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媒体采访法轮功修炼者并报导法轮功在布鲁塞尔请愿

【明慧网2002年5月8日】比利时最大的报纸之一“De Standaard”2002年4月25日刊登文章报导法轮功在布鲁塞尔的请愿。报导说:

在中国(江泽民)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三年后,比利时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布鲁塞尔中国使馆所在地举行抗议活动。他们希望以此方式提醒人们不要忘记中国对无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法轮功(又称为法轮大法)修炼者认为法轮功是一种古老的气功修炼方式,以通过打坐炼功实现性命双修为中心。修炼者通过努力实践“真、善、忍”而争取达到返本归真,最终同化“真、善、忍”并获得自我觉悟。法轮功创始人是李洪志,他自1992年在中国传法以来声明法轮功是非政治性和非宗教性的运动。尽管法轮功没有固定的组织结构,52个国家的1亿多人已在修炼法轮功。

由于中国政治当局感到法轮功的人数众多是对他们的威胁,国家主席江XX于1999年7月宣布官方禁止法轮功。由于总理朱镕基出面调停了法轮功修炼者1999年4月25日的北京和平请愿,江开始怀疑其在中共领导人中的政治对手是该运动的背后策划者。

采访:法轮功修炼者陈述:“我们被洗脑、折磨和羞辱”

同事艾夫·彼德斯报导
2002年4月25日,布鲁塞尔──

“我同室的囚犯们把我推到地板上。其中一人抱住我,另一个人捏着我的鼻子往我的口中倒一种液体。由于不能呼吸,我不得不咽下去。我感到液体流到我的胃里和肺里。我是幸运的。许多被关押者就是这样死去的。”

赵明(30岁)是自1999年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以来成千上万受害者中的一位。他在日内瓦联合国发表讲话并在德国参加了一次抗议后,与戴志珍(34岁)一起来到比利时讲述他的经历。赵明被监禁22个月,其间受到审讯和折磨。由于爱尔兰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压力,中国政府于上个月释放了赵明。自那以后,赵明又重新返回都柏林居住并继续他在三圣学院计算机系的学习。

就象赵明一样,戴(志珍)感到必须代表至今仍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公开呼吁。“他们杀害了我的丈夫。我怎么能再保持沉默呢?”自国家主席江XX于1999年7月正式取缔法轮功以来,她的丈夫共被拘捕过四次。去年,他的遗体在广州郊区一个废弃的茅棚内被发现。

赵和陈承勇(戴的丈夫)每人都曾两次赴北京为法轮功学员所受的迫害向政府呼吁。

2000年5月,赵被送到海淀“转化班”。一周后他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拘捕。但他同室的囚犯被强迫给他灌流质食物。当陈(承勇)在北京天安门举起一面法轮功横幅以示抗议时被拘捕。戴叙述道:“作为惩罚,警察送他到延庆的‘洗脑班’,在那儿,他经常受到电击。当他在这种折磨下变得虚弱不堪,随时都可能死去时,警察放了他。”四天后他再次被捕。自那以后,戴再未看到她的丈夫。

赵明在到达“转化班”的一个月后被送往团河劳教所。“就是在那儿,他们拷打法轮功修炼者以迫使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他们所采用的最轻的方法是每天学习反法轮功宣传13个小时。”

“我在劳教所的第一个月里,同室的十名囚犯打我。有两个星期我不能行走。我同室的囚犯从来没有因此被惩罚过。相反他们受到减刑的奖励。后来,有人告诉我,是警察强迫他们打我的。”

另一个经常采用的方式是几周内禁止被监禁者睡觉。赵说,“有两个星期不允许我睡觉。每次我睡着了,狱卒就轮流把我弄醒。此后的几天,我被允许每晚在一个椅子上睡一个或两个小时。后来,我被强迫每天蹲伏十多个小时。由于我不屈服,在我获释的两周前,五个警察把我绑到一个木床上电击我。”

3月12日,赵被释放。“于是我知道我的家庭也遭受了巨大痛苦。在我回都柏林的那天,他们相信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请再也不要回来了’,他们在我上飞机前对我说。”

戴的丈夫去世几乎一年了,但她依旧奔波于世界各地向世界揭露中国的镇压:“我小女儿最后一次见她父亲时,她才九个月大。我不知道这些暴虐行径对她的生活会产生什么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我呼吁每一个人都起来制止这场暴力。因为如果我们不为我们的孩子们站出来,还有谁会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