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在看守所的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2年5月6日】2002年元旦刚过,我因散发大法资料被恶人举报,恶警非法抄家并将我拘捕。面对无理的迫害,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什么也不怕。恶警问我:“你家这16本大法书为什么不交?”我回答说:不想交,这书是让我们做好人的书,是宇宙大法,就是通过学习这些书使我的身心得到了健康。恶警说:“你不知道这是政府禁止的XX书吗?”我说:我不承认这是XX书,正邪不是哪个人说了算,佛主说了算。恶警又问:“你发过几次传单?发了多少?这些传单和光盘都是哪来的?”我回答说:没数,但是我发传单的目的是为了救度受蒙蔽的众生,让老百姓知道法轮功是什么,绝不是干扰社会。

恶警气急败坏,不断地踢我,我笑着对它说:你身为人民警察怎么能打人呢?请你相信善恶有报,这对你自己没什么好处。恶警听后更使劲地踢我的腿,它想把我踢倒。这时我感觉被踢的腿冒凉气,一点不觉得痛,我眼睛湿润了,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我,心里更加坦然。恶警见我还在笑就更加使劲地踢我,并且还说:“就踢你这个乐观的。”我笑着说:你别打了,多累呀,我这个乐观是修大法修出来的,我没有犯罪,你们这样用尽全身的劲打好人,我看着你们可笑又可怜。同时我开始发正念叫它们停止打人。一会儿,一个恶警身子发软似的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不问了。旁边的一个恶警说:“她是铁了心了。”晚上,它们把我推上了警车,要送到看守所去。一路上我不停地发正念。司机迷路了,10华里的路程它们整整跑了两个半小时。

在看守所里,每天听到的是骂声,一会队长进来骂半天走了,下一天,科长、所长给开个会连讽刺带骂又走了,看的是“长白山”的脸,吃的不是人吃的饭,睡的是水泥板炕,受着非人的待遇,真是度日如年呀。环境越险恶越要证实大法,于是我不断写真相材料给队长、科长和所长看,把真相小标语写在纸上,递给从监室路过的每个管教和犯人。我向监室里的每一个犯人洪法,告诉她们大法弟子们所遭受的迫害,有个姓王的犯人听后很受感动,她说:“我看得出来你们都是好人,如果我早点能得法,我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现在我也开始修炼,回家后,你们把真相材料背到我家去,在我家吃住,我们一起去发真相,好让更多百姓知道法轮大法好。”我给她抄写了《洪吟》中“做人”和《精进要旨》中的“富而有德”等经文。

春节将至,一天一大早,队长通知牢头赶快铺上白色的床单以迎接上级官员参观,我高兴了,证实大法的机会来了,当他们走到我们女号外面的走廊时,我高呼: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无罪!要求释放!随后另两个同修和我一起喊,我看见走廊里所有的人都在看我们。因为没有了怕心,所以也就不存在怕的因素。

一天,值班的干警告诉女号队长说炼功的人太多了,队长叫炼功的人都举手,并问我:“你为什么炼功?没看见监规上写着什么吗?”我说:一个大法弟子不炼功、学法,不证实大法讲真相她还是一个修炼的人吗?还称得上“大法弟子”这个称号吗?过后队长叫犯人看管大法弟子,不准炼功、念经文。我没被吓倒,照样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2002年3月底我被释放,回家后我抓紧时间多学法炼功,把握每一个时机揭露邪恶、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定点发正念。正法修炼没有结束一天,我就做好一天,有一亿天,我就做好一亿天,直至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