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与信念的较量——我在看守所的26天

【明慧网2002年5月8日】2002年3月1日的一天晚上,我在面对面向世人讲清真相、发送真相资料时,一不明真相的出租车司机举报110,随后我在这条街上被绑架,被送至派出所。包里剩的几本真相资料和一个光盘被没收。在魔难中我一直很坦然,警察几次要非法审问我,我都不配合。我说:我做的是好事,是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公安机关不配讯问我,若文明办来弘扬大法弟子的事迹还可以。我什么都不回答你们。我只听师父的话,按照大法做。我思想中清楚地记着一句话“无论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绝食抗议的同时,不断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迫害我的一切邪恶。不让邪恶之徒知道我的姓名。用理智和智慧坚决、有效地抵制了对我的一切非法讯问和照相,同时利用多种机会向人讲清真相、弘扬大法。警察没有敢打我。

两天后我被送到看守所,在这里被认出来(第三次进来),但管教问我时仍不回答。在这里见到两位同修,我把国内外正法的大好形势讲给他们,鼓励他们全面抵制邪恶,一切不配合。于是我们一起绝食抗议、发正念、一切不配合邪恶。管教来提我、派出所来提审我,我都不去,他们要拽我,我说动我遭恶报,在我强大的正念下,他们都走了。管教打大法弟子,我就在他面前立掌发正念,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好人有罪、善恶必报。

绝食第五天,看守所加重迫害,给我插胃管,并缝到鼻子上,带背铐。让犯人昼夜值班监视。胃管烧的我胃疼、出血,嗓子疼、说不出话。在痛苦的承受中,我背着师父的《路》,心中有着明确的方向:不要消极承受、要抵制迫害。两天后我咬断胃管,拔出胃管,他们才给我解开背铐。在监室犯人要给我灌食时,我说,出了事你们负不起责任,我有话直接对管教说,结果周末两天犯人没有强制灌食迫害我。

第二次插胃管,暴徒们把我抬到管教室,我直接面对所长、管教揭露邪恶迫害,我说带背铐、插胃管让我无法睡觉,无法上厕所,胃疼的忍受不了,你们侵犯人的休息权利、生存权利、健康权利,你们在迫害好人。结果这次插上胃管、缝住胃管、又缝到鼻子上、没有带铐,所长说:“他不怕疼就拔、拔了再插。”结果当天我又掐断了胃管、拔了出来。

第三次又插胃管,一出监室,我就咬断胃管,后来又拔了出来。第四次插胃管,他们把我双手铐在了炕上。使我上身和双臂不能动弹,还把我的双腿捆住固定。一天过后,我感到肩膀、双臂疼的轻了,手腕能活动,就咬断了胃管,他们用断了的胃管继续灌食,尽管犯人严密监视,几天内我又几次将胃管拔除一点、咬断一点,他们发现后把管子给我胡乱往鼻腔里塞,最后导致把断了的胃管弄了鼻腔里去,直至不能再灌食。

在给我插管时,开始我用人的方式憋住气,抵制插管,后来我想到要让神一面起作用,就发正念不让管子插进来,结果他们插了好几次管子都从口腔出来,每次都费好大劲才插进去。经过几次拔管抵制迫害,他们不再插管,而是让监室犯人强制灌食,但每次我都尽力抵制,并发正念。每次灌食都是一个关、一个考验。管教几次用开口器撬我的嘴,牙都撬松了也没撬开,他当着全监室的人说,你真是你们师父的好弟子。灌食时,没有人性的犯人看我不咽或往外吐,几乎每次都猛砸我的脸部、胸部、掐我的腮,拧我的嘴,但我放下怕心,依然抵制。

有一次管教让我早晨出去报数,犯人把我抬到院里放到地上,为了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我就一直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管教进来时看我冻的发抖,又让犯人把我抬到屋去。以后就再没有发生此事。在看守所里,我每天坚持长时间、多次发正念:铲除邪恶、救渡世人、走出看守所,并学法、背法,有时打坐,做到了不配合他们的提审、报数、劳动、穿囚服、值班、照相、背监规等一切邪恶要求,并利用一切条件向监室人员讲清真相、弘扬真善忍。

听到了放我的消息后,我很高兴。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的承受微不足道,是因为我在法上了,这是我在正法中、在反迫害中对大法的实践。我告诉在监室内得法的弟子,我会回家,但同样会受到家人的监视,只要我不自由,我就继续绝食。出来时让我在释放证上签字,我一看上面写的“罪行轻微”不符合事实,拒绝签字。

单位把我接回家,还说现在身体不行,过两天送洗脑班,让家人严密看管。第二天有几个叛徒到家里干扰我学法、发正念。我锁上卧室门,他们就打开窗子,在窗外讲了一天,我就在室内背法、抵制邪恶。晚上我发正念请师父帮助让我跑出去,随后趁家人不注意从阳台上出去(一楼),翻墙顺利跑出。

经过二十天的正法历程和魔难中的考验,我深刻体会并实践了师父的话:“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大法粒子:小华
2002年4月15日

附1:被抓原因思考:
(1)当时较长一段时间忽视了发正念。
(2)看到同修被抓,在讲真相上有急躁情绪。没有认清放下怕心与在法上认识、正念清除邪恶、稳步做好工作二者关系。

附2:监室人员情况介绍:在我们被插管灌食之前,监室20人左右绝大多数不说反对大法的话,部分人支持大法。可是当我们插胃管后,管教让他们值班监视;当我们拔管时,管教训斥他们时,由于个人利益受到伤害一些人就开始骂我们,反对大法。但是有一位在监室得法的学员,在管教打大法弟子时,敢于单手立掌对着管教发正念,并跟到院外。敢对着管教说公道话,邪恶的管教当场扇她两个嘴巴。她不识字,却会背许多经文,甚至背会了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在管教的邪恶控制下,监室有些人打骂我们,但仍然有几位正念很强的人在别人的监视恐吓、白眼下帮助我擦脸、洗衣、洗每次灌食弄湿的毛巾。有一次一个人值班时,我咬断了胃管,别人让她打我,并说:不打她,管教打你,她说:“我打她干嘛,管教打我,我也不打她。”邪恶的号长让每个人骂师父,她却说:“我也没见过人家,干吗骂人家,我不骂。”她告诉别人:“我们不应该学习大法弟子这种精神吗?”她还告诉我说:“虽然我没有机会做大法弟子,但是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大法的力量,我支持你,希望你早日出去,早日圆满。”她还说:“我睡不着觉,就想着每天怎么帮助你、洗那灌食用的手巾(因为号长不让别人帮着洗)。”我说:“你有机会当大法弟子,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为你得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你的未来一定会是美好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7/2214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