想还是人的思想这个问题时,我的心里和思想里就会觉得不自在。

最近有一天在学法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常人的思想是直接与执著相联系的。执著深入人的思想。这一领悟犹如找到了开启这扇长期困扰着我的问题大门的一把钥匙。只有放下执著的时候,我们的思想才是神的思想。我理解到执著产生于常人的自私自利。 这些执著使我们认识不到我们同时生存于其中的更高领域。由于我们的肉眼和其他感官,我们以为每个人都是单独孤立存在的,与我们周围其他的人和事物没有关系。我们可能会些许相信我们的生命和命运是由宇宙中的一种无形的力量所决定的。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基本上是认为我们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要为自己着想,因为别人都是这样做的,也没人为你想。自私自利成为我们生活各个方面的推动力。这一结论绝不是想象出来的。如果我们能有足够长的时间停下来从内心剖析自己的话,我们就会看到自己各种各样的自私自利的表现。从小到条件反射式地、习惯性地加速以不让在右边超车的人夹到我们前面,大到想要宏观地控制配偶或其他家庭成员的生活,使他们能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如果我们好好看的话,我们为自己建立的所有的“美好的追求与愿望”全都在那儿。

当然了,我们还得维持和保护我们的身体,这也是一种社会职责。如果我们身体健康而且有能力工作,却想靠别人来供养自己,或者忽视个人卫生,那就是不负责任,因为这些是我们自己应该做的。但是在这表面现实的下面,我们和周围的生命有着更为现实的联系。人与人之间有着德与业的转换这样一种事实存在。而且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样的理管着。从高一点的角度来看,执著是人思想的基础,而自私自利是个大骗子, 它使我们被执著包围着。

我想说明,我并没有想在这里批评人的思想。如果人人都像神一样的思考问题,那么人类社会也就不是人类社会了。但是,对于修炼人来讲,我们的重点是要返回到我们神的状态和我们真正的境界,无论他原来在哪儿。我们独特的修炼道路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如果我们在回家的路上还总是抱着人的思想,那我们永远也修不成。因为返回我们原来神的本性这样高尚而辉煌的事是超出常人的,需要有超出常人的标准来指导我们的。正像李老师在《转法轮》中指出的:“就象你上学,你拿小学课本去上大学,你还是个小学生。”

让我来谈谈神的思想还是人的思想这个问题是如何在我讲清真象中起作用的。大约一年以前,为了更有效的向尽可能多的听众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我们几个修炼者组成了一个摄像组,重点是针对海内外的千百万大陆华人的思想和心理制作节目。

从一开始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学习过程,为了制作出高水平的带子,我们需要扩展视野,增加语言词汇,提高专业技术水平。恐怕最大的挑战就是学会像一个小组那样一起工作。剪辑录像带通常只需要一个人花很多时间,但有时也需要一、两个人的加入。这样很容易陷到我们眼前的任何项目中去,也很容易执著于编辑上的选择和想法。

这些执著在我们小组成员审查和评论一个个录像片的时候很快就显露出来。我发现我一点儿也不像我想象的那样能容忍别人的想法和评论。似乎我提出的很多意见不很受重视,而且有时候没有人能真正理解我在音响和视觉上想要达到的效果。我发现我往往在试图“教” 我的同修,结果经常把自己搞得很苦恼、很失望。我现在可以看到这苦恼的产生是因为我个人对自己的某些抓住不放的观念的执著与追求。这不是说个人的选择和判断在做这项工作时不重要,只是对我来说很明显我需要改变我的思维方式。

我决定对于别人的建议采取更开放的态度,至少给予适当的考虑。我发现有些建议产生了更好的工作效果。如果我的确不认为某个建议能起到改进作用,我也可以说我是考虑过的。许多建议很实在,使我的录像有所改善或修饰。

关键的是:我们自己心里应该清楚所要传达的信息以及传达到不同的听众对象。我们做录像和在常人社会做录像的区别在于我们是要让尽可能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和真善忍的法理。这里没有个人私利,我们的努力不是为了挣到钱财。因此,我们应该避免把我们人的思想,我们的执著加进录像里去。

感谢我们小组开会时的录像审查程序,我正学着放弃我多年来作为一个商业艺术家和手工业艺者而形成的执著。我甚至向往和期待随时交换思想意见。最重要的是,不同的修炼者常会指出我录像工作中的长处和短处,这是我一个人绝对做不到的。

现在我对人的思想和神的思想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我的内心也发生着相应的变化。这种变化表现为平和,更加容易集中注意力,能够更好的与同修们合作。我认为这是我放下人的执著后的直接结果。现在我更容易看清在任何时候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该做什么。我在做事的时候更多的是用我的心,而不是我的智力。

但是,我仍然有许多地方可以改进。最近我向摄像组成员指出我认为我们在行为举止上做得很不好的一件事,我们在接下来的一次小组会议上讨论了这件事,我们都知道了我们是怎么没做好,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了以后如何做得更好。但是,在那次会上,我太急于批评指正了,有些用词不够善。我在谈那件事的时候没有控制住我的气愤。就在这些话从我嘴里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这很明显是考验我修口,而我根本就没通过。由于我的用词不当,从组员们的反应中,我立刻知道我没有按照李老师教的去做。“每遇到问题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转法轮》第162页) 。因而我的良心很快、很剧烈的刺痛了。

最后,我想向所有帮助我认识到我的缺点以及直接或间接与我交流思想的同修表示感谢。我看到你们所有令人惊奇的变化。前不久我们许多人聚集在一起,我很难描述我当时的感受。当我环视整个房间时,我知道这是真正的未来的佛道神的聚会。

(2002年4月波士顿法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7/2175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