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里寻他千百度 (译文)

我寻找真理的历程


【明慧网2002年6月19日】大约两个月前,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我一生中一直有着精神上的追求。我生长于一个基督教的家庭,我一直是个基督徒。直到大约30年前,我发现牧师们不能回答我的许多简单问题。我也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在我们的教徒中有那么多人死于癌症、糖尿病和许多其它疾病。我于是离开基督教寻求答案。我的追寻使我从纽约搬到加利福尼亚。我在许多的灵修方式中寻找治病和慧悟的法门。我曾去印度向几位印度教大师学习。几年后我对印度教不再着迷。对在那门中练了很多年的那些人的观察使我对能否在这一门中达到慧悟产生疑问。

之后,我求教于许多西方的师父。在夏威夷我与一个群体修习了几年,然后又搬到澳洲向另一个声称已找到最终答案的群体学习。

在我家庭中,母亲是基督徒,但父亲很粗暴,经常虐待我们。这样的环境使我情绪低落。我一生中大部份时间都曾有忧郁症,自卑感强,还有其它一些病痛。在过去30年的寻求当中,这些一直都没有大的改进。

更不用说,我也白白花掉了数十万美金。李老师在《转法轮》第47页说,“……你到处拜师,花多少钱,你找不到。”当我第一次读到这一段,我觉得老师就在直接对着我说一样。

我一生中的梦大都没什么意义,或者说我无法把他们跟我这一生联系起来。然而,我有两个很重要的梦,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母亲1992年确诊癌症。我为她祈祷,请求神治好她的病。当时我就接收到她能活下去的确定信息。她经过手术和放射治疗,最后诊断好了。在她康复的几个月之后,她出现在我梦中说,“如果我再得病,不要再为我祷告了。”三个月后,我母亲在睡眠中死去。

我妈妈的事完结之后,我有四年不再去给人治病了。我明白了我对于别人的生死是无能为力的,我也不知道是否自己在干一件错事。1996年,一位朋友的伙伴被送进了救济院,并说,他只能活三个月了。朋友哭着给我打来电话,我告诉她,(我会)去看一看。我将他的灵魂唤醒,请求上帝为他治病。我得到的信息是,他不会死。那个信息告诉我,当他穿上衣服,起床时,就是他恢复的一个征兆。很快,他就要求穿上衣服,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他的身体状况恢复得相当快,然后他可以出院,最后的诊断是他的癌症消失了。几年后,在我最后一次与那位朋友见面时,他还好好的,他的病被治好了。

去年,一位朋友四岁的儿子得了重病。在医院里维持着生命,医生们都认为他活不成了。我的朋友每周都哭着给我打2-3次电话,说医生已经没有办法了。最后我同意去一趟。我请求上帝让他从昏迷中醒过来,并治好他的病。我看到一个景象,是他从医院里走了出去,可当时他是不可能走路的。我将看到的景象告诉了我的朋友,她的儿子可能会出院但可能是摇摇晃晃的。几个星期之后,她打来电话说:“安姆博林,就象你说的那样,他出院了,但是摇摇晃晃的。我们正要带他去做理疗,学着重新走路,但他现在已经回家来了。”

2002年2月,一位朋友介绍来一个患了小脑萎缩的人,几乎不能走路了。我同意为她治疗并开始了同样的过程。同时,我已开始为另一个患严重关节炎的人治疗,他还患有不明原因的放射性疼痛,从下巴放射到头部、眼睛、脖子和肩膀。我那时开始收费了,但他们两个都说,没有钱,以后再付。在给他们治了大约一个月之后,我开始得重病了。一天早上,我几乎爬不起床来了。我虚弱的几乎动不了。我知道是有什么事儿很不对劲儿了。我开始找别人给我治,找到了两个与我一起工作的人。我有了一点好转。

2002年4月1日,在我给人治病的过程中,我做了第二个有意义的梦。一个男子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说,“我的名字叫法轮功”,并递给我他的名片。我从媒体中听说过中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但没有兴趣去了解一下法轮功的原则是什么。

从梦中醒来后,我想从网上了解法轮功。但我将法轮功错误地拼成了“FALON GONG”,结果没有找到任何有关的信息。两周后,我把做梦的事告诉了一个朋友,她正好有一个朋友在炼法轮功。她说要把我介绍给那位朋友。

我这时已经等不及她介绍了。我回到电脑前,在网上重新开始寻找。终于我纠正了拼写,找到了有关网站,并到书店买来了《法轮功》、《精进要旨》及《转法轮》。一周之内,我如饥似渴地读完了这三本书。我找到了附近的炼功点,开始学习功法。这时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好转了。

我开始读《转法轮》时,马上感到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每天有一种力量督促着我读书。我感到爱不释手。当我刚开始炼功时,肩部的老伤很疼,连右手都抬不起来,根本无法抱轮。几周后症状明显减轻。我已经可以做全套动作,我的右胳膊恢复了百分之九十。过去的其它病痛也好多了。读了《转法轮》和李老师的其它经文,我了解到,疾病是业力造成的,我在给别人治病时,得到了很多业力,因此自己也有病了。现在再有人来找我治病,我就介绍他们读《转法轮》等李老师的著作。前些日子,一位过去的病人要付给我医疗费。我告诉她,“谢谢,不用了,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最近一次炼静功,我看到在我坐的位置有一尊金佛,比房子还高。通常我能看见到处都有金佛和金轮子。当然有时什么也看不见。

几周前,一次我炼完功,开车在回家的路上。我被一面标有“左转”的牌子吸引,我被它吸引了好长一段。我想,为什么我会老注意这块牌子。当时我该向右转,根本不应该看这个牌子。事后,我突然悟到,在我过去一生中,我总是向左转,从现在开始,我才真正的开始向右,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2002年美中地区法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6/2349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