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时期的九个小故事

【明慧网2002年5月9日】
  • 天安门前讲真相的人

  • 警察说:“他们是刘胡兰,我们是大坏蛋”

  • 经理说:这些钱算是对大法的支持吧

  • 出租车司机:政府不得人心

  • 港台大法同修救度大陆民众

  • “这回我可得炼了”

  • 明智的出租车司机

  • 真相条幅下晨炼的老人对警察说:对不起,没这个义务!

  • 欺软怕硬的警察

  • 天安门前讲真相的人

    爸爸虽然不炼功,但读过《转法轮》。他无论是在同学、同事、亲友还是同行的旅客面前,几乎逢人就讲大法的真相。

    去年“五一”,他出差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向同行的人证实大法,他站在英雄纪念碑下(就是假自焚的地方)喝了一大口雪碧,然后指着警车说:“假如我喝的是汽油,他们谁会来救我呢?然后请同行的人掐表,计他跑到人民大会堂(广场有灭火器的地方)往返用的时间,用了十多分钟,充份证明了警察救人时间上的虚假。同行的人无不心服。


    警察说:“他们是刘胡兰,我们是大坏蛋”

    为纪念4.25,华东某市挂出2千余条条幅,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值夜班的警察说:“夜里都睡不了觉,不一会儿就有电话说,哪儿哪儿有条幅了。我们不怕罪犯,就怕法轮功,抓着罪犯,手铐一戴,罪犯立马哭爹喊娘直发蔫。抓到个法轮功,可就不同了,戴手铐,人家不怕,说理说不过人家,个个都成了刘胡兰,而我们却成了大坏蛋。”


    经理说:这些钱算是对大法的支持吧

    在流离失所中,许多朋友给我许多帮助。租房,转移资料,等等。他们都很愿意帮我。这都与我平时的为人相关,有的一遇到生活上的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我,说希望可以见到我,以帮助他们打开心结。大法的威力啊,说不尽。上个月,向一位公司经理讲清大法真相,我从经理的工作到感情生活的问题等平易近人的角度切入,经理那天下午放弃了高级课程的培训学习,一直在听我说。

    我说,公司搞市场调查要求实事求是便是一种“真”的体现,做人的真诚总是最能打动人心,公司极力追求塑造的信誉都是去努力做到“真”。亲朋好友间的爱护,公司管理中对属下员工的福利举动也在“善”的范畴。吃苦耐劳的敬业精神也是一种“忍”。大致是那样说开了。原先,经理认为大法被迫害站在政治角度来看很正常,但最后经理彻底改变原来的认识。临走时一定要给我钱,说,带的钱不多,先拿着,有困难找我。我说,我不会收你的钱。经理又说,听完你讲一下午,对自己的帮助很大,启发很大,你可以做心理医生,这些钱算是对大法的支持吧!

    听完经理这一说,我真觉得一股热流在心中流淌,还有什么比遇到一个维护大法的生命更值得欣慰的呢?联想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造谣说法轮功有国外政治势力出钱的谎言,看看今天在谎言中不停觉醒的老百姓吧,就知道邪恶维持不了多久了。


    出租车司机:政府不得人心

    “五一”劳动节期间,一次因赶时间坐出租车。我原本不太想说话,但司机主动与我聊天,说节日期间生意并不好,有钱的去外地了,没钱的在家呆着,现在人心都不稳,随时都有下岗的威胁,钱都不敢轻易乱花。他说:“就好像法轮功,为什么那么多人学?现在社会没什么保障可言,还不是因为炼功了内心安定了,身心健康了。镇压后是不是如宣传所说的人家(指法轮功)多么不好,我倒不觉得,要迫害什么借口都有。”然后又说,“政府不得人心。”司机对大法的理性思考,说明江集团的谎言已经在民众心里不攻自破,人心都在向着法轮大法。


    港台大法同修救度大陆民众

    有朋友经香港去日本作商务考察,刚到香港便收到大量真相材料,她表示将真相资料带回大陆有顾虑,因而在旅途中尽快把资料看完,明白真相后说:在中国封闭得太厉害了,小孩在校读书便是洗脑,以后我家小孩长大后不能在国内读书,到国外去吧,以免被洗脑。另一朋友在商铺收到一封从台湾寄来的贺卡,卡上印有炼功动作图片和36名西人学员天安门合影图片,看后深受震撼。大陆以外的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做了大量工作,挽救了无数被谎言蒙蔽的生命,由于接触了解真相机会较少,因而形式的美感亦非常重要(第一印象)。


    “这回我可得炼了”

    朋友是常人,但读过法轮大法,知道真相。

    他给我讲起昨晚的梦,他说:我被带到一间屋子,屋里的人化成鬼来杀我,我逃出屋子,看见外面一些鬼在给我洗脑,将脑袋凿一个洞,把脏东西灌进去。我拔腿就跑,一个鬼在后面追我。我就学你们发正念。鬼就倒地了,可又爬起来,我又念了一遍,鬼又倒下去,可又爬起来,我念了三遍,鬼就倒下去了,死了。

    朋友说:“这回我可得炼了。”


    明智的出租车司机

    大法弟子问:“老弟,你家有炼法轮功的吗?你对法轮功有什么看法?”

    出租车司机:“没有,我不炼法轮功,但是在国家这样的打压下,他们还发传单、贴标语,而且还有这么多的博士、硕士、教授、高级知识分子炼,这说明法轮功肯定有功。”

    大法弟子:“你真聪明。”


    真相条幅下晨炼的老人对警察说:对不起,没这个义务!

    早晨,一个“法轮大法好”的小条幅挂在一颗大树上,树下,几个老者在晨炼。一辆标有公安字样的面包车骤然停下,从车上下来两个“大沿帽”。

    大沿帽:看见挂条幅的人了吗?
    老者:看见了!
    大沿帽:看见了?什么样的?
    老者:没记住!
    大沿帽:(白了一眼)那当时为什么不报告?
    老者:对不起,没这个义务。我儿子好几年不开支了,也没人问一声。

    大沿帽又白了一眼,什么话没说,上车了。小条幅依旧在晨风中飘扬着!


    欺软怕硬的警察

    大法弟子A的弟弟小C,因为哥哥被抓到洗脑班(所谓“法制学校”),由于没有任何手续,就找到“法制学校”理论,由于跟他们也无理可论,又加上大法弟子A绝食抗议,已不能下床走动,小C气极之下与那些警察们大闹一通。十多个警察争先恐后,气势逼人,但由于小C口气也不软:“法轮功打不还手,我不炼功,可不是好欺负的!”警察没敢动手。事后,一“校方代表”来到小C家,与小C推杯换盏,最后一句“黑白两道是一家”的“至理名言”下,与小C之间的事不了了之。小A也用正念闯出洗脑班。

    返回页首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8/22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