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光所及 阳光灿烂

记领馆前发正念的经历和见闻片断


【明慧网2002年5月6日】自第一次全球大法弟子齐发正念至今已快一年了,发正念已是我们在正法修炼中的一部份,就象学法炼功一样溶入了我们每天的修炼生活。我们认识到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殊荣与使命,是从有意识的发正念到最终锤炼成为处处存正念的合格的正法弟子必经的过程。而我们在当地的领馆前发正念也快一年了,我们已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正义的支持,那不停息的喇叭致意,店员们的敬重的目光,甚至鸟儿的歌唱,我们为这些得救的生命高兴,那么我们从中也看到了更加深刻的东西。

 当全球第一次三发正念时,这里的中领馆前面电闪雷鸣倾盆暴雨,全地区的弟子都来了,大家正气凛然,每个人在雷雨中都领悟到了正念除恶的重大意义。当大雨仍然不止时,有一位妇女给大家送来了热腾腾的茶,她是附近的居民,开车路过见滂沱雨中的大法弟子深受感动。我们再次感受到除恶过程中的意义。接下来的第二次发正念,气温骤升,至今难忘,我们感到阳光已不象往日,坐在那儿每秒钟都似烧烫的烙铁直朝身体的一个部位烙下去,空中散发着肉皮烤焦的难闻气味。有一天动了人念想看一看地温,带去了温度计,地真烫,放上去的温度计数字一下跳过了华氏120度,仍然上升,再一看,数字没了,一片空白。后来反省,这是战场!也就在那时大家决定了每天来领馆发正念。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一开始发正念,领馆便把FBI或警察叫来了,有时看着他们在阳光下穿着制服热得难受,真不忍心——我们是炼功人,他们不是。我知道领馆的人企图以这种方式从中挑动警察与我们的关系。有时周末我们烛光守夜,警察和FBI不论何时只要接到电话就必须来值班。我们没有放过每一次向他们洪法的机会,我们把自己不正的念头扭转了过来,不是担心他们吃不吃得消,而是感到这是大法的慈悲,让他们有一次次了解真相的机会。大法的力量溶化了他们,他们成了我们的朋友。当一位大陆弟子从国内迫害中逃出,身上被多处烙伤流浪街头的时候,是他们中的一位找到了我们,安排了全市最好的医院、医生,最后还一再执意要求这位他素不相识的大陆弟子到他自己的家疗伤!而他们之间连语言也不通。再以后警察或FBI再也不来了,给我们留下他们的号码,告诉我们若有人捣乱一定报告他们。最后一次是一个从未来过的部门找上门了,说领馆的人天天打电话打扰他们,因为我们在门口炼功,这次就要求我们看在他的面子上把正门前那块地空出来,我们一听,这种非法的要求能答应吗?报告了警察。警察回电话说,你告诉他这是我的管辖地,你们在那儿一切合法!这个人走了,但我们感到我们讲真相落下了一个部门。师父慈悲,以后的一个日子安排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去那个部门表演功法,讲真相。

天长日久,无论什么天气,反正这儿永远车流如水,我们天天去,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我们,这里成了一道城市的风景线。在去纽约开法会的飞机上,旁边的人一落座,啊,法轮功!你知道吗?我支持你们,我是州议员,我签署了支持你们的决议。你们了不起!天天在领馆前面我都见着了。

 推开一道门,一提法轮功,啊,我知道,你们天天在那儿,你们一定会胜利。有时去店里买杯饮料,店主执意那天要奉送,我就接受了,这不是给我的,是对大法的支持!

 那一天又是瓢泼大雨,几分钟之内风雨交加,几乎人都站不稳了,我们仍然一如既往。第二天我接到了一个熟人的电话,过去总觉得我们是好人,但认为一群手无寸铁的人跟国家流氓斗只有吃亏,且赢不了,这次变了,“哎呀,我昨天开车路过,你们,法轮功太棒了,这么大的雨,纹丝不动,我是服了,你们一定赢,一定赢……”

 这真是日久见人心啊。这正法之光所及,阳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