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坚定的正念使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邪恶胆寒


【明慧网2002年6月19日】2000年12月,师父法身在梦里点化我一个星期,要我走出来,到北京去正法,我还在犹豫,怕自己过不了关,还在跟师父说:“我五十年没出过门,也不知道怎么坐车,我怎么去呀?”师父告诉我会有人和我一起去。没多久,在一次法会上,碰上了一位小姑娘,她也想去北京,于是我们在12月21日一起出发去了北京。

2000年12月26日我们终于站到了广场上,看到有一个小伙子举起了横幅,可是我们都没有横幅,我们就走到小伙子身边,和他一起喊出了憋在心里许久的话----“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喊了一遍又一遍,心里痛快呀!自己觉得那个声音呀,震撼宇宙啊!这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是那样的庄严与神圣!现在想起来都是无以言表的震动!

之后我们就被抓了,派出所的恶警逼我们写污蔑大法的东西,我们都坚决不写,后来我又想证实大法,就写“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

再后来我被送回当地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成都东城公安局滞留室5天。5天里我绝食抵制恶警们的迫害,又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洪法,证实大法。我的正念很足,心里没有丝毫的担心与怕,就是一个心:坦坦荡荡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5天后恶警非法判我1年劳教,把我送到了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那里环境的恶劣,许多功友都曾经描述过,监狱精神上、肉体上双重折磨,目的就是让你放弃修炼。由于我不向邪恶妥协,有很长时间劳教所不让我洗脸,不让漱口,大冬天的,难得洗一次澡,还只给10分钟,穿、脱衣服的时间都不够用。劳教所恶警逼迫我们坚定信仰的大法学员“扒壁”,双手高举,面向墙,动也不能动一下,从早上6点一直站到晚上,也不知道几点钟,恶警让回去睡觉才能回去。不“扒壁”的时候,就是由那些叛徒一天几十次来攻击大法,妄图欺骗我们放弃修炼。有一次有个恶警恐吓我说:你再不“转化”就枪毙你。有一个就说:你再不“转化”就送你去精神病院!我乐呵呵地看着它们,知道邪不压正,心很平静。

我在那里心一直很平静,心里只有师父,只有法。我只上到初一,文化水平不高,我就抓紧学法,后来背了《转法轮》第一讲、第二讲,在里面看不到书,我就一直背法,24个小时心里只有师父,只有法,别的什么也想不起来。无论他们采取什么样的方式,都动不了我的心,我认定了就是要跟师父回家,谁也别想改变我什么。我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自焚”是假的,骗人的,大法是清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没敢碰我。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它们没敢给我带手铐,没敢打我,也没敢骂我,一下都没敢碰我。

师父说过只要我们那颗心,那颗心到了,师父什么都给我们做了。我知道师父为我承受了很多……

2002年1月份,我回家了,现在又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师父说:“意志金刚铸”。(《正念正行》)。邪恶势力在正念强大的真修者面前什么都不是。我的经历已经证实了,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只有一念在师父这,心里只有师父,师父就给予了我这么多。感谢师父!


注:本篇文章是一位同修口述,我们记录并整理的。讲述过程中她特别提到了在劳教所里,她心里只有师父,只有法,而劳教所的人除了让她“扒壁”,没敢骂她,也从来没敢碰过她。她先在五中队,恶警看动摇不了她的正信,就把她转到九中队,九中队据她说是挺邪恶的地方,但也动摇不了她,又把她送到七中队,她说那里七中队是最邪恶的,也动摇不了她。邪恶之徒拿她没办法。在黑暗的楠木寺劳教所,她的经历简直是个奇迹。因为她心中有师在、有法在、有正念、有正行,所以邪恶动不了她。其实师父讲得很明白:“…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坦然不动,没有任何怕心,你看它旧势力就不敢迫害他。因为它们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也就不碰他了。”“…他们对法的坚定使邪恶胆寒。”(《北美巡回讲法》)

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进,真正把自己溶于法中,每一念、每一言、每一行都用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真正地唯师父为大,唯法为大。当真正纯净的自我能够流露的时候,那就是我们返还真本性的时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