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网络向中国人民讲真相


【明慧网2002年5月9日】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感谢大家让我有机会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分享自己在正法修炼中的一点体会。

(一)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记得去年感恩节期间去了俄罗斯,和当地学员一起在一些城市作“正法之路”图片展。由于通讯不便,很少看明慧网。一次从外地刚回到莫斯科,在学员家看到了明慧编辑部的文章“抓紧时间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看后令我沉思。我在新罕布什尔州的一个城市居住几年,由于这里几乎全是白人,我的弘法和讲清真相的对象几乎全是美国人,很少针对中国人,更不用说大陆的中国人了。就连我自己国内的亲朋好友也很少和他们谈及大法。那篇文章我看了好多遍,中国人那鲜为人类所知的历史令我动容,文章中透出的慈悲令我感动。

回想自己得法前,又何尝不是迷于尘世,受尽三界内生命之苦,同时也为生存造业无数?然而那些至高之主、神圣法王,虽然终于在今生今世大法洪传之时得以转生到东土中国,却至今仍蒙难于三界以至人世中期盼得法。他们的生命和未来,直接关系到众多宇宙体系和那些宇宙众生的未来。想起师父在此前很多次都提到要向中国人讲真相,但自己都没有真正认识到它的意义和紧迫性,深感惭愧。那篇文章对我触动很大,从俄罗斯回来后便将主要精力放在向大陆的中国人讲清真相上来了。

(二)放下自我,珍惜众生

记得第一次在一位同修家中上网与人聊天,给我最深的感觉就是“肮脏”,虽然在法理中明白要救度众生,但在人的这一面我感到自己对他们很难有慈悲之心,甚至有点后悔选择了这样一个讲真相的方式。我怎么也不能把那些网友同“蒙难于三界以至人世中期盼得法”的众生等同起来。这着实令我苦恼了一阵子。后来有一个机会使我发生了转变。在一个语音聊天室中,有位无聊透顶的网友一直喊着谁能说点什么逗他玩,因为他们已经耗在那几乎一个通宵了。我一上去说话,他便找到救星似地缠着我,要我讲故事什么的。我直反胃,真想马上下来,但还是忍住了。后来他与我私聊,我说要聊就聊我要聊的话题,他同意了,于是我慢慢自然的和他聊起了法轮功。谁知他一反先前颓废的情绪,正正经经地听我说话,言语也变得礼貌起来,后来还约我常去那个聊天室聊天。我深知是师父点化我,转变我的思想,内心再一次深感师父的慈悲浩荡。从那以后,我便安下心来,在互联网上讲真相。

其实众生那些对法的负面认识,甚至对大法的仇视都是邪恶旧势力强加给众生的。试想一个从高层下来得法而想挽救他代表的体系中的众生的高层生命,如今不仅因为邪恶旧势力的阻挡和破坏,得不了法,相反,在邪恶的污染下还走到了法的对立面,这是一个多可悲的事情?我们的讲清真相,就是给那些众生一个得度的机会呀,不能因为自己对法的认识不足而耽误了那些等待救度的众生。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所以中国那地方的人啊,你别看他长得不起眼,由于近代业力大而造成的,这张皮虽然不那么太漂亮了,可里边的内涵很大。大家想想那里的众生要被毁了,多可怕呀。无论他们代表的与他们自身对应的空间与众生都是重大的生命群。”正法中,师父珍惜每一个生命,默默承受着人类在历史过程中败坏而造下的业力,救度着一切可度之人。师父说:“作为正法修炼者,不能够看到这些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谎言带入罪恶中销毁掉,因为这件事情一旦结束的时候,就将开始下一步人类的历史了。那么有许多不好的生命就会被淘汰掉。”(《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来聊天的人,什么层次的都有,什么职业的都有。我都把他们看成是要救度的众生,也许自己面对的是那些有可能从很高境界来的天体的主和王。就算来的是破坏法的,如果他能认识到自己的不对而向往法,那他也因此可能得到救度。

(三)诚心和善心能打动人

我开始给自己取的名字叫阿慧,是明慧的慧。很多网友主动来找我聊天,有时要同时和3、4个人聊。当自己心态好时能做好,把真相讲得比较深入,网友也都能接受,最后还会谢谢我。但有时执著心起来了,执著于多聊几个人,效果马上就不好了,表现为应付不过来,或是别人也不爱听了,赞同的也不多了。我悟到讲真相是和心性修炼紧密相关的。后来摆正自己的心态,从法理上真正认识到为什么要和他们讲真相,从内心深处生出慈悲之心,我的心就平静了,智慧也就出来了,找我聊天的人就更多了,同时也和许多网友建立了一种信任,他们有的还常常来找我,成了朋友。也许是因为大法弟子在法中的成熟,也许是因为我对他们的真诚,很多网友都叫我姐姐,说对我感觉亲切,愿意和我聊天,后来我就索性把名字改为“阿慧姐”了。有些网友还把“阿慧姐”介绍给自己的好朋友来和我聊天。

与人聊天讲真相,最大的感受是真诚而不是技巧,是心的沟通而不是华丽的词藻。我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有军人,军校学生,中学生,警察,推销员,待业人员,经理,理发师,程序员,等等。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同,想谈的话题不同,所关心的事情也不同,但都能在他们的角度上找到共同点作为切入口。我觉得一个大法弟子是一个知道了宇宙真理的觉悟了的人,“博法理可破迷”,常人的任何话题都难不倒我们。相反,我们都可以给予他们正的,更接近宇宙法理的理解。

我通常都从考虑对方的角度去打开话题。有时网友找我聊他的失恋痛苦,夫妻矛盾等,我就用他们能理解的语言给他们讲大法对婚姻家庭要求的法理;有人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就跟他讲人为什么之所以为人,讲人生的真正目的;有些人对西方国家的制度感兴趣,我就给他们讲道德和信仰的作用等等。但最后都是百川归海,归结到大法的真相中来。很多网友因为我的真诚、坦率、以及正气而另眼相看。

记得和一位中学生聊天,第一次也是随便聊聊,感觉他似乎不知道要聊什么,我就把握主动权,一步步由浅入深的给他讲政府媒体的造谣诬蔑,信仰自由等等,后来就给他看一些大法的真相材料,告诉他按“真善忍”去做人就会有好前途,对人要真诚,要友善,做事要考虑别人,遇到矛盾要能忍耐等。他说好的。后来也不知过了多少天,他又找到我聊,一上来就叫我“法轮功姐姐”,我有点记不得他了,询问他怎么知道我的,他说和我聊过天,在按着我对他说的做,感觉不错。他说他来世做一棵树,因为树不会和他身边的东西分离。我便告诉他人才是最珍贵的,不象树是在地球上造的。由此而引导他对人的来源,人生的真正目的的思考。我把师父在《转法轮》第一章里讲的有关人的来源,返本归真的段落给他看,他读了很感兴趣,并想看原著,还要我给他寄书,要向我学。当得知我一定会给他寄书时,他对我说:“认识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今天我太快乐了。”其实,是他另外明白的一面在找法,在和法结缘。我深深感动,一个生命得度了。也许不只是一个生命,而是一个他所代表的与他自身对应的空间与众生。

有个女孩子和我聊天,当得知她所在的城市名后,我就问她知不知道她所在城市发生的一件事情,她说不知道。我便将她所在城市对法轮功的迫害例子给她看,她看了很难过,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对法轮功很同情。她在一个朋友的网吧上网,每次上网看到我时,都会和我打招呼,有时我没空就静静的等着我,只要我把真相材料或网址给她,她都会每篇不落地去看,还把消息和网址给她的好友。我把《转法轮》电子书给她了,她说要去看的。感觉她就是在等我把法给她。

也有被邪恶谎言污染的,碰到这种情况我就尽量和他摆事实讲道理,但不和他们争论。如果说不通,我通常会问他要电话,通过电话交流,一般都能消除他对法的抵触思想。有一个网友是警校的学生,当我和他介绍法轮功后,他说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他不便对此说任何话。他虽然对法轮功有偏见,但还是觉得愿意和我交朋友,于是把电话给我了,我打电话到他的宿舍,和他谈了很多真相以及我自己的看法,从人生到对事物的认识,从信仰到人的基本权利,等等,渐渐地赢得了他对我的信任,因而谎言也就自破了。我对他说,“虽然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但要看服从的是什么,能不能对得起良心。政府也有错的时候,当政府要你做扭曲善良本性的事情时,作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人,是不能助纣为虐的。”我告诉他有很多警察现在已经不配合那些错误的指令,而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听了很有启发。

有时也遇到网络警察或特务。他们花言巧语想尽办法打听学员的情况,而不是真正聊天,这些人很快就能识破。我通常也一视同仁对待他们,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还将当地迫害大法的恶人名单告诉他,还有恶人榜,希望他们不要助纣为虐,真正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四)网络上讲真相同样意义深远

正法历史中的每一件事情都不会是偶然的,中国这几年互联网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上网聊天,这种现象能是偶然的吗?

师父在“戏一台”中说:“天作幕,地是台,运乾坤,天地开。万古事,为法来,法轮转动新三才。”我悟到中国的互联网热,网上聊天热就是为我们讲真相而摆的一台戏,是为法服务的,我们利用这个手段向大陆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就是在正法中帮助师父“法轮转动”而创造新天新地新人的“新三才”的过程。在网上讲真相,直接面对的是几千万为邪恶所毒害的而又最需要我们去救度的中国人。这意义不重大吗?在我们缺少资金的情况下,网络为我们提供了一条廉价的信息量大的讲真相渠道。

在网络上讲真相有时会觉得很枯燥,不起眼,没有轰轰烈烈,有些学员慢慢就放弃了,去做认为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去了。还有的学员由于技术上的原因,认为自己不懂计算机,做不了。当然,还有在聊天过程中遇到的各种网络封锁等,都给我们带来了一定的困难。这些因素有的已成为干扰,阻碍了我们在网上讲真相的效果。所以我们自己必须克服自身的观念障碍,从法上认识法,利用这个讲真相的好机会、好渠道,从而使这个安排好的大舞台为我们讲真相所用。

突破,克服这些障碍和困难,打破网络封锁,首先要从思想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还要正念铲除邪恶。虽然在网络上讲真相对技术的要求比起寄信打电话难度要高,但也是可以从最基本的做起,我看到许多年纪大的从未摸过计算机的弟子也都很快学会了。其实难不难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如何认识法对我们的要求,在于我们对法的信心。大法已给大法弟子开启了无穷的智慧,相信我们能突破这些思想和技术的障碍而更好地向中国人民讲真相。

很多人因为在聊天中接触了大法,知道了真相而不知不觉地变化了。经过大家一段时间的努力,能明显的感觉到聊天室的环境被净化了许多,人们头脑中的坏思想也去掉了许多,亲近和理解法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但是,仍有许许多多的众生在等待着法,在等待着我们去消除他们头脑中被污染了的对法抵触的坏思想,我们的责任是重大的,义不容辞的。

(2002年4月波士顿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