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家属的正气

【明慧网2002年6月11日】我以前在修炼与正法中做得不够好,因仍有执著心、特别是怕心而受旧势力的干扰,没尽心尽力。但我从法中悟到,做得不好也不要背包袱,应抓住现在每一天去做好,对自己与众生负责,所以我提起笔把身边一些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同做得更好。

亲戚中有一对夫妇,在没遇上大法时,二人并不和睦,甚至临近分裂边缘,恰值此时,妻子幸得大法。因丈夫亲自看到妻子得法后的身心变化,感受到大法威德,自己的性情也变好一些,丈夫对妻子修炼大法就从反对变支持,因此二人变得和睦了。

当99年7-20后,这位丈夫十分反感江泽民一伙对大法的迫害,也经常与妻子一起向亲人、朋友、顾客讲真相,后来不久当他了解到有些大法弟子因上访和讲清真相被抓,十分敬佩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总对别人说:“李老师太完美了,他把人教得太好了。”意思是说师父能把我们教得如此正而太了不起了。恶警、坏人想把他妻子弄去洗脑,他从不配合。当恶警强行带走他妻子时,他拼命阻止,恶警把他腰肋打断倒在地上,住了个把月的医院,还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生意停了,孩子也见不到妈妈了。当他妻子被非法关进派出所、看守所时,他也四处奔走,要求放出他妻子。后来他的妻子仍被非法判劳教,他得知后,跑到派出所、街道痛斥迫害他妻子的人。

经过这些事后,他也变冷静许多,当他妻子被非法关进劳教所时,他经常打电话过去,恶警问他对法轮功看法时,他不回答这个问题,回答中隐含说对法轮功的迫害太坏了。他告诉干警,如果他妻子在里面受到非法、非人道对待,他要请律师进行人身保护,因此,干警就说他是炼法轮功的。尽管他说不是,因为他的正气,恶警不愿接他的电话,他不管,仍使用他的合法权利,要求了解他妻子情况并要求放人,恶警就骂他,他也不退缩。恶警想录他的话,他说:“我不怕你,我也按下免提,也录音,你说我言语脏,我心急,语气有时是不好,是我不对,你是干警,你教育好了,那你为啥说我是×××(骂人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请你解释。”又说:“你想找我,好,我不怕你,你记嘛,我是某某,是某某人的丈夫,住在某某地方,你去问嘛。”平时,他到处说江氏政府太黑了,把他家整惨了,把大法弟子整惨了。有时遇到地上哪儿有掉下的大法弟子的横幅,他就把它挂起,还说:“该挂的还得挂起,确实那些人(江泽民及其帮凶)太坏了。”他仍然坚持给劳教所打电话、写信,信中说他家被迫害得惨,十分不满,要求他妻子尽快回来。

后来他妻子确实提前出来(他妻子在释放时,对大法是坚定的)。妻子放出以后,他与妻子做生意,在与熟人、与顾客交往中更理智地洪法,他总说大法好,政府太黑,当有街道的坏人来时,他就出面要求先解决他被恶警打伤、打残(他肋骨被打断三根)的事,再说其它的,使这些人理亏而退。

其实,整个过程中,这位丈夫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去做,他妻子开始学法时他也反对,讲真相工作中,他开始也反对。他的改变,主要包含着他身边修炼的亲人对他讲清真相、与讲明道理等因素。当然,首先是他的善良本性还在。现在他们一家更和睦、融洽了,他还指出他妻子做得不好,心里有怨恨,讲真相不应和别人强争。还说他妻子做好了,他今后也要学。就这样,这位丈夫用他的正气保护了他修炼的妻子。

由此我想到,我们应让自己身边亲人、朋友明白真相,更要让他们明白不要配合邪恶。在邪恶之徒问及大法时,用好的方式及适合当时情况的言语表明大法好的态度。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达到保护修炼的亲人的目的,才能不给邪恶趁机迫害的借口。我们家族中,大部分人在我们讲真相后都明白大法好。而且,我们还告诉他们,让他们给他们的熟人去讲真相,特别是迫害大法的人,让他们去告诉千万别再这样。有些真的这么去做了,当一群人说及法轮功时,他们就维护大法,还对那些反对大法的人说:“法轮功不是电视上说的那么回事。”而且这些亲人也感受大法威德,去掉打牌等恶习,越来越好,还说:“原先我们没有这么互相关心,是法轮功使我们和睦了。”

当然,在这里我特别建议,对于那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应让他的亲人们明白,应经常打电话去、写信去监狱,并要求了解大法弟子有没有受到非法、非人道的对待,如果有,就寻求法律保护。而且要明白不随着恶警说大法不好,才能站住脚。始终不讲法律是那些迫害大法的所谓执法人员,他们是心虚的,是怕人们讲真相、讲法律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9/23269.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