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同修孙连霞


【明慧网2002年6月23日】大连市大法弟子孙莲霞在2000年秋进京上访途中被警察非法抓捕,因坚修大法,被非法送进大连市劳动教养院。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她坚持绝食抗议26天后,于2001年1月16日离开了人世,她对大法那颗坚如磐石的心,值得我学习和怀念。

一、在和孙莲霞相识的日子里

我和孙莲霞是在一起做大法工作相识的,直到她离开人世之前,我们几乎一直在一起。

为了让世人知道大法真相得到救度,她曾冒着被抓的危险,不知疲倦地做了大量的大法工作,深受同修们的信任。

被警察非法抓捕后,我们一起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戒毒所,那时的戒毒所已经不为戒毒而用,而成了迫害无辜大法弟子的洗脑所、集中营。两个月后,她被认定为所谓的“顽固分子”,又被押送到大连劳动教养院。

在戒毒所一起相处的五十天里,我亲自目睹了孙莲霞做的大量讲真相工作,她耐心、祥和,抓住一切机会,使那些无论怎样敌视大法的警察都被她讲得哑口无言,暗自敬她三分。她根本就不惧怕任何东西的。由于她有坚定的正念,那柔中有刚的言语,也确实能震撼被蒙蔽的灵魂。

在此期间,她组织大家学法,把大法学员无法得到的经文利用各种渠道及时送到每个学员手里,并想方设法传到其它楼层。她抓紧时间把真相讲给每一个警察听,就连做饭的厨师也没落下。

同时又积极商讨给610办写信(原叫621办,设在戒毒所院内),后被警察发现,可是我们却几经周折向他们讲为什么写信,告诉他们:我们都是好人,为了做更好的人而被抓,应该写信上诉,后来警察终于被我们说服了,同意找两份代表性的信交上去。

后来我先被绑架进教养院,大约60天左右,她也被绑架进教养院。在孙莲霞被关进教养院期间,家中二位老人(公公、婆婆)相继去世,她虽然承受着失去亲人的打击,但坚修大法的心丝毫没有动摇。正好和我又住在一起,她把明慧编辑部文章“除恶”背下来,传给我们,一时间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楼层都会背了。在当时的封闭式关押的环境下,外边什么消息也不知道,听到师父的教诲,真是我们最大的渴望。

又过了一周左右,我们为证实大法,晚上临睡前大家集体炼功,当被恶警林义发现后,该恶警拳打脚踢,不分老少,拼命发泄他的魔性,次日这些恶魔像发疯似地对待我们。晚上大家躺在床上,谁也不吭声,心里都在背着师父的法,孙莲霞也和大家一样悟到:我们不能消极承受,要争取合法的炼功环境,所以从第二天起2000年12月18日,八十多名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这可吓坏了群魔,他们象热锅上的蚂蚁,里走外窜,软硬兼施,一会伪装白脸又哄又劝,一会儿露出原形又打又骂,实在不行就用插管灌食来迫害大法弟子,每次都是由两人把我们按在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插管,一群助威,连推带骂,这样由二天灌一次到一天灌一次,又增加到一天灌二次,特别是有一个女恶医觉得用细管插不解恨,特意去买一条比筷子还粗的管子套上漏斗往里倒,每次灌食长长的走廊里都回荡着恶警们的吼叫声和大法学员们痛苦的呕吐声混杂着,那种场面真是惨不忍睹,有个善良的女警因实在难以入目,跑到一连偷偷落泪。

在这种情况下,孙莲霞和我们一起学《道法》,查找是什么原因滋养了邪魔越演越烈,是不是我们心性上的问题,由于当时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没有悟到本质上的问题,到了第五天,郝宝昆(大连司法局副局长)使出花招欺骗我们,同意各自后退半步,不集体炼功就行。当时我们人的观念太重,信以为真,绝大多数也就妥协了,而孙莲霞却想:神要做什么事情会一直做到底,所以她和十几个同修一直坚持绝食抗议。

二、孙莲霞被迫害致死

绝食一周以后,她因遭插管灌食,鼻腔、食道和全部发炎,苍白的脸上,两鼻孔因流血、流脓长了一层厚厚的鼻疮把鼻孔糊死,她只好用嘴喘气,而气管、喉咙发炎又不断地吐痰,吐得都是血、脓,以至一天一卷手纸都不够用。换上了粗管,再也插不进管了,甚至往嘴里灌食都很困难。

大概在第十七、八天的夜里,孙莲霞腹内肠子绞劲地疼,象五脏都在挪位,她疼得昏了过去。夜里,别人都在鼾睡,她没有惊动任何人,因为她们这十个人是被隔离在储藏室里,睡在地上铺的草垫上,并且警察不许任何人接近她们,就这样,其他人围她坐一圈背诵经文。天,渐渐地亮了,孙莲霞醒了过来,在她的眼里她似乎死过一次了,就象睡了一大觉。

第二天我们又被照旧强迫坐在一个10厘米高直径20厘米的小圆凳上,双手背后,各自分开坐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由一个女犯专门看管不许说话。

孙莲霞枯瘦得只剩骨头,面部有些浮肿,走起路来直打晃,警察强行把她带到卫生院,在孙莲霞抗拒的情况下,警察强行给她戴上铐子,给她打进四个吊瓶。从鼻和嘴都灌不进食,警察只好找一个女罪犯用小勺强行灌食,就这样她一共坚持了二十六天。

恶警们没有办法对付这几个人,只好又采取分散的办法把她们插到各班室里,孙莲霞被分在三楼三室,在这种情况下,她开始思考,应不应该再继续做下去,同时她也不断地检查自己的心性,因为她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承受能力似乎已经到了头,并且她是多么想见到法正人间这一天啊!

因此,她随和地和大家吃了第一顿饭,虽然吃得很少但她怎么也没想到饭后竟然头重,颈软,抬不起头来,双手颤抖。

第二天早饭后七点,警察强迫大法学员跑操时间,孙莲霞没有下楼,恶警中队长隋子强大声喝道:“孙莲霞为什么没来?”有大法学员说:“她病啦。”他一边强迫学员上楼去找,一边恶狠狠地说:“抬也要给抬来。”半小时过去了,那位学员下楼说:“孙莲霞已经不能走了,并且站也站不起来。”隋子强听后到了三楼强令孙莲霞不准躺着,下地坐在马扎上。

就这样孙莲霞被强迫从七点三十分坐到十点三十分左右,就再也支撑不住,全身绵软,骨架象堆下来似地昏了过去。隋子强看实在不行就叫了两名女警,将孙莲霞送到市中心医院,第二天,也就是2001年1月16日,孙莲霞去世。

我擦干悲愤的眼泪,踏着被邪恶势力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足迹,了却他、她们没有完成的心愿──证实大法,揭穿邪恶的谎言,救度被蒙蔽的众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30/23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