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正悟、正行:我闯出劳教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5月7日】在这伟大的历史时刻,大法弟子如何在法上正信、正悟,从而指导在证实大法的这条路上的正行,是十分重要而严肃的。下面就我在近两年的正法路上的观念转变和同修交流一下。

我因发大法真相传单被非法劳教三年,刚宣读劳教通知时,我错误地想:正法已快结束了,三年十年对我没什么差别,反正外边的事该做的我也都做了,劳教就是让我到“庙里出家”静修,那么就在劳教所里做好就行了。当时许多功友和我以同样的心理进来的,因此一味地吃苦,许多大法弟子的好衣服被刑事犯用破旧衣服“换”走。弄到后来大法弟子一个个穿破衣服。

后来通过学习《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和英国西人学员写的“去除魔性”等,我便明白了自己还困在个人修炼的框框之中。“人为地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精进要旨》“道法”)大家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都开始主动抵制各种迫害,但由于自己长期处于邪恶的环境之中缺乏交流、学法,人的一面便越加的暴露,在求安逸之心的带动下,终于向邪恶妥协,在高压下写了“决裂书”,还找理由说“等环境稳定下来多背背法,充实起再……”来欺骗自己。

“决裂”后,表面环境是宽松了,伙食、日常生活条件都有所改善,但这种生活却使我感到生不如死,昧良心的话怎么能从我和功友们的嘴里说出来呢?!而且当初义无反顾地在邪恶场中站出来反对邪恶迫害的那种心越来越淡了,都想重新坚定,可“胆量”在高压下怎么也大不起来。师父说:“所有被所谓‘转化’了的都是放不下对人的执著、抱着侥幸心理走出来的。”“你们知道吗?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建议》)那么我却在承认着这一切,却未想过这就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说:“他们所安排的这一切,不但不能够对正法起到正面的作用,而且成为严重的阻碍。”“在上一期人类就已经经过了这样一个试验过程,而且走到了比今天的人类发展更深远的那么一步,最后由于环境的污染造成了人类的畸形,最终销毁掉,这是上一次人类。这一次是重复着上一次,”我终于懂了,就是这层空间的所有条条框框包括什么“监规”和自己思想中不加思索就认为顺其自然,一切都是有安排的,而使自己理智不清,消磨着在正法上的坚定,再按此安排走下去就是毁灭,并成为正法的阻碍,师父将我们看成大法中的一粒子,而我这个粒子在做着什么?邪恶要生存得有个另外空间场,在我这清理这个场,不允许它存在,每个大法粒子都不承认它并消除在自己的空间场的邪恶,讲清真相中消除人们头脑被邪恶的控制,并使之对大法有正确认识,邪恶还怎么存在?

此刻我无比的清醒,堂堂正正地找管教正式声明我所写的所谓“决裂书”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并向他们弘法,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指出他们的邪恶,我心中毫无顾虑,我没有因此而挨电棍、打骂,很祥和顺利地完成了这一切。功友们也都纷纷声明,警察无法改变这些在法上成熟起来的大法弟子了,于是就将我们转到了九台市省级劳教所。

今年3月份,邪恶集团又来了“红头文件”,要求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并表明“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一时邪恶的迫害再一次升级,立时压抑得人透不过气来。邪恶之徒想逐个迫害大法弟子以达到目的,我此刻已看透了他们的目的,于是就想走一条全新的路。师父说:“针对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对大法与自己负责最伟大的表现吗?”“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我决定冲出劳教所这个魔窟,给邪恶以有力的打击,主动冲破旧势力的安排,正面清除邪恶的迫害,于是便与功友交流。功友们也觉得对,但又讲胆量不够、地理环境不利、警力多么的庞大迅速以及被抓到的后果,这些人的观念给我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而且在出工干活的工地,警察每天都练习射击,并扬言:“越警戒线就开枪打死,上边有文件,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死。”而且增加了许多警察和护队的刑事犯来加强警戒。

邪恶之徒们开始强制我违心表态,以那个劳教所的头子郭所长为首,和一帮恶警六七个人,他们手里拿着电棍,摆着一付凶恶的架式。我心里虽然不怕,但腿不听使唤地直哆嗦,立即意识到这不是我,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变异观念和怕的物质等因素造成的,就用我强大的正念开始铲除迫害我的邪恶因素。我堂堂正正地告诉他们这是犯罪的做法,并向他们弘法、讲清大法被迫害、世人被谎言蒙蔽,面对邪恶我毫不退让,经过三个小时的正面交锋,我终于战胜了邪恶,正气地全身而回。

此刻我的心更加坚定,师父说:“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路》)我决定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能再等、再靠、再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了,就在出工干活时,我求师父保护弟子冲出魔窟,自己用强大的正念制约邪恶,在二十多警察护队的监视下,我大大方方走出了工地。在恶警阻拦我的过程中,多次面对面相差不足十米,可每次都在正念下脱险。由于我是白天闯出来的,方圆几十里又是平原,能见度极高,不易行走,我就求师父加持,自己以强大的正念想: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此刻在做最正最伟大的正法之事,所有我所修炼出的生命体、护法神同我一起正念除恶,马上使能见度降下来。说也神奇,原本万里无云,无风的天,不到3分钟时间,也不知从哪儿来的满天“沙尘暴”,弥漫得十几米外看不清人,随后刮起大风,我便顺风走路,走到一村庄时,被早到的恶警们发现了,在无处可走时,发现了一深沟,便躲藏在沟底,并发正念让他们走。他们在沟边转了许久,终于走了。

我从沟里走出来,可千辛万苦地走了一阵又回到了原处,又走了一阵还是如此,两个大圈足足走了60里路,我悟到自己还是在旧势力的控制之下,没有根本上冲破常人的观念——由于“谨慎”得太过,不够堂堂正正。此刻路已定,法已明,我就沿着公路边走了下去。天已开始放亮了,心也变得更加平稳,抓捕我的警车已难以使我动心了。这样我又上了公路走。又走了50多里路才坐车离去。半路上车被阻拦,原劳教所大队的队长上车检查,我以正念制约他,又一次顺利脱险。

这一路上我看到另外空间的魔蜂拥而至,师父用一只胳膊挡着邪恶,还有数不清的佛道神同我一道前行。

这次从魔窟走出来,我深深地体会到,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魔难中、过关中,必须坚定起对法的坚不可摧的强大正信、正悟,才会有真正的正行,失去正信一切都等于零。我们的能力与对法的坚定程度是对应的,往往关过不去并非是自己不行,而是我们被旧势力安排的观念产生了对法不坚定所导致的。

人所认为的现实或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真的是愚见啊!大法在我们这个空间中已展现了太多的奇迹,如今我已平安地重新溶入正法洪流之中。我们都是师尊的弟子,学的是同一部法,感受着恩师的洪大慈悲。愿所有大法弟子在法中建立起强大的真信,正悟正行,在助师正法的路上稳健地走好自己所正悟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