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坚定正念 向内找

【明慧网2002年6月21日】我感到最近的明慧文章所反映出的同修正法修炼情况仿佛忽地一下进入了新的天地,而且觉得非是单独的大陆学员或是海外学员正念强、法理明、救度众生全力以赴,而是整体升华到新高度。

读同修关于认清邪恶的旧势力并予以彻底清除的文章深有启发。我觉得心在法上,凡事用法、更高层次的法理衡量,象师父明示的“用正念看问题”是根本,由此得知学好法在目前特别重要。如《转法轮》上说的“不知道高层次的法就没有法修”,学不好法,就无法在认清旧势力在更微观处对正法弟子的干扰与迫害的同时使其自灭。

我觉得我们大家只要一认清邪恶的幻化形式,一坚定正念,它们就无处藏身,自然会自灭。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学好法。

我结合个人学法体会,能在法上精进的那段日子,无论做什么都得心应手,真是不认识的人都给个笑脸;事无大小皆向内找,不会和谁有矛盾;凡事用法衡量,行与不行、对与错、该不该做、如何做,清清楚楚,悟性出乎意外地好。对于所发生的事情哪些是自身不足哪些是点化哪些是邪恶的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一目了然。反之情况就糟糕透了。其实那种时好时坏起伏大也是不应该、不成熟、不稳健的表现,都是应修好的。

读明慧5月30日的同修文章,他在文中说:“为了让海外善良的人民,了解法轮大法弟子在中国每天都遭到迫害和打压的真实情况,揭穿他们的邪恶的宣传,想到这,我迅速打开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我觉得同修的那种想法是好的,用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让邪恶在全世界范围曝光,但我觉得又落入了自己另一种错误的存在于更深层的隐蔽观念:在天安门拉横幅喊口号就一定会被抓、被打。结果真的发生了。邪恶本不配考验,为什么还是发生了考验?是他个人求来的。

我记得同修玲姐(多次进京请愿,有几次是带孩子一起去的。2001年夏,被非法绑架回湖南老家,出卖她的叛徒已遭报。)被抓前的一次去天安门请愿,去时对丈夫说,我4、5天就回来。到了天安门想,我要站出来护法,又不想被抓,怎么办呢?就让它们打一顿吧。结果真的被打得脸上、身上都是伤,4、5天回到了家。后来她明白了:她那一顿打是自己求来的,她根本不该被抓何谈被打又何谈被打的怎么怎么惨。(不包括邪恶强加给我们的那部分迫害,在那部分承受中,大陆弟子的无比坚定真的伟大。)

在整个被抓、被关押的过程中,有无数次可以走脱的机会。很多同修都深有感触:在我们遭遇邪恶耍流氓的前前后后,师父给以多次非常明显的点化,并给足了让我们得以走脱的机会。多少同修是在事发当时把恶警定住而潇洒地离去;多少同修是在被关押派出所时安然离去;多少同修是在押送的途中奇迹般地飘然而去;多少同修在看守所出现所谓的病状而正念闯关;多少同修凭着自己在法中修出来的正念、正信堂堂正正一道道铁门一道道地为他开启而从容离去。他们的故事让我流下的是喜悦的泪并时时激励着我,让我相信无论以怎样方式与邪恶交锋自己都能行。

2001年元旦我在天安门时,和上述那位同修是一模一样的想法,可直至事后想起都不觉得不妥,直到阅读了那位不知名同修的文章。在此谢谢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