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意念——济公的小故事


【明慧网2002年6月19日】以下是济公用神通控制官吏释放蒙冤人的一个小故事。

……且说济公要搭救窦永衡,而窦永衡已被京营殿帅衙门的刑廷陆炳文大人定罪为“打劫饷银,杀死解饷职官,情同叛逆”,并已上报给皇上。

济公到陆炳文轿前喊冤,陆炳文升堂并要杖击济公,还未动手,陆炳文自己忽然肚中鼓起来,鼓得有犬皮鼓相似,自己两只手够不着肚脐。陆炳文心里一迷,连说:别打。衙役自然就不能打了。陆炳文又自己拔自己的胡子。总共三绺胡子就给拔下两绺来,从人说:大人这是怎么的了?赶紧把陆炳文夹回内院。夫人、小姐一瞧,都急了,这一会子,怎么肚子会胀这么大?请了一个医生,一看脉,说是要生孩子,赶快找接生婆。又找了两个名医,也看不了,反而推荐夫人请济公,没办法了,只好把济公从班房带来看病。

济公说:“大人这病,我说出来,你们准都不信。”夫人说:“圣僧说罢,焉有不信之理?”和尚说:“大人这肚子是胎。”夫人一听二愣,心想:“怪不得方才那个先生说是胎,这和尚也说是胎。”连忙问说:“圣僧,你看是胎怎么办呢?”和尚说:“这可跟旁胎不同,大人这是一肚子阴阳鬼胎,非得把胎打下来才能好。我和尚开个药方。”

药方是“天理良心一个,要整的,公道全分”。陆炳文一看药方说:“这药不用费钱,自己就有良心。”和尚说:“你只要有良心,就好的了。”陆炳文说:“传伺候升堂。”家人说:“大人这个样子,升得了堂么?”陆炳文说:“升堂,升堂!我做得亏心事,我知道非升堂好不了。”他刚一说升堂,肚子就开始变小。陆炳文立刻命家人搀着,升坐大堂,给和尚搬了一个座,就在旁边坐下。陆炳文说:“这不错了,人说话要有良心,本部院有良心。我知道窦永衡是好人,打劫饷银没有窦永衡。”接着吩咐:“来呀!把窦永衡的锁镣砸了,我将他当堂开放。”旁边众官人一瞧,大人这是无故疯了,书办赶紧过来说:“回禀大人,窦永衡在白沙岗打劫饷银,杀死解饷职官,情同叛逆。再说大人已然都定了案,奏明皇上,大概这个案必是立决,不久就有旨意下来。大人这里把窦永衡放了,那如何使得?”陆炳文说:“你休要多说,我有良心。皇上他没我大,大凡现官不如现管,我要放窦永衡,皇上他管不了我。”书办一听,这更不象话了,说:“大人要放窦永衡,书办做不了,大人先把书办革了倒好。”陆炳文说:“革你不费事,来贴革条,先把他革了。”立刻写了革条贴上。原办马雄也过来给刑廷磕头说;“回禀大人,窦永衡放不得的。”陆炳文说:“革你不费事,来贴革条,把马雄给我革了。”手下众官人,一个个吓的往后倒退,谁一拦就革谁,众人都不敢言语了。陆炳文吩咐来人:“把窦永衡手铐脚镣砸开了。”手下官人,立时把窦永衡的大三件摘了。陆炳文说:“窦永衡,本部院知道你是被屈含冤,你是个好人,我将你当堂开放。”窦永衡心中纳闷,心说:“这是怎么一段情节?”抬头一看,济公在旁边坐着呢。窦永衡倒瞧着发愣,和尚说:“混蛋你还不快走!等他明白过来,再叫人把你锁上呢!”窦永衡这才明白,赶紧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