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发正念的再认识


【明慧网2002年5月9日】一、 对默念口诀的认识

通过学法我悟到:意念本身并不是功。“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人的功能在做事”(《转法轮》)。如果过分强调念口诀达到什么状态反而并不能使功能充分发挥作用,就包括让正法口诀的几个字显现在眼前都是非常有局限性的。不可否认让这几个字显现在眼前,能很快使人入静。但长期这样下去,我觉得还是走了一门小道的方法,还是有漏,因为“无为是大法”(《北美讲法》)。而“能静得下来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层次的体现”(《转法轮》),所以提高层次才是能使功发挥作用的根本,记得2001年7月初我悟到这一层理的时候的那天下午,我就想今后发正念时我就把我所有的思想定在“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这一念上,当时发了半个小时正念就定了20多分钟。

二、 尽我生命之全部清除邪恶

从发正念起几乎每个夜晚都是在大量发正念中度过的。进入九月份我就不只是铲除三界内的邪恶了,而是对着邪恶旧势力发正念,主要是清除它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迫害的安排,这样大量持续地发正念确实经历了巨大的承受,但我知道那是我一个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义不容辞,无怨无悔。记得有一次连续三天发正念邪恶都在大脑里唱歌,除不掉,压不住,还不时有邪恶图象,整整三天我都以百折不挠的精神顶住了,已是深夜一点多钟了,我没有丝毫睡意,双盘腿太疼,只好单盘,一立掌念完口诀很快就定住了,身体变得无比巨大,随着定力加深,身体竟美妙地45度旋转起来。当时的感觉就是一个星球在旋转,无比的玄妙。后来是因为实在承受不住这种殊胜、壮观的感觉才出定的,想起这几天发正念吃的苦,经历的磨难和境界的提高比起来真算不了什么了。

三、 以纯净心态去发正念

“我们在清除邪恶的时候大家要注意,抱着显示心理、抱着常人的怕心或者是不纯的念头,都不能达到目的。为什么你有这样的能力呢?因为是一个伟大的修炼人才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你在发出这一念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是伟大的修炼人所发出来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讲法》)那么什么是伟大的修炼人呢?我悟到慈悲、祥和、宽容、理解、平肃、庄严,对邪恶岿然不动,力可劈山的坚定铲除是我们必备和逐渐具有的。其次动作的掌握也很重要,一定要做到放松而不懈怠。师父说:“现在你们发正念时,一立掌,邪恶的生命马上就逃走了,发出的功都得到处去找那些邪恶,”我悟到慈悲、祥和、纯善的能量场才能使邪恶望风而逃。

四、 要坚信自己是无所不能的。

正念正信缘于精进学法,境界升华,佛性体现出对大法坚定的心。我是98年10月份得法,到2000年6月一年半读了200遍《转法轮》,在师尊的不断点悟下走了一条最快、最正的修炼之路。为现在更好助师正法打下了坚实基础,有了坚实的学法基础,在魔难中坚定大法,坚信师父,我们才能无所不能。前几天我们那一个小区恶人办了一次诋毁大法图片展览。有几个大法弟子商量着明天再找几个大法弟子到那儿发正念,可是我觉得这样做也太低估自己的能力了。我心里说我自己就足以把这件事解决。十一点我发了十五分钟正念,就把这件事忘了。结果第二天大法弟子告诉我那天下午两点图片就被摘掉了。

第二件事例是去年的十月份的一天夜里,在我住的楼门口遇到了我们那儿破坏大法最邪恶的警察。(我在外面租房住,警察一直到处找我)等我到了单元门口他也跟过来了,上楼后我定了定神,首先向内找,发现是有怕心造成的。但我也同时意识到尽管我有执著,但也绝不容邪恶迫害,我的路是师父给安排的。任何所谓的考验都是对大法的迫害,发正念半小时后,我非常自信地用意念说:“我的功联系着世上所有大法弟子,我的能力缘于大法,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任何生命都不配考验我。”刚说完我自己的功柱就螺旋地直往上窜,身体变得巨大无比,当我放下腿的时候正好一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又发了两次正念,发完后有点恶心,头晕,心里不好的念头就上来了。“不行,太难受了。”然后就躺下了,“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身体就真的不行了,一整天我都没有精力再立掌,但身上头顶的法轮一直在高速旋转。我知道他在保护我,在自动除恶。从这一点上看旧势力安排对我的迫害是比较大的。我由于对大法,对自己从大法中修出来的充满了自信,在师尊加持下坚定地走过来了。明慧网告诉我们在意念中想自己是一个顶天独尊的神,身体巨大。我觉得不只是在意念中去想,我们真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神。

五、 不能带着执著除恶,发生问题一定向内找

“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后的执著》)“因为旧势力的目的就是破坏,学员有很强烈的执著时、严格地说那时的行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现、是感情带动下的行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恶才会出现。”(《理性》)“学过大法的人走错路时就是因为有放不下的执著,而这些执著也一定会被邪恶生命控制、利用。邪恶的生命就专门找你执著的思想去加强它、达到能被其控制的目的,被魔利用后表现出来的邪悟还觉得是在理上,还自己断章取义地从法中找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不言而喻,纯净自己,识破旧势力的安排,主动去掉执著心才是我们闯过难关的根本保证。

去年我市一个多次进京证实大法的大法弟子被抓到劳教所洗脑了,听到这一消息后,邪恶马上给我强加了一念:要是我遇到这一难能不能挺住?而我也没有分清这一念不是自己,因为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在看守所从来没有人打过我 ,甚至骂我的人都很少。那几天我就想自己是不是没有经过那种真正的生死考验。这些变异的观念我也没有认真在脑中过滤,也根本没有时间过滤,每一天就是做事、做事,做事险象环生还觉得自己正念强能闯过来。结果被邪恶抓进了洗脑班。那时我还对别人说呢――我怎么就除不掉想迫害我的邪恶呢?实际情况是,自己执著这么重怎么能除掉被执著被放纵的邪恶呢?

六、 重视清除自身空间场的邪恶和变异物质

这方面的体会其他同修已在明慧网刊登,在此不多论述。

七、 重视清除自身和另外空间对自己思想的干扰

思想能否纯净直接影响功能正常发挥。我具体做法是隔一段时间就长时间铲除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和外来干扰”,有必要就专注铲除干扰思想的邪恶。这样再除恶事半功倍。

八、 我悟到我们的功可以聚之成形,散之成物

在清除控制人间首恶的魔头时,我有时就把自己的功聚之成一条线,让他穿透层层阻碍打到魔头身上。

九、 对“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口诀的圆融理解

我们在修炼之中都往往只重视这一口诀的除恶作用,而对大法的圆融不破、修补机制、无所不能,重视不够,直接导致自己能力不能充分发挥。我悟到我们来自不同天体,那么对那里天体的归正是我们的责任。“你们是个整体……各方面的功都在这样的做”(《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所以我每天一个小时发正念时就只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因为我觉得“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道法》)

以上是我个人的体悟和状态写出来供大家参考,希望大家以法为师,把发正念做得更好。不当之处望大家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