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绿园分局的酷刑无法动摇我的正念


【明慧网2002年5月8日】2002年4月29日晚6点左右,由于我的不理智,在与长春大法弟子未联系上的情况下,贸然前往其住处,结果被早已在其住处蹲坑等候的三个恶警绑架到长春市绿园派出所,随后被送到长春市绿园分局。在那里我度过了不眠的12个小时,并承受了酷刑迫害。但,凭着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和正念,在4月30日早6点左右,在师父的帮助下,虽然我被背铐在暖气管上,可紧铐的手铐松脱了,我走出了魔窟。现将绿园分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揭露出来,望世界善良的人们了解长春被抓同修的处境并给与声援。

我被警察从绿园派出所带到绿园分局,其间我承受了无数的拳打脚踢和耳光及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砸头等。后来分局的5个人将我关进由两个平房改成的两个逼供室内进行折磨。这两个屋子构造很简单,里面都有一个铁笼子,铁笼子里是由几根角铁焊成的铁椅子,其中的一个逼供室的铁笼子外放着一把较高的铁椅子,它们先是将一根绳子穿过背铐着我双手的手铐,然后将我吊起挂在铁笼子上,双脚离地,完全靠两只手铐承担着我全身的重量,并且它们悠着我的双腿,更甚的是有一个警察站在高处用脚狠踹我的腰,这种刑罚它们称为“上绳”。当它们觉得我承受到极限时才放下来,并有时用力捶打我刚被放下的两臂以增加我的痛苦,它们在两轮酷刑之中反复给我“上绳”7、8次,后来它们将我双手铐在高铁椅子上,并用绳子紧紧将我绑在椅背上,使我背铐着的双手最大限度地被绑着的手臂向后拉着。绑在铁椅子上时,它们用塑料口袋套在我的头上闷我,直到我无法呼吸为止,反复闷了6、7次,它们还用铁钉刺我的手指甲,它们还将一种特殊的纸条缠在我的两手上和脚上,然后点火烧,每张纸条都燃尽,皮肤上都被烧起大水泡,有的水泡还被它们当时弄破。我只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承受了它们折磨人的酷刑的一部份,据它们讲,还有很多酷刑方式,对每个坚贞不屈的大法弟子,它们都动用了无数次的酷刑,现在有的大法弟子被他们折磨致残了,它们也没放人。

暴徒们的折磨丝毫没有动摇我的正信,在整个被折磨期间我时刻意识到我是正法弟子,始终在默念正法口诀,牢记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每一次当我觉得很难承受的时候,我都想起师父的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我还想到师父说:“当你觉得很难的时候,为什么不求师父呢?这不也在考验你对师父信不信吗?”(广州讲法录音)我遵照师父的话,一方面请师父帮助,一方面下定决心,即使放下肉身也决不向邪恶妥协!

在整个酷刑过程中我感到师父无时不刻的慈悲呵护,为我承担了一切,我没有感到怎么痛苦,同时我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当我在每次生死考验面前真能做到坦然不动,邪恶的迫害马上就停止,可我的心稍有所动就会被邪恶寻到借口加重迫害,我真的体会到修炼是严肃的,在每一关每一难中心性都必须扎扎实实地达到标准,才能够在真正的考验面前坦然而过。同时我也真正清楚地意识到了,我在平时的实修中有些执著去起来总是拖泥带水,距离法对我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无以言表师父的慈悲呵护,唯有勇猛精进,在法中真正归正自己的一切,用最纯正的一切去完成自己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