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七个月的新学员自述修炼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2002年6月13日】我是一名海外大法弟子,直到7个半月前我才真正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从单位到进修班的路上,乘公共汽车时,不小心扭了脚,非常疼痛,但是我尽量保持单盘。车边开我边想明天午饭后去炼功的事,这是非常大的任务,在进修班聚集了许多医生和专家。我活动了活动脚,就在我放下脚的一瞬间,我突然看见在我面前一个巨大的法轮,就在那一瞬间我流泪,感觉自己象婴儿一样,被慈悲包围着。这一刻在我生命中留下了难以忘记的印象。第二天早上6点开始一个人炼功,当做头前抱轮时,就感觉后背炽热。当炼完功后,我从镜子里看见一条红色很宽的带子,通过两臂到整个脊背——这就是法轮在净化身体,这样的功法对人来说简直太神奇了。

二、在这个进修班之后,我单位的行政机构建议我将法轮功介绍到当地的女子监狱。我拿了足够的关于法轮功在中国的资料,法轮功简介和一些书签。在周围都是铁丝网的院子里,聚集了很多妇女,同时也有很多看守。一个那里负责的女人,建议我讲述一些关于法轮功的事。之后我站在他们面前,但是只有4、5个人。我集中精力炼功和发正念,我听到有人向我走近,说一些反驳的话,我更集中精神,并感到一个巨大的法轮在旋转,我尽量克制自己别哭出来。我看见这些人,并感受到他们,还看见法轮在做自己的事,当我炼完功时,我看见很多人在炼。环境非常好,我当时的感觉不在监狱,而是在一个美妙的空间,我给所有的人发了资料,其中包括看守,大家都非常高兴,过了几小时,一位功友给监狱打了电话,想给他们一些资料,但是他们对他说:“谢谢,我们已经有了。”以后,我们经常被邀请到那里炼功。

三、在我们炼功的公园,环境和空气都很不好。我们炼功点旁边的大路上有很多人经过。为了让更多人看见和加入我们,这块地方是我们有意选择的。为了方便路人,我们准备了一些简单的资料和一些关于法轮大法在全世界的活动及中国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大法迫害的照片资料。经常有一些年轻人对我们叫喊,在我们附近还经常聚集一些十分吵闹的人群。每次炼功时,我都会发正念。一次,我们在炼功的时候,我突然看见老师在一个很深的空间里看着我们,我又一次感受了一下我所看到的,确定这就是老师。在这段时间里我的身体不能动了,我感觉身体非常轻,而我的内心却很兴奋。我睁开了点眼睛看到了有其他人加入了我们。孩子和成年人都在另一面注视着我们,一切突然又不动了。看完我们炼功后,他们都感到十分有趣。其他功友说他们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十分轻,内心十分激动。经过这天后,那些吵闹的人群再也没有来打搅过我们。

四、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和一个功友一起去了一个住着中国工人的地方。周围有围墙围着。为了播放大法在中国遭受迫害的中文光碟,我们带了电视和光碟机等设备。我们决定先和这个住着两百多人的地方的中国负责人谈谈。我们来到了他住的地方,轻轻的敲了敲门,门开了,功友立即和他开始谈起来,而我也开始发起正念来。在另一个空间里很乱。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轮,空气开始有些缓和了,过了一会那个中国负责人露出了微笑,又过了几分钟我们离开了他家。

功友告诉我是中国政府让此负责人来这工作的。他说如果他让我们发资料,那么他的家人就要受迫害,但是在发完正念后他的想法全变了。他说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并允许我们在偏僻点的地方给中国人讲真相。我们和大约30个中国人一起走出了大门,并很快地将设备装好、打开,其他人则有些站着有些坐着。功友播放了真相光碟并开始讲解。我看到了从电视屏幕中出来了一股难以置信的巨大能量,我也开始不停地发正念。我们上空的天变得黑沉沉的,好象把我束缚着,我几乎不能动和不能发出更强的正念。站在我旁边的一个中国人也转过身来一会看我,一会看他的腿。过了一会有两个中国人几乎是一个跟一个地从他们坐着的地方挣脱出来很快走了。又过了一会,另一些人走了过来。我继续发正念。邪恶对我干扰很厉害。这时我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法轮转动起来,清理这些人周围的空间。所有这些持续了大约一个半小时。最后,一切都变的平静和谐了。结束时,中国人们向我要了资料,我用中文对他们说:“谢谢”。

作为大法弟子,我要尽最大努力来克服不同形式的阻碍向人们讲清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