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法会发言稿:坚修大法 正悟正信


【明慧网2002年6月20日】尊敬的李老师,各位同修,各位朋友:

我是95年得法的,2000年来到美国,在国内目睹了大法弘扬时壮丽的情景,98年弘法高潮时,大连召开了万人交流会,沈阳市工展馆有万人集体炼功,我在北京首都体育馆参加了五千人的集体炼功,参加了三千人的交流会,法轮大法在长春,法轮大法在武汉,法轮大法在清华大学,北京法轮功学员交流材料,各种材料以几万份至几十万份在各地传播。

李老师从92年开始传法,共办了54期讲法班,听法的弟子有两万人,从此大法弘扬,人传人,心传心,一人得法带动一个地区,一人得法带动一千人得法,到98年,大法学员增加到一亿人。大法神奇的功效和使道德升华的例子不胜枚举,我有幸参加了不少交流会,现在还能记忆不少事:锦州一位半身肌肉萎缩的政协委员,肩部没有肌肉,半身皮包骨,靠皮肤连接,很痛苦,跑了国内外的医院治不了这个病,在学法轮功后四个月,长了十三斤肉,使身体康复。

河北瘫痪八年的病人得法后,能站起来走路。

北京一位不识字的老年妇女在得法后,能读《转法轮》令子女惊奇。

一位矿山居民,腿骨摔成粉碎骨折,医院动手术,给在腿骨上固定一个不锈钢的钢筋,学大法后去检查,钢筋在不知不觉中消失。

一名做核实验受放射伤害的老干部,三十年秃顶,炼功三个月后长出头发,半年后,把三十年前的照片拿出来对照,比那时还年轻。

一位80岁的老医生,不能外出,见风就痒,难以自制,得法后症状消失,再不害怕风,皮肤白里透红,连续三年,每年来一次例假,越活越年轻。

301医院的老院长李其华老伴得了医院治不了的病,但是她学法轮功后病状不知不觉的好了,他们夫妇双双投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尽管李老师传法的目的不是给人祛病,但是弟子只要放下心来投入修炼,不管是癌症、乙肝、心脏病、糖尿病还是折磨人的失眠,都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北京西城一位吸毒的青年,学大法后主动戒了毒,使家人感激得落泪。

大法净化了炼功人的身体仅仅是开始,大法的伟大在于使人的观念发生了变化,转变了人心,使上亿的修炼者自觉的抵制社会道德下滑的潮流。不为名利色情所动,出淤泥而不染,大法的真善忍把人带入了无私无我、慈悲待人的境界。

一位大法弟子的爱人是个赌徒,因赌博输的精光,家庭不和。妻子得法后,把家务和孩子管的井井有条,规劝丈夫看《转法轮》,对丈夫很体贴,丈夫觉得妻子炼功后的变化太大了,自愧对不起妻子,戒掉了赌博,从此家庭和睦,丈夫也走入了修炼。

一位婆婆家中,儿媳对她处处刁难,婆婆学法后善待儿媳,全不放在心上,一天婆婆炼功回来,一进家门,儿媳妇把一盆屎尿倒在婆婆的头上,婆婆好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依然那么祥和,面部表情都没有改变,儿媳妇一下跪在婆婆面前,声泪俱下的说:“您真是个神啊。”从此儿媳转变态度也得了法。

一个经营药材的老板,养了几个小姘,赚了钱吃喝嫖赌,学法后戒除了恶习,自己开车带着录音、录像设备跋山涉水到农村去弘法。

一位办理审判基建项目的干部,得法后秉公办事,回绝了请吃喝和红包。

在中国腐败横行,道德下滑,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里,法轮大法的学员能做到堂堂正正,一身正气,出淤泥而不染。当干部不腐败;当职工尽职尽责,不计较待遇;当学生,不受社会风气的影响,能专心致志的学习。

98年清华大学各系选出免试的12名研究生中有9名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的学员是好人中的好人,要找他们利国利民的好事,俯首皆是;要找他们违法乱纪的事,则用放大镜也找不到。

97、98连续两年公安部两次下令在全国进行调查,想在上亿的法轮功学员中找到违法例证,但是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倒是使不少打入内部的公安人员变成了修炼者,这些公安人员发现法轮功的学员是真正的好人,值得自己放下身份投入修炼,这是指挥调查者始料不及的。

例如北京郊区的两位警察,去找一名离休干部调查,警察问:“象你这样的老革命为什么也炼法轮功?你不知道公安部在带着帽子调查吗?”老干部回答:“我的老伴是肝癌,各大医院都跑遍了也治不了,可是一炼法轮功就炼好了,你说我能不炼吗?”经他这么一说,一位警察说:“你的话我信,我也要炼法轮功。”另一名警察说:“我也得让我家里人炼。”

这样伟大的法轮大法,在救度人中广泛流传,深受亿万炼功者及亲友欢迎,与此相反,中宣部96年安排各报攻击法轮功,《光明日报》带头刊登了文章“警钟长鸣”。以封建、迷信伪科学的名义攻击法轮功,并把修炼者诬陷为傻子,此文一发,各地大法弟子纷纷写信,仅长春一地一天就寄给光明日报800多封信,信多的用麻袋装。北京弟子除了写信还亲自到报社反映意见,光明日报不得不抽调人员接待来访,接待时一接触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学法后改变身心的事实和祥和的态度,使报社人员震动,多么好的大法,多么慈善的修炼者,众多报刊庆幸没有参与这一错误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警钟长鸣”一文的作者辛平率先在“光明日报”制造谣言诬陷法轮功,危害国家和人民,同时也害了自己的家庭,辛平的女儿、儿子、儿媳都是法轮功学员,7.20以后都遭到了沉痛的迫害:

女儿虞佳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教师,2000年春节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其间被上“背铐”五天半,禁止饮食睡眠,手腕严重损伤;后她因坚持在清华校园里公开炼功,多次被派出所扣留,并几次被派出所警察当众殴打致伤,后来被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再次拘留。2000年11月27日,被警察非法逮捕,经秘密审判,被判刑三年半;

儿媳褚彤,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讲师,硕士,于1999年10月27日去天安门城楼上为法轮功请愿,向政府表达心声,遭到警察的野蛮殴打。被捕后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在狱中受尽摧残,出狱后因刊登“严正声明”表示继续坚修大法,而被迫流离失所,现下落不明;

他的儿子是外企工作人员,因上访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被打,被拘留抄家。

与辛平的诬陷文章遥相呼应的是,新闻出版署在96年也下了禁止销售、出版法轮大法书籍的禁令,无疑这是违背民心、违背宪法的禁令。李昌等六名老学员写了一篇向中央申诉的信,指出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违背宪法,违背人民的意愿。这封义正词严的信使禁令无法立足,中宣部对这封信不敢宣布,组织批判法轮功的班子也找不到内容反而担心批判的班子会变成学法的班子,至今拿不出禁止出版的正当理由,一直逃避不了违背宪法、捏造罪名、祸国殃民、造谣生事、等待受审的困境。

法轮大法是正法,让修炼者能正信、正念、正悟、正行,修出纯正的心,这颗纯正的心是任何邪恶的迫害也改变不了的。

大连辅导站的高秋菊,720以后被关进监狱,白天被强迫干重体力劳动,夜间审问受刑,头发都被揪掉许多。被折磨了十二天,她仍然满面红光,警察也觉得惊奇,说高秋菊不是一般人。

中国科学院生物所的博士研究生曹凯,夫妻去上访,双双被非法关押,年幼的孩子无法照顾,不幸死去。曹凯被放后被单位停学,赶出集体宿舍,妻子去了娘家,曹凯去上海、海南讲清真相,被捕后关在清河看守所,最后得到的消息是绝食90天,仍不改变对大法的坚信。

清华大学副教授王久春,是清华大学辅导站的辅导员,720以后因不改变信念被软禁起来,由十几名转化人员就象对待博士生李义翔那样对待她。这种由李岚清蹲点,由党委出面组织班子,召集各方面专家对一个炼功人进行强化洗脑,使王久春做了违心的检查,后王久春表示还要修炼,他们就又组织了第二次封闭性的迫害。当王久春回家后发现自己错了,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揭露邪恶迫害,坚持修炼,公安十四处大年三十把她抓起来,关进了关押赵明的团河劳教所。

4.25进中南海的代表之一,北大的副教授郝家凤也被抓起来。江氏想以她们两人作为转化典型,她们的被捕证明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江泽民、李岚清搞的所谓“转化”彻底失败了。

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李宝庆是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负责人,被强迫洗脑后发表严正声明,又再次被关押。李的夫人,副研究员刘静航也因揭露邪恶迫害被判刑三年。

王友群是中央政策研究室的主力,写了一篇“法轮大法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文章上报中央,因而受迫害,一直软禁在家失去了自由。

于长新是空军指挥学院的教授,有贡献的功臣,因坚持信念,坚修大法被秘密审判,判刑十七年。

今年是李老师传法十周年,以上是我所了解的法轮大法弘传盛况和遭遇迫害的局部,从这些事中可以看到法轮大法弟子在波澜壮阔的正法中坚信大法,无畏无惧,正悟,正念,正行,在魔难中顶着压力,坚持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磨炼坚修大法的金刚意志,是伟大的师尊,伟大的大法造就着大法弟子的伟大威德。

(2002年美中地区法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6/2349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