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闻不如一见--用图片讲真象


【明慧网2002年5月6日】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讲:“讲清真相是当前我们要做的事情。大面积地做,用你们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无论你是去揭露邪恶也好啊,采取各种多方面的形式啊,直接的、间接的,或者是从侧面的,只要能够让人能认识这场迫害,就是在度他,就是了不起。”(《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两年多来,在向政府官员、非政府组织、媒体及世人讲真象的过程中,深深体会到通过“看图说话”--用真象图片加以讲解去讲真象效果很好,特在此与大家分享。

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眼见为实”,常人都比较相信他所眼见的事物。当人们看到众多被虐杀的善良的修炼者的照片,酷刑折磨所致的惨不忍睹的画面,以及全国各省虐杀统计图时,他们就能真实地感受到遍及全中国的恐怖。当他们看到镇压前中国政府曾给予法轮大法的褒奖,北美已给予我们600个褒奖以及法轮大法在中国,台湾及全世界洪传的画面,全世界的和平请愿活动,以及各国政府的支持和声援,就会明白法轮大法在全世界50多个国家受到欢迎,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是徒劳的。

一、以慈悲心向世人讲真象,挽救众生

师父告诉我们:“讲清真相是对邪恶揭露的同时抑制邪恶,减少迫害;揭露邪恶的同时是清除民众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象的毒害,是在挽救人。这是最大的慈悲。”(《法轮佛法-精进要旨(二)》致词)

从7.20以来,我几乎天天看明慧网,在夜深人静之时,常常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泪流满面,邪恶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迫害使我震惊,同修对大法和师父的正信和他们的大无畏的精神使我震撼。每当我看到明慧网上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数目在上升,每当我看着图片给别人讲解时,刘玉风、赵昕、袁江等众多遇难同修的善良面孔使我感受到讲清真象责任重大。好多时候我真能感觉到在我的背后是成千上万的大陆同修与我一道在讲真象,因此无论对方最初的态度如何,都不会使我胆怯。当我真的从内心深处想让他们了解真象,不再受谎言的蒙骗而不是有求于他们时,真能感动他们,使他们的态度发生很大的转变,不少人会真诚地问:“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

师父还告诉我们:“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北美巡回讲法》)我明白我们现在做的是最正的事,也理解所有的世人,无论职位高低、贵践(无论是总理、议员、市长、媒体、民间团体到一般市民)都是等待着我们讲清真象的众生,这样在面对高官和媒体时就不会感到紧张、窘迫,而我遇到的任何人都成为我讲真象的对象。

二、展板的启示

在缅因州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女记者看过展板后告诉我,她有个8个月大的女儿,她能真实地体会到王丽萱所经历的心灵痛苦,也看到了镇压者的残忍。她说象她这样生活在自由国度的人仅仅通过阅读报纸上的文字描述是难以想象出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她鼓励我们应到各地去展出图片,让更多的人知道真象。

为了向政府官员讲清真象,我们曾在州政府大楼内举行了4次图片展,其中两次是反映对女修炼者的迫害,和SOS紧急救援的专题图片展,有两次图片展期间还同时进行了功法展示,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不少议员及政府工作人员看了图片展,有些人只是路过图片展时扫视了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对江泽民集团的血腥镇压就有了感性的认识。当我们以后到各个办公室去征签支持信件或某一提案时,他们中的不少人告诉我们,他们已看到过真象展板,对我们表示同情,使我们体会到了图片的功效。但是展板太大,不易搬动,而且每次需申请许可,有很多限制。后来我们将展板的小样和一些最新图片组成系列专题图片,用彩色打印机打印出来,随身携带给各界人士全面讲真象,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三、用图片向各界人士讲真象

师父告诉我们:“……向世人讲清我们是怎么回事,告诉人们我们是被迫害的,一切的打压手段都是造谣、中伤,完全都是迫害性的,而且是最邪恶的迫害”(《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1、给政府官员讲真象

最初我们向议员们洪法多是递送文字材料,几天或一周后打电话询问,有些办公室回答:“未收到”,或者收到后不知放在何处,往往没有很深的印象,我们不得不补送材料。后来在约见政府官员时,我都带上几张、多则十几张图片。在敲门前,我先在办公室外发正念,清理环境。进入办公室后,无论是碰到秘书、助手或议员本人,除了用本人及家人受益为例,证实法轮大法使成千上万的家庭受益外,给他们展示图片讲真象,不少政府工作人员被图片中的情景所震惊,在了解真相后,对我们送去的真象材料比较认真对待,不少议员在了解了真象后都对我们表示了同情和支持。

一次,用图片向一位议员的助手讲真象,听着听着,她的眼眶溢满了泪水。她详细地告诉我如何做能更有效地得到各级政府的支持。她鼓励我敲开每一个办公室,用图片向议员们讲真象。后来我去找她预约见议员,恰好该议员正在办公室内,她立即告诉议员,当天2:00PM我与议员有约见(其实我尚未预约)。议员看着图片听我讲述后,带头起草了给总统布什和国会议员的信件,谴责江泽民政府对女修炼者的迫害,并将迫害细节写入信中。在众多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有20多位议员在信上签名以示支持。

前不久,我们为麻州两位西人学员到北京和平请愿被拘留一事到州政府请求帮助时,在咖啡厅碰到一位议员。当我们指着《见证》自焚真象部分有关王进东的疑点图片讲给他听,我们话尚未说完,他已明白了自焚事件是江泽民政府所炮制、导演的,就像德国国会纵火案一样,作为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借口。他紧接着问我们:“我能为你们做什么?”“我可以再作一项决议吗?”(他曾为我们作过一个决议案)后来这位议员带头起草了一项决议案,并获得通过,谴责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系统迫害。

2、向非政府组织讲真象

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在麻州妇女组织的会议前后,用图片给与会者讲真象,她们被这些残酷迫害(尤其是对妇女的迫害)所震惊,表示愿意帮助我们。她们不仅给麻州妇女组织的所有成员发出Email并附上给布什总统的签名信,请成员们签名支持停止迫害,并将此签名信及SOS紧急救援的网址通过她们的网站发给其他的非政府组织,请他们共同呼吁制止虐杀。

3、向媒体讲真象

一般来讲,我们在与媒体打交道时都比较谨慎,因有时记者会问一些不太友好或不好回答的问题,或者按他们自己的理解来报导,致使有时见报时的报导与采访的内容出入较大。但当我们用图片给他们讲真象时,我们就掌握了主动权,当告诉记者这些图片是大陆修炼者冒着生命危险送出来的珍贵照片时,当记者们看到真实的血腥画面听我们讲解时,真会触动记者的良心,他们往往会认真地听下去,在震惊之余多半愿意帮助我们并作正面的报导。

去年我们SOS紧急救援步行到法国一座小镇时,法国国家三台采访了我们,当我们给记者和摄影师展示真象图片时,他们被这些画面所震惊,当即摄影师要求学员举着真象图片,他拍摄了6张图片。后来他们在电视节目的黄金时间播放了对我们步行小分队的采访,并将真象图片在电视节目展示,起到很好的讲清真象的效果。

4、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象

多数情况下,我们给大陆来的中国人先讲自焚真相,只要他们能停下来听我们讲解的,听完之后都会改变,因为一个政府能炮制如此大的谎言来欺骗民众,还有什么假造不出来。另外,法轮大法在50多个国家洪传、当地众多西人学功、以及全世界如火如荼的和平请愿及SOS紧急救援的画面都在揭穿江泽民集团关于法轮功在国外也被禁止的谎言。由于很多的酷刑折磨、虐杀是发生在牢狱、劳改营、洗脑班,除非亲朋好友外,局外人是很难了解到迫害的残酷性。社会表面平静的假象,加之媒体的造谣、诬陷,使不少人对这场迫害麻木不仁,甚至助纣为虐,所以应该让他们知道迫害的真象。

一次,我们向从大陆来哈佛大学参加学术会议的某大学教授发真象材料,这位教授将真相材料退回给我们,他向我们提了一些问题,在我们作了答复之后,他突然问道:“你们能让我看一下你们提到的在大陆普遍使用酷刑的图片吗?”正好我们带有一些图片,当他看到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时,感叹地说“我们(指高校教师和学生们)现在太不关心老百姓的死活了,‘六四’之后,高校已对这些事麻木了,人们现在只关心怎样挣更多的钱……”他要回了退还给我们的CD盘,说他一定要好好看一看并带回国去。

一次,我递送真象材料给中国代表团的一位官员,他不接,一声不吭地只顾往前走,我边走边讲,待他停下来在一摊位处看小礼品时,我将《见证》的酷刑折磨的画面给他看,告诉他这是二十一世纪在中国发生的真实事情,我给他的光盘里全是真事,他扫视这些画面后,迅速地将真象材料拿去放入包中,一声不吭地递给我一本资料。后来当地同修告诉我,这正是他们目前所需要的资料。

体会到图片讲真相的特殊效果后,经过众多同修(包括外州同修)的共同努力和辛勤劳动(一位做编辑的西人学员与几位中国同修熬了4个通宵,完成了英文《历史的见证》的编辑工作),我们将图片配上平时讲真象的简明扼要的解说词汇编成中、英文的真象图片册《见证》和《历史的见证》。真象图片册就象活动小展板,大家可以随身携带,随时随地都便于取出来面对面地给人们讲真相,无论是在办公室、飞机场或是汽车站。图片很直观,即使是寥寥数语,亦可将大段文字描述才能说清的情景展现在人们面前,纵使参加讲真象的同修不善言词或英文口语不太好,通过图片的辅助,也能达到较好的讲清真象的效果。

一次,我们给一位议员的助手讲真象,当他看到众多学员在州政府大楼内平静炼功的图片时,立即告诉我们,人们看到这张图片就会知道我们不是X教,因为美国政府绝不允许这样的团体在政府大楼内举行任何活动的。

我现在是随身带着《见证》和/或《历史的见证》图片册,无论是遇见中国人或是西方人,都可以随时“看图说话”讲真象,这是人人都可以参加的一项讲真象活动。

大陆同修也可将从明慧网上打印出来的黑白或彩色图片贴到布告栏或居民小区:如“自焚真象”,法轮大法在50多个国家洪传、当地众多西人学功、以及全世界如火如荼的和平请愿及SOS紧急救援、以及各国政府的支持和声援的画面。正如师父所说:“使全世界的人、全中国的人都认识这场邪恶的时候,那邪恶还能起作用吗?它就垮了。”(《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