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春市南关区法院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正念战胜邪恶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5月6日】长春警察于2002年3月6日在南关区法院附近将多名大法弟子绑架至铁北司法局招待所洗脑班,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虽遭野蛮灌食和折磨,仍坚持正念,最终战胜邪恶。

长春市南关区法院于2002年3月6日上午8:00非法审判13名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走出来向世人讲真相,当日长春市南关区法院附近一片恐怖,公安恶警及其雇佣的地痞大街小巷到处抓人,不由分说连拉带拖往警车上拽,不上车就三、四个人往上拖。一个功友手被车门划破,淌着血,另一个功友被几个人按在车的座位底下不让起来。不管是不是炼功人,都被送到长春市铁北司法局招待所洗脑班。所有的人都被带进院内的一个大铁笼子里。恶警们吼叫着,让所有的人面对墙蹲下,逐个问住址、姓名。不蹲下就按肩头、踢腿弯。师父讲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有的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不蹲下,被恶警强行带进一楼,戴手铐铐在床头,不报姓名、住址就不打开手铐,不让上厕所。有一大法弟子要上厕所,恶警们不让去,后又被拽到一楼的走廊站着,当她再次要求上厕所时,有个秃顶的警察照她前胸猛打几拳,说:“你说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就让你去。”她说:“上厕所是人的基本权利,谁家都有兄弟姐妹,你不能这样。”警察听后又拿本夹子照她的右眼打去,然后离去。她不再理会看她的警察,径直走进卫生间。如果警察剥夺人身权利,执法犯法,怎能配合它们助纣为虐。

在那里有17名大法弟子拒不报住址、姓名,被恶警们扣押了随身携带的钱、钥匙后关在一楼的一个阴冷的房间,门口几名恶警把守。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两腿被暴徒们踢得走不了路,坐在椅子上,两手不停的抽动着。有两名大法弟子悟到:我们没有罪,不应呆在这里,应堂堂正正的从这里出去,于是在上厕所期间从铝合金窗户出去,走到院子快到大门口时,被恶警在后面发现,公安一处及司法局的几名恶警追上,揪住头发,拽着两人猛踢猛打,拽着两人的头往一起撞,踢腰、踢腿,直至两人站不起来,倒在地上起不来为止,拖回屋内。其中一名弟子头被撞破不停的流血,缝了两针,用绷带包扎。另一名弟子只有一侧肾,被它们打得腰不能动,不能下地,出现尿频、血尿。

当天晚上,有姐俩,妹妹是怀有6个月身孕的孕妇,肚子痛,躺在床上,连被褥都没有,姐姐是正在哺乳的母亲。她说出了地址并说有两个月的小孩在家,要求释放,警察不放人。警察如此执法犯法,连孕妇和哺乳期的母亲也关押着,对大法弟子根本不讲法律了。第二天,两个月孩子的爷爷抱着孩子来这里,把孩子交给看管的恶警说:“这孩子交给你们了,凭什么关人,这孩子你们也关吧!”恶警互相推说不是他们抓的人,他们只管看人。为了泄私愤和为迫害大法弟子找借口说:“本来我们想把她俩一起放了,你这么一说,现在只能放她一人走,怀孕的还得呆几天。”两天后,这个怀孕的妹妹才被放走。17名大法弟子被关在一个房间里,仅有六张床,上下铺,上铺不让睡,说怕板子不结实,不能睡。所以只能用下面的三张床,大家坐在地上,不能睡觉,为了抗议非法关押,大家开始绝食、绝水。几天后警察才给送来了被褥。有一位大法弟子看到床头柜上放着写有“法制学习班”字样的法规,悟到我们没有犯什么法,学什么,不能听他们的安排,从镜框中把它取出扔掉了。决不允许邪恶的东西在我们的空间场存在,我们要正念清除邪恶,破除邪恶的洗脑班。

大家在一起每天背法、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恶人的邪恶因素,用善心向那里参与强制洗脑的人讲真相。老师告诉我们:“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建议》)

最初大家发正念总有干扰。恶警一进屋,大家就停下来。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同修悟到了不应怕邪恶之徒,他们进来时,再也没有停下来。公安一处的一个年轻的戴眼镜的恶警上前就踹她没拿下来的腿,这个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纹丝不动。一个年纪大的大法弟子制止它的行为,并告诉他打人不对。他气呼呼的走了。在这以后发正念没再干扰。第二天,戴眼镜的恶警气焰也不那么嚣张了,态度缓和了许多。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理性》)师父还在《正法与修炼》中讲过:“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大法弟子们用正念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世人,改变着环境。

我们不配合警察们的照相、按手印,它们就几个人抓头发强行照。它们问不出姓名就给每个大法弟子编号,有两个大法弟子不戴它们给编号的牌子,被公安一处恶警叫到一个屋里,打得两腿都是伤,青一块、紫一块的,下楼都走不了。还有一名40多岁的大法弟子进去的第二天,被恶警带到公安一处,头上套上塑料袋几个人打,坐了三天两宿的“老虎凳”,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恶警轮流看着,进行迫害、折磨,也没能问出什么,又被送回洗脑班。

大法弟子绝食的第五天,邪恶之徒开始插胃管灌浓盐水加少量玉米糊。它们用多人按着大法弟子的头、手、脚、胳膊,还有挠脚心,胳肢腋窝的,撬牙齿的。强行撬牙齿后用开口器在口腔内、嗓子里使劲晃动,并叫嚣着:就在这里灌,让她们那些不吃的看着,还吃不吃。每个被灌食的大法弟子口中流着鲜血,遭受着非人的折磨。长春市凯旋医院的医生、护士指挥着如何插管、怎样撬牙。有个五十来岁的大法弟子被撬掉两颗门牙,听到那声声的惨叫,它们却口口声声说在救人。这其中有一名大法弟子前几天就被恶警打得被120急救车送去长春市医院急救。恶警还没到时,医院的医生说:“先交钱,不然急诊也不能救。”它们这时也忘记救死扶伤了。当晚有六人被灌食后扔到走廊里,不许盖被,就躺在地上。它们并说:“以后每顿都灌,看谁不吃。”

大法弟子们无怨无恨坚持向每天到那里上班的医生、护士讲真相,告诉他们不应该那样做。被灌食的人口腔全破了,嗓子都肿了。后来几天为了让被灌食的人吃东西,它们把吃饭的和不吃饭的调到一个屋。其中有一位68岁的大法弟子是大学教授,是二月九日从家里抓来的,直到现在一个多月了,也不放人。她善心地向每个人讲着真相。告诉它们不要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对它们将来生命没有好处,有个人却对他说:“如不放弃炼功,判她劳教两年。”老太太从92年师父传法跟班到现在近十年身体健康,从未吃过一粒药,不知为国家节省多少医疗费,而且为国家教出那么多人才,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被抓到这里来,何罪之有?还要判劳教,它们真不知自己在做着什么,奉劝那些邪恶之徒悬崖勒马,善恶必报是天理,否则,等待它们的是在地狱中无休止地偿还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所欠下的罪业。

第五天灌食后相继绝食的人由6人增至8人、10多人,不但没有吃,不吃的反而增多了。警察们时而恐吓着,要再灌食,时而进来用脚踹床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也三言两语》)由于大法弟子对法坚不可摧的正念和不断讲清真相,警察们再也没灌食。直到第11天,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已经走不了路,由人抬着送医院,医院不留,最后由家人接回。又一名大法弟子后期洗手、洗脚时水呈绿色,生命危在旦夕,就这样在第11天时还被送去劳教,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坚定正念,不配合邪恶打点滴、灌食,5天后由家人接回。从邪恶的洗脑班到劳教所共16天,堂堂正正走了出去,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之中。无论邪恶怎么迫害都动摇不了大法弟子坚定的正念。邪恶不过是在法正人间到来之前的垂死挣扎而已。

以上是自己亲身经历所见所闻,写出来与同修共勉,并请看到的同修齐发正念,共同铲除长春地区破坏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9/22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