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信师父”──长春的恐怖阻挡不了我正法的步伐


【明慧网2002年5月7日】在3月5日以后的日子里,长春笼罩在恐怖之中。同修们告诉我,昨晚省领导和公安在南湖宾馆开了一宿会,已下达命令,只要派出所挂号的大法弟子全抓。在谁家里如翻出一张传单或一本书就判刑。供出一个同修就减刑一年。警察24小时蹲坑,发现张贴或散发大法资料的就地开枪。

在这样的逆境中心不动是很难的。同修们有的开始转移书、资料,人也有转移的。当我听到这一消息第一念就想:要超出人这层理看问题,承认自己,神那面要正法,谁阻碍正法谁遭最大恶报,不要搞成常人的游击战。“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精进要旨》“道法”)

有位同修家里来了警察,第二天她把资料都给我送来了。我自己家里也有,我没有想到转移,因为放在谁家都会给别人造成“压力”,哪里安全呢?只有自己这颗心不动才是最安全的,送到我这就该我做。3月9日晚上我背上真相就出去了。走之前先发正念:我空间场决不允许邪恶来干扰,不管谁来干扰,坚决销毁掉。双手合十求师父加持,把我要去的整栋楼封上,然后我就开始去发真相。(这之前由于有怕心,去了一次没看到门走了,心里总是遗憾)今天我就要一家不落全部送到,心想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我一个门栋一个门栋挨家发,发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汽车进院来了,开车门,关车门声,等发到下一个门栋听到屋里有说话声,当时心里什么也没想,心中想着《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师父安排了这一两分钟之差,使我顺利的完成了要做的事。

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一个月中,我出去了三次,贴、发、还挂了条幅。不管做的量多少,我想我敢于走出去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就是对它们的否定,邪恶自灭。跟上正法进程是那颗心跟上,而不是口头。

当然我做的只是一点点,但我会尽自己的努力去快点放下执著,跟上正法进程,因为被关押的同修承受着巨大的魔难,自己不精进就是在拖后腿、让我们深深敬爱的师父多为难哪!

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6/2209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