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三年来正法修炼的感悟


【明慧网2002年6月16日】我99年得法,一入门就觉得大法太好了,我很想精进,可很快铺天盖地的邪恶便压下来了。和全国的大法弟子一样,我遭受了多次迫害,几次被强行关进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多次被非法抄家、罚款、打骂,至今还停薪停职。这些都改变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邪恶之徒开始还讥笑我;你才学几天?后来看多次迫害无效,就把我当成重点强行送进了劳教所。在那充满恶毒的黑窝里,我被叛徒动摇,也写了“悔过书”之类的东西,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两个多月后,师父仍慈悲于我,安排我被劳教所因病退回,获得了继续学法修炼的机会,回到了正法洪流中。前不久我出去散发真相材料,被公安发现强行送进派出所,这次我几乎一点怕心也没有,正念很强,师尊又安排我被公安放回家。以上经历使我感悟很多,写出来与同修共勉,不当之处请指正。

正信正悟才可度

我从未参加过大型法会,就连集体炼功洪法也只参加过两次,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转法轮》我才读了几遍,甚至还读不熟,只觉得大法好,不知怎么修。可我却牢牢记住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这就是悟不悟的问题,也就是可度不可度的问题了。”我记得师父讲过“悟”在西方叫“信”,所以我始终坚信师父与大法,师父的大慈大悲我无法报答,只有在助师正法中不断精进,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走出门更要走出人

在邪恶迫害大法时,同修们纷纷走出来证实大法,许多人去了天安门,在这种形式的带动下,我于2000年初也进京上访,但那时的心是不够纯正的,很多常人心没修掉,所以当公安一次次迫害时,总以常人的状态和言行抵制,还以为这样就是不配合邪恶,结果使邪恶的迫害不断升级,使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之中。随着不断学法修心,心性、认识不断提高,真正体悟到正法修炼的严肃性。师父告诉我们修炼就是修自己:“不修这颗心,谁都上不去。”而修心就是按照大法的标准,把自己在常人中的各种执著、所有的欲望都去掉,保持慈祥慈悲的状态。到这种状态的时候,遇到问题才能理智的对待,把事情做好。即便是面对邪恶迫害我们的工具--警察,也能如愿脱险。因为“邪不压正”,在一个慈祥慈悲的正法修炼者面前,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已被你的正念铲除或吓跑,而要他放你走的意念就起作用了。所以想当初我走出门进京上访是正确的举动,但因为没走出人,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随之长期处于魔难之中。教训使我深深体悟到:走出门,更要走出人!

佛法无边,须有正念

在邪恶一次次的迫害中,我虽然对大法比较坚定,但很少向内找,这样“坚定”慢慢就变成了“坚持”,总以为只要坚持下去,就能圆满。时间一长,这种“坚持”就变成了“硬撑”,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甚至形成对立,不自觉地用学法炼功代替了学法修心。由于有各种执著心,邪恶才有空可钻,在多次加害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又指使公安把我送进了劳教所。到了这一步,我仍不向内找,反而怨恨出卖我的人。直到出了劳教所,反复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才逐步发现自己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每一次遭受魔难都是因为自己的争斗心、显示、欢喜心、私心、怕心等等许多执著心造成的,而当这些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时,又正念不足。于是我针对这些肮脏的心,不断去掉它,慢慢的我的思想中正念就强大起来。随之在正法修炼、讲清真相、正念除恶等事情中明显地越做越好。

1、从劳教所回来不久,我就想发表《严正声明》,有位同修劝我不要发,以免再遭迫害,当时我认识到因此而再遭迫害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只要我心性到位,师父看着呢,邪恶不敢也不配再迫害我。所以我堂堂正正地用真实姓名发表了声明。

2、邪恶判我两年劳教,我只待了两个多月就被退回来了,原因是有严重心脏病,回家后家人给我买了很多药让我吃,越吃越重。我知道不该吃了,于是要求家人让我停药去医院查病因,结果三家医院都没查出心脏病来,家人不再逼我用药了。从此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而且出现了向年轻方向退的真实感受和外在表现。

3、重回正法洪流中,我与同修们一起,紧跟师尊的正法进程,继续学法修心,做正法的事。3月底的一天,我又出去散发真相材料,被公安便衣发现,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这一次我几乎没有怕意,而且乐呵呵的面对公安,心里却首先想:我做的是大法的事,是神圣的,不该被抓,一定是我有什么心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按他们的安排要让我加大魔难过关。但我立即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修炼有漏也只能由师父点悟,按大法的要求去执著,邪恶不配钻空子迫害我!于是我一直用慈祥的目光盯着公安发正念:铲除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放我回家!做笔录的警察说:“你这次得判刑。”我马上笑着说:“你说了不算!”于是躺在连椅上,公安害怕了,把我送到医院一查,病得不轻,马上开了三种药,并让我第二天再输液。就这样公安当天晚上就打电话让家人把我接回了家。之后区、市两级公安和610办公室还有单位都先后找过我,并和家人商定再送我去劳教所几天,我都拒绝配合,同时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使邪恶的迫害始终没能得逞。

4、自从99年邪恶迫害大法至今,公安非法抓捕、关押大法弟子无数,我本人就被他们关押6、7次之多,每次公安都搞所谓的笔录,把大法弟子的名字写在“犯罪嫌疑人”后边。我从不承认这个称呼,所以从不签字,这次也一样,公安无奈只好换了另一种笔录纸,把我的名字写在被询问人后边,我才勉强签了字。而后来区、市公安笔录时就直接不用对大法弟子不尊重的那种纸了。

5、四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十点半了,公安又来敲门,我们没给开。第二天两个公安又来了,说是又快到什么日子了,来看看我是否在家。我冲上茶水,以礼相待,但不能让他们白来,该让他们明白的话还要讲,于是我跟他们边聊天边讲大法真相,临走时他们一再说谢谢,但回去后他们的头立即给家人打来电话,说本来想让我上班的,听说对法轮功的还认识不清,连天安门自焚(骗局)都不信,那还是不能去上班。我对家人说:“如果是来让我上班,那头一天夜里来敲门干什么?他俩进门就说上边指示快到什么日子来的,他们的头不在骗人吗?”家人无言以对。以上经历使我感悟很多,只要我们时时心在法上,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事事都会做好;修大法的人遇险不惊险自无,功无所不能,无须动手脚,不必亲眼看见,但是佛法无边,须有正念。

“等”、“靠”之心要去干净

大陆大法弟子,特别是受迫害的同修,大概都有过“等”、“靠”之心:“等”就是等正法结束时间一到,善恶必报,修大法的人肯定会有好的结果;“靠”就是靠师父把法正过来,邪恶再疯狂,早晚有一天师父会销毁它们,我们的魔难就到头了。这是多大的执著呀!在《转法轮》第二讲末段师父早就讲给我们:“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得出来,”佛是修出来的,不是等出来的,越等魔难越大。师父还讲:“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什么是功能》),而我们却想靠师父正法,这是多么不好的心啊!师父从宇宙最高层开始正法,层层做下来,人间这点事算得了什么?师父把这个使命赋予我们,这是留给我们建立威德的机会,而我们不是用神的一面正法,负起这个责任,却用人的一面把责任推给师父,这样的心怎么配做正法修炼的大法弟子呢?正法修炼是神圣严肃的,我们应该珍惜这万劫难逢的机缘,去掉所有的执著,不存“等”、“靠”之念,紧跟师尊的正法进程,勇猛精进,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面对路人也发正念

通过讲真相发正念,很多人,特别是受邪恶的谎言毒害最深的许多中国人开始清醒,得到了被大法救度之福,但不清醒的人为数还是很多的,每当走在街上或面对电视屏幕上出现的芸芸众生,总觉得他们很可悲,于是产生了这样的念头,朝他们发正念,彻底铲除我视力范围之内的所有人头脑中的邪恶因素,让他们尽快醒悟,认识到法轮大法好!之后我就用目光扫视人群,头脑中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虽然我的天目看不见,但我认为这样做也有效果,能救多少算多少。因为世人不应该被谣言欺骗和毒害,我们修炼到今天,也有这个能力最大限度地救度他们。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尊的经文:“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