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巡回讲法”的内容是否真如新华社所批?

笑看新华社的又一轮咒骂


【明慧网2002年5月9日】新华社又在骂街了,这次谩骂的重点不再是所谓的“反华势力”,而是李洪志先生的最近讲法。可是两次骂街的风格没什么区别,如果说上次的谩骂让人想起“叛徒”、“内奸”、“工贼”的话,那么这次的谩骂则让人想起更加可笑的“批孔”运动。

笔者曾有幸读到过文革时御用文人写的批判孔子、朱熹、王阳明的小册子,这几位先贤在世时就饱受小人的毁谤,尤其是朱子,其学说被禁为“伪学”(一如今天的伪科学),其弟子和友人被诬为“逆党”(一如今天的反政府),可是文革时的文字打手对先哲们的批判更是盛气凌人、不堪入目。如今,这类文字打手又奉独裁者指令在官方媒体上杀气腾腾地攻击一个精神信仰,可是其表面“大义凛然”、实际断章取意、肆意扭曲、栽赃陷害的架式和当年对儒家的批斗没什么两样。

首先,在对法轮功的野蛮迫害已近三周年之际新华社仍需要连续发表文章批斗法轮功这件事本身就证明了法轮功在三年的狂风暴雨之后仍然屹立不倒,尤其是近来,长春法轮功学员利用有线电视网播放真相片以及海外法轮功学员对江泽民的多次当面训斥更是令独裁者极度恐惧,也使新华社的文章显得越来越歇斯底里。

李洪志先生的讲法一直在明慧网上公开发表,光明正大,二十余本典籍系统地阐述了深致的法理,只要认真修炼的人都会被其法理深深地打动,最近的《北美巡回讲法》更是揭示了许多千古之迷,使修炼者对《转法轮》及其他讲法有了更深的理解,更加融会贯通。而新华社的歪批只能印证老子的一句话: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新华社攻击说法轮功遭迫害为什么李洪志先生不能制止。这种言论与耶稣受难时十字架前那些人的言论太相象了。当年经过十字架的人摇着头,讥诮耶稣说:“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你如果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祭司长、文士、长老也在耶稣极痛苦的时刻戏弄他,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他倚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因为他曾说:‘我是神的儿子。'”如今,觉者承受着巨大的苦难救度着众生,可是新华社的文字打手却一如当年害死耶稣的耶路撒冷人一样,恶毒地讥笑觉者的承受和觉者的慈悲。

耶稣没有从十字架上走下来,耶稣许诺的再次来临仍没有到来,可是这并未使基督徒失去对主耶稣的信仰,基督教走过了三百年的血泊,历经两千年成为一个全球的信仰,而当年百般加害基督徒的罗马帝国则早已灰飞烟灭。二千五百年前的释迦佛传法时曾说自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可是释迦族在佛的晚年曾遭到大屠杀,佛的后世信徒也经历过数次大的法难,包括共产党的迫害,可是这一切丝毫没有动摇佛教徒的信念。同样,法轮功遭受的磨难只能使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坚定。

新华社居然把修炼和大学毕业相提并论来嘲讽法轮功。要知道基督徒在罗马帝国时曾有多少人经历了毕生的苦难,甚至丧生狮口而无怨无悔,佛教更是认为要历经数世的苦修才可以成佛。李洪志先生在讲法时指出:“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做舟”从传法开始就多次讲过修炼的艰难。真正的修炼人怎么会以为修炼如同急于混个文凭的大学生一样想混几年就圆满?新华社的言论实在是对精神信仰的无知和对法轮功弟子的坚定信念的亵渎。圆满是无私、美好的境界,达到无私、高尚的境界的生命应该得到生命的升华,这是宇宙法理的公正,也是修炼者择善固执、高尚其志的精神依据。可是圆满是无私、无求的自然结果,而决不是人们孜孜以求、讨价还价的私利。李洪志先生对此有过很多论述,可是新华社一再把圆满描绘成像毕业文凭一样的私利并借用一些心术不正的叛徒任意歪曲,实际是谤尽了所有的宗教。

新华社对李洪志先生关于众生在中国转生的法理连基本的概念还没有学明白就开始上纲上线,以至于把李洪志先生关于“南宋”和“台湾”的讲法和“台独”联系起来,更凸显其无知和可笑。转世和结缘是佛家信仰的重要方面,在如今的中国,屡屡被文人写进歌词和散文咏叹人生的苦短与情爱,但他们不过是姑妄言之,并不真的相信。可是在科技发达的美国,医学界的人士却对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I·STEVENSON教授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在各国收集了大量的儿童前世记忆的案例并做了严谨的审查和核实,令人信服地证实了转世的可能性。而相关的问题如濒死体验(NEAR DEATH EXPERIENCE,NDE)、离体体验(OUT OF BODY EXPERIENCE, OBE)更是被大量的记录,NDE目前正被荷兰和英国的科学家研究,已渐渐进入主流科学。

B·WEISS博士是毕业于耶鲁大学的精神科医生,以前从来不相信轮回转世之事,可是在80年代他治疗一位女病人时却无意中使病人在入定(HYNOPSIS)的状态下回忆起她的前世,惊讶不已的WEISS博士在此后使病人回忆起二十几个栩栩如生的前世,并转达了许多高层生命揭示的秘密,包括博士本人的秘密。四年后WEISS博士终于鼓起勇气写出了MANY LIVES,MANY MASTERS (多次转世,多位大师)一书,此书被译成十多种文字,在世界发行了上百万册。 后来,WEISS博士又进行了大量的前世回溯,甚至使这一世的亲人共同回溯到相同的前世。这些案例被记载在他后来出版的两本书THROUGH TIME INTO HEALING(追昔抚今)和ONLY LOVE IS REAL(唯爱是真)中。现在,前世回溯疗法已被很多精神医师使用。在回溯的前世中,人曾在不同的国度生活,曾经是男人、女人、白人、黑人、东方人、西方人。李洪志先生讲到人们曾在中国转生,被新华社攻击为背叛祖国,那么WEISS博士是不是该被攻击为背叛种族、背叛性别呢?

还有一位精神医师M·NEWTON博士和WEISS博士有类似的经历,NEWTON博士通过大量的摸索,使接受治疗的人达到更深的入定,从而回忆起元神(SOUL或灵魂)在转世之间的另外空间的经历,包括元神群体(SOUL GROUP)的累次群体转生,互换角色;元神伴侣(SOULMATE)的累世夫妻之缘;做了坏事之后导致的能量丧失和产生的黑色物质(业力);元神能量(功)的颜色与其层次的关系;元神在辅导者(GUIDE)的指导下反省前世、吸取教训;元神在高级生命的指导下安排自己的来世(包括苦难,以偿还以前的过错或学习新的经验,以及在一些关键的时刻受到考验、做出选择);元神在转生时把一部份自己(或能量、功)留在高层空间,甚至有的能量高的元神把自己的能量分开转生(分身转生)成同一世的不同的人;元神进入母腹被隔离前世记忆,以及死亡时离开身体的过程。NEWTON博士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耐心地收集了很多案例,这些案例被记载在JOURNEY OF SOULS(元神的旅程)和DESTINY OF SOULS(元神的归宿)两本书里,其细节和相互印证非常令人信服地证实了生命的不朽和轮回的意义。

而令人惊异的是NEWTON博士的发现其实都在李洪志先生的讲法中,很多惊人的信息都被李洪志先生当作不足为奇的事实随口道来。而除此之外,李洪志先生更开示给人更重要的信息,告诉人们人的真正生命从何而来、为何而来。哥白尼的日心说曾使当年的人们大为恐惧,同样在今天,人们对自己不相信的事物也本能地有一种恐惧,但我们实在不应该恐惧真理。真希望新华社的笔杆子在骂街、扣帽子之前能静下心来多读一读书、仔细想一想有关问题,不要再以不学无术为荣。难道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吗?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咒骂是多么有辱斯文吗?

新华社攻击李洪志先生以“圆满”号召弟子进行新华社宣称的所谓“非法”活动。难道大陆法轮功弟子按照宪法规定到北京信访局上访也是“违法”?难道事后追加的、与国家宪法相抵触的、不敢提法轮功名字的所谓法律法规才算“合法”?难道对上访讲实话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毒打虐杀就是“合法”?三年来,执意违法镇压法轮功的人严重损害着中国的国际声誉和政府威望,难道海外法轮功弟子为了公正和平,为了制止迫害而揭露迫害之邪恶、到中国使领馆请愿就是“违法”?如果这样的话,披露美国前总统丑闻的所有美国媒体、以及在美国现总统就职典礼时前往抗议的逾万美国民众岂不都是罪该万死、该统统“肉体消灭”“打死算自杀”了?

李洪志先生教导弟子所做的,是在法轮功遭到无端的非议与不公正的对待时,和平地向政府反映一下情况,从每个弟子自己的亲身体验出发告诉人们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这不过是在行使中国宪法和法律保障的公民的基本权利以维护正义。当年的释迦让弟子们出家、耶稣让信徒们背起十字架跟他走,与此相比,李洪志先生对弟子们的教导有何过份之处?他的信徒的遭遇难道不都是江泽民集团的迫害造成的吗?的确,李洪志先生教导弟子要择善固执、不向邪恶屈服,但这有什么错吗?历史上很多读过圣贤之书的人为正义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生命,难道我们应该责怪孟子“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教导吗?难道我们能说孟子在让人自杀吗?

新华社还把李洪志先生的《北美巡回讲法》和其他讲法割裂开来,无知地拿出一些话妄加批判。其实任何平心静气地仔细读过李洪志先生20余本讲法及文章、诗词的人都可以看出其内容是融会贯通的,这就是道中人所称的“法的圆融”,或现代物理学所说的自洽(SELF CONSISTENCY)。关于“旧的势力”,李洪志先生早在《转法轮》中就指出高层生命的不平心理,和讲出关于主元神、副元神的道理时所费的周折。在《转法轮(卷二)》中更讲到耶稣的受难。在1998年、1999年迫害开始前的讲法中更是数次提到这一问题。新华社的文字打手为了完成命题作文,自然不肯花功夫认真地读一读法轮功的书籍;又误以为法轮功原著都被烧被禁了,没几个人能知道究竟,便肆意断章取意,罗织罪名。

新华社还攻击李洪志先生让弟子在向世人介绍法轮功时不要讲得过高,诬蔑说这是为了欺骗。法轮功的所有书籍全在互联网上,有教无类,除了大陆的封锁之外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下载,请问有如此光明正大的欺骗吗?至于不要讲得过高,李洪志先生从传法一开始就这样要求弟子,在以前的很多讲法中都有论述。一个老师没有教小学生微积分,难道他在欺骗吗?孔子因材施教,他在欺骗吗?耶稣对大众只讲比喻,对门徒才做更明白的解释,难道他在欺骗吗?释迦对大众只传罗汉法,对上部座弟子才传更高的法理,对迦叶更是在其拈花微笑中,不立文字,教外别传,难道他也在欺骗吗?倒是江泽民集团,封锁了大陆民众所有接触法轮功书籍的渠道,让新华社在法轮功书籍中断章取意,肆意歪曲,这才是欺骗。如果你们真的没有心怀鬼胎,为什么不敢让大陆民众上网阅读法轮功书籍?为什么不敢让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媒体上自由讲话?

本文不针对任何不相信法轮功的人。任何人都有不信的权利,但任何人也都有相信的权利。法轮功学员遭受近三年的野蛮迫害,却从不诉诸暴力,这本身就证明了法轮功是一种多么平和的精神信仰。他们没有象下岗工人一样要求经济补偿,也没有象民运人士一样要求政治改革(当然笔者同情下岗工人,也敬佩民运人士的正义之举),他们只要求一个不受迫害的环境和修炼的自由,难道连要求这一点点宪法中承认的权利也是罪过吗?笔者此文也不针对在自由社会发表对法轮功的不同意见的人士,虽然笔者希望这些人士能在发表不同意见的同时为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尽一份心力,实践一下“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因为那即是在捍卫你自己作为一个文明社会公民的说话权利。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同新华社在三年来发表的所有针对法轮功的文字(包括何祚庥的言论)一样,这篇歪曲谩骂《北美巡回讲法》的批判稿充满了语言暴力和强盗逻辑,它绝不是表达不同意见的评论文字,正如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不是一篇文学批评一样。笔者希望这篇暴力文字的炮制者把自己的这篇文章和文革时的批孔、批邓的文章比较一下,然后问一问自己的良心,你的这篇杀气腾腾的咒骂文字和文革时的语言暴力有何区别?目前已有至少四百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你的这篇文字又将掀起对法轮功的新一轮仇恨,不知又会有多少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因你的文字而被迫害致死,你们这种以笔杀人的罪恶难道不更甚于以电棍、刑具杀人的邪恶警察吗?

当年的“批孔”虽然是个别人为了最高层你死我活的争权夺利而发动的政治运动,但其结果是让不止一代人远离、甚至彻底摒弃了中国传统道德文化的精华,成了彻底的唯物唯利唯权论者。新华社现在又在向一个精神信仰狠抡棍子,而这种棍子可以打在任何一个宗教信仰头上。但愿这一次有足够的人已经有了免疫力,能够明智地摆脱少数当权者的利用,从自身做起,化解新华社一族给中国社会带来的道德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