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6月16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2年6月16日】
  • 大法弟子张孟业和太太罗慕栾已被610恐怖份子绑架到洗脑班

  • 呼兰县政保科新任科长指挥恶警绑架大法弟子李冬雪

  • 大连市甘井子分局与泡崖派出所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 大连市西山派出所绑架十几名大法弟子

  • 青岛市大山劳教所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 大学四年级学生方林淼被非法判劳教1年半

  • 揭露一起骇人听闻的暴行

  • 葫芦岛市连山区恶警私闯民宅骚扰大法弟子

  • 河北省公安厅追认邪恶之徒赵庆祥为“烈士”(劣士)

  • 兰州警察逼死人命

  • 犹大耻辱柱

  • 河南省太康县看守所犯罪恶人榜

  • 大法弟子张孟业和太太罗慕栾已被610恐怖份子绑架到洗脑班

    2002年5月17日上午,大法弟子张孟业、罗慕栾去隋晓家里,在隋晓家的楼下就被恶警抓住了,他们去之前给隋晓的家里打过电话,估计电话被监听了。这里提醒大陆同修,去邪悟者家里一定要小心,不要打他们家里的电话,最好不要到他们家里见面,以免被蹲坑的恶警发现。

    现在张孟业已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广州市黄埔戒毒所洗脑班,黄埔洗脑班是个非常邪恶的地方(已多次被明慧网曝光,如:2001年7月4日的《揭露广州黄埔区洗脑班的邪恶》,2001年8月5日的《我在广州收容所、戒毒所的遭遇和见闻》,2002年1月12日的《广州市天河“610”犯罪人员违法长期关押大法弟子》等)。

    在洗脑班里,610恐怖份子雇用了社会上的流氓当打手,每个大法学员被锁在一个牢房里。牢房内装有监视器、窃听器。每天强迫大法学员看诬蔑大法与师父的录像与资料。看完后逼迫大法学员写悔过书之类的东西,不写不许睡觉。如果大法学员写正面反映大法真实情况的文章,暴徒们看到后,马上就象恶狼一样扑上来,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谩骂大法师父与大法。只要写的东西不符合它们的心意,不是打就是骂、罚站,一连几天不让睡觉等等。

    在洗脑班里,坚定的大法弟子不准与家属见面,张孟业的老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它们也不让老太太见面。因为张孟业揭露过劳教所的迫害,不知道610恐怖恐怖份子会用什么样残酷的手段折磨他。请世界上善良的人们关注这件事情。

    罗慕栾被绑架到广州市法制学校非法举办的洗脑班。(法制学校在广州市白云区槎头)


    呼兰县政保科新任科长指挥恶警绑架大法弟子李冬雪

    今年春节过后,呼兰县公安局屡次骚扰、绑架大法弟子,特别是政保科新任科长王可达上任后,从4月至今已将2位大法弟子非法劳教,现仍有6人被劫持在看守所里(其中有2人被非法判刑)。

    5月24日下午,公安局政保科预谋抓捕大法弟子李冬雪。先由派出所民警看其是否在家,得知李冬雪在家后,政保科新任科长王可达带一伙恶警敲门抓人,李冬雪拒绝开门。过了一会儿,李冬雪的爱人拄着双拐(患有小儿麻痹)回家,在家门外与恶警相遇,邪恶之徒竟欺骗说只进屋看看,不抓人。可是李冬雪的爱人刚刚打开门,恶警就冲进屋里,二话不说就抓人,李冬雪坚决不予配合,李母当场吓昏过去。王可达又叫来“110”警车,十来个恶警将李冬雪抬上警车。这时楼区里站满了围观的群众,大家对公安如此大动干戈地动用几辆警车、十多名恶警抓捕一位善良的弱女子的做法感到十分不解和愤慨。李冬雪的爱人去公安局要人,指责堂堂公安机关为何以欺骗方式抓人,公安局政保科却矢口否认。现在李冬雪的家人陷入生活的困境,卧病在床的老母亲,年幼的孩子和残疾的丈夫均无人照顾。

    在此呼吁国内外善良的人们对这种迫害予以谴责!


    大连市甘井子分局与泡崖派出所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大连市大法弟子于善英,现年66岁,家住甘井子区,因坚修法轮大法,于5月14日下午17-18时许,被甘井子分局和泡崖派出所恶警强行带走,并被非法抄家。据悉,现在于善英被劫持在姚家看守所。据不完全统计,14日晚,在泡崖地区共有10名左右的大法学员被绑架。

    正告甘井子分局与泡崖派出所歹徒,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等待你们的必将是天理的制裁!


    大连市西山派出所绑架十几名大法弟子

    大连市西山派出所恶警成堆,4月24日前后,蹲坑蹲点守在大法弟子家门口长达几个小时,甚至几日,不见大法弟子出门不会离开。我们大法弟子学法炼功,一心做好人,而恶警为了捞取钱财(抓一个大法弟子1000元),竟不顾大法弟子家中困难,有的大法弟子家中只有生病的老母,有的只有上学的孩子,还有的天天上班工作……恶警非法抓捕了十几名大法弟子,他们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受折磨。

    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并发正念铲除邪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强烈要求中国政府遵守国家法律,无条件释放正被非法关押的善良的大法弟子!


    青岛市大山劳教所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青岛市大山劳教所关押了青岛市内四区及周边所辖县市的所有被非法劳教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女性法轮功学员多被劫持在淄博王村劳教所)。

    青岛大山劳教管教人员对坚持真理、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野蛮迫害。让犹大们轮番围攻,酷刑折磨,长时间不让睡觉……最近听说一位叫王吉伟的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内的一个会上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保证作废,马上遭到一大群恶警的疯狂殴打。事后被单独隔离,生死未知。

    希望外面大法弟子在静心学好法的同时坚定正念除恶,加大力度讲清真相,声援里面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同修,彻底否定和清除旧势力执意安排的这场邪恶表演。

    希望各界人士伸出援助之手,一起来谴责制止暴行。

    请知情人士提供青岛市610及劳教所内的详细情况。包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及有关责任人的姓名及通讯信息等。不能再继续容忍邪恶败类对大法弟子毫无人性的迫害。给邪恶曝光,让它们对善良大法弟子疯狂迫害的恶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不久的将来将它们送上审判台。


    大学四年级学生方林淼被非法判劳教1年半

    安徽大法弟子方林淼是大学四年级学生,五月一日到天安门请愿,表达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被非法判劳教1年半。


    揭露一起骇人听闻的暴行

    2001年4月10日晚5点半左右,由劳教所所长吴玉良带领全付武装的恶警气势汹汹的把一大法学员强行带走(认为是她组织炼功的),当大法学员问为什么随便抓走人,吴一伙根本不给答复,说不吃饭到食堂去吃,给你们准备好了,就开始把绝食学员5-6人,一组一组的往食堂带,食堂内站满了武装警察,武警战士身穿黑色警服,扎腰带,人人手里拿着警棍、电棍,足有50余人。进去后恶警先穷凶极恶的喊叫:吃不吃,不吃就灌。无人说话,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武警就象疯了一样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弄到三楼,那阵势胆小的当时就能吓个半死,可当时大法学员没一个害怕的。三楼装不下弄到二楼,再装不下就是一楼,非常野蛮的强行灌食,里面放很多盐,还强迫写什么保证,并开始毒打、折磨、用电棍电,几个人围着一个人拳打脚踢一顿,再用电棍电、上绳、站马步等卑劣手段,不管年龄大小,都这样对待,有个学员被一帮恶警从三楼拖至二楼毒打一顿,电棍电一顿,再拖到一楼再折磨一顿,再从一楼拖到二楼又一顿,再拖到三楼又一顿,这样来回折腾五次,长达2个多小时,人都快不行了才罢手。大法学员正告恶警:你们这样做是在犯法。这事是在劳教所吴玉良所长和王政委的直接带领下进行的。(此二人已被收审,因犯有其它罪)。


    葫芦岛市连山区恶警私闯民宅骚扰大法弟子

    2002年2月4日,葫芦岛市连山区法轮功学黄秀坤(化名)被四楼邻居举报,当地派出所谎说到社区认个人,将黄及两位同修骗出家门,劫持到派出所,还将其家中的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连同小录音机等东西抢走,数小时后放回。

    2002年4月13日中午,几个便衣哐哐敲打黄家的防盗门和窗户,大声叫嚷开门,扰得四邻不安。黄到邻居家的阳台上躲避,几个便衣见无人开门,便用万能钥匙打开防盗门,闯入室内,见四处无人才离去。晚9点钟,几个便衣又来敲门,当时黄的妹妹和母亲在家,还有两个女孩正在睡觉。它们一下进来七、八个人(派出所的、社区片警、主任和街道书记),穿着皮鞋在地板上乱走,到黄的卧室翻个不停,两个正睡觉的孩子被惊醒,事后,孩子都冻感冒了。最后,暴徒们没搜到什么,又没找到黄,才离去。

    2002年5月,暴徒们又来黄家骚扰,黄被迫流离失所,有班不能上。


    河北省公安厅追认邪恶之徒赵庆祥为“烈士”(劣士)

    2002年5月13日,河北电视台播出一条新闻:“2002年5月12日,河北省公安厅、省妇联去慰问了烈士赵庆祥的母亲”。大家知道,被追认为烈士的一般是在战场上牺牲的或是与坏人搏斗牺牲的,还有就是在抢险救灾中牺牲的等,具备这样的条件才能被追认为烈士。

    我们再看一看赵庆祥是怎样死的:(去年明慧网曾报导过它的恶报)40多岁的它住院前身强体壮,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短短几天发病,暴死于医院,解剖尸体时发现五脏六腑俱已腐烂,按常规病死医院是不能算作烈士的。

    而赵庆祥是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是当时在石家庄公安系统内遭恶报极具震慑性的典型代表,恐惧的气氛一时间贯穿公安系统的上上下下,一些曾从事或参与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基层公安从中得到警示,心有余悸心照不宣,对迫害大法的事刹时收敛。

    但河北省公安厅把这样一个由迫害法轮功遭到报应的歹徒,离谱地将毫无事迹可言的恶警追认为“烈士”(劣士),目的显然是鼓噪那些厌烦了这场迫害的警察,给自己的系统消肿,妄图“稳住军心”。然而,毕竟那些有觉悟的警察他们了解了真相,看穿了这场迫害的实质,谁也不愿意为一个政治流氓卖命。

    为此我们奉劝那些仍然为江泽民卖命的省市610及公安政法队伍中的不法之徒,想一想赵庆祥这个前车之鉴,也想一想你自己的妻儿老小,尽快改过自新或许还来得及,否则,法正人间之时就是你们入无生之门之日。何去何从是你们抉择的时候了。


    兰州警察逼死人命

    6月13日一群恶警窜至兰州大法弟子苏兰州夫妇家中,将苏兰州的妻子逼迫从六楼上跳下,迫害致死。目前这群恶警昼夜潜伏在苏兰州家楼下周围,企图继续抓捕前去的大法弟子,望兰州地区的大法弟子当心,正念铲除邪恶。同时我们急切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及善良的人们,对目前发生在中国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给予关注并予以制止。

    2002年6月3日,在安宁分局韩明的带领下,恶警以欺骗的手段将大法弟子路玉英从工作处骗出,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

    2002年6月13日,安宁分局和七里河分局的恶警对大法弟子何影国家进行了抄家,并绑架了其妻子聂影(音)和其他约10余名大法弟子。并在其家附近蹲坑,请有关大法弟子注意安全。

    兰州出现天象奇观警示世人

    6月14日下午兰州地区太阳周围出现巨大光环,持续两小时之久。此现象刚好发生在恶警迫害死兰州大法弟子苏兰州之妻的次日。希望世人能够明白大法弟子的伟大壮举,他们是用自己的生命唤醒你们的良知,让你们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犹大耻辱柱

    1、韩世强,家住沈阳市皇姑区,2001年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叛变,并迫害大法弟子。韩某表面上是安利公司营业代表,却利用销售产品的机会散布污蔑大法的话。据知情民警透露,韩现工作于610办公室,并拿工资和抓人的奖金(害一人得数百元)。其妻刘某假装为炼功人到处弄大法资料,目的却是为韩某提供抓人的证据。据悉已有大法弟子被他出卖。请与其相识的大法弟子当心。

    2、武传金,家住沈阳市铁西区凌空二街。电话:024-25917988。2000年末于张士教养院叛变,曾被评入首批“张士十大恶人”,并作为第一骨干投入到对大法的迫害之中。最近,有同修用打电话等形式向其讲真相,而武却为“靠近政府”,不愿放弃在安利公司得到的名利,继续帮助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近期,又有数名大法弟子因他的举报而被绑架。


    河南省太康县看守所犯罪恶人榜

    王清林手机号:13904172456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3/23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