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之行体悟三则


【明慧网2002年6月24日】一、排除干扰,坚定正念不动摇

从决定要去冰岛近距离发正念那一刻起,各种考验接踵而至。有些关是显而易见的,有些难却显得微妙,不易觉察。只有真正从法上明白了在当前天象下,近距离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首恶的邪魔对正法进程和救度众生的重大意义,才能不为任何表象所迷惑。

首先,我遇到了来自思想业的干扰。那几天总有一个念头在思想中盘旋:“你瞧你,有时连每日四次的全球发正念都不能完全保证,在克服重重困难去了冰岛后,你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吗?如果到时候你自己的状态不好,还不如在当地领馆前发正念呢。”这种自我的否定不断地向我袭来。我认识到自己冰岛之行的认识基点需要有个突破。通过静心学法,我发现这种干扰来源于自己的私,我在执著于自己的修炼状态,而不是真正从正法进程的需要,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的角度,来考虑冰岛之行。当我从法上认识到正法进程的需要就是弟子责无旁贷的神圣使命,个人修炼在这个基础上到时候自然就会被调整到最好状态时,这种干扰瞬间消失了。

接下来,是申请签证。在收下我的材料后,签证工作人员对我说:“由于你来办签证的时间太紧,我们不能保证在你预定的机票日(6月10日)前能给你签证。”我平静地正视她,微笑地说:“实不相瞒,我已经花钱买下了6月10日的机票。鉴于您要求我提供的资料我已全部准备就绪,我相信你一定会批给我签证。”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签证工作人员来电话说:“你的签证已经批了,可以随时来取。”

当我告诉不修炼的先生冰岛之行的计划时,先生几乎是用恳求的口气说:“冰岛在欧洲,那么远,这次,你就别去了。江XX不是下半年还要……到时候你去美国,我没意见。这次冰岛你就别去了。你留在当地领馆也可以嘛。这样,你还可以每天读《转法轮》给我听,你甚至可以教我炼功。”这番话从目前尚未修炼的先生口里说出,对我的考验还真不小。好在当时头脑还算清醒,当即从思想上否定了“等待”的念头,知道必须坚决否定旧势力对首恶的安排。同时也认识到,自己平时执著于先生得法和炼功的这颗人心正被利用来考验自己近距离发正念除恶的一念是否坚定。意识到这一点,我从另一个角度更加认清了此行意义之重大。尽管先生还是不能完全理解,在我坚定的正念下,动身的那天,他还是驱车送了我一程。

临行前一天,听到功友电话说:你们可能进不了冰岛了,原因是有报导说一些地方的冰岛使领馆已拒绝给签证,已经拿到签证的也将面临被拒绝入境的可能。我对功友说,不论你再看到或听到任何消息,都不要为其所动,就坚定一念:弟子随师正法之路只有师尊说了算。我们不仅能进入冰岛,而且要做到一个不落地全部进去。

二、认识有漏,邪恶钻空子;整体升华,终得入海关。

出发前,在弟子间的交流中,大家似乎在思想上已经默认了进入冰岛将要面临的阻力,甚至盘算着如何用人的办法回答将要面对的提问。大家似乎已经形成一种共识,认为能进入冰岛是当务之急,其它问题可以尽量回避。弟子在思想上默认将要面临的阻力以及急切于进入冰岛的这些认识上的有漏恰恰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波士顿转机时,受自中国政府的压力,冰岛司法部门和航空公司分别给每一位乘客一封公开信,以冰岛警力有限,为了保证公共安全等为由,无理要求乘客在一封文件上签字,以保证在首恶出访冰岛期间不抗议和示威。

由于当时大家都执著于回避阻力,想着如何各显神通,进入冰岛,形成了各自为阵的局面。大家都认为我们进入冰岛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近距离发正念,本来就不存在抗议和示威。尽管在被告知如果拒绝在冰岛航空公司出具的文件上签字将面临被拒绝登机的情况下,一些弟子开始意识到应该对航空公司工作人员讲真相;可是由于觉得短时间内很难使冰岛航空公司做出改变(其实还是正念不足),为了能及时进入冰岛,尽管学员们心里觉得不踏实,可都还是在有关文件上签了字。在事后与律师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冰岛航空公司根本无权要求乘客在任何文件上签字,这种行为本身不仅违背了商业道德,而且已经触犯了法律。

回过头来看,其实,并不在于所签文件的内容,而是我们根本不应该配合和承认这种连人间法律都不符合的安排。弟子们对邪恶安排的默认无形中加大了下一个进入冰岛海关的难度。

一进入冰岛海关,我们就被警察无理地扣下了护照。接着是逐个盘问。然后是全都被带到一个封闭的学校,由警察看着,并扬言要将我们原地遣返。随后弟子们在整体认识上突破各自为阵的状态,开始集体学法、炼功、发正念,向警察、媒体、律师、美国驻冰岛领馆官员、加拿大驻冰岛领馆官员、学校的工作人员,以及前来支持我们的当地民众讲清真相中整体提高和升华。我们认识到弟子的一言一行就是在证实大法,向世人讲述真相。经过几个回合另外空间惊心动魄的正邪大较量,当天深夜,机场警察局长亲自将护照逐个归还给学员,在与弟子们合影,握手后,用大客车一路将弟子们送进城去。

其实,在法中,师尊早已明确地告诉弟子当前要做的三件大事:学法,讲真相,发正念,哪一个都不可偏废。在哪里遇到阻力,就应该在哪里讲清真相。而且,讲真相是旧势力无法阻扰的,关键在于弟子的心态。在这个过程中,我深切体会到每一个弟子在正法进程的整体中都有他自己应该处的位置。在参与正法的活动中,弟子应严格修去人的逻辑推断和各种假设,做而不求,当弟子的心性整体到位时,大法自会展现出他无边的威力。

三、时时正念

当夜,入住雷克雅卫克一家客栈后我开始打坐,完全进入了那种美妙空灵的状态,感觉不到这个空间四肢和身体的存在。在一个广袤无垠的小宇宙空间之外是无边的真善忍大法,我感受到生命融于法中的神圣庄严和师尊浩荡的佛恩。静静地,泪水流淌着,突破的是一层一层的天。平静中,没有一丝人的杂念。合十出定后,我真的明白了:我们总在说为大法可以舍尽付出一切,其实,我们是真正的得到者。我们的生命,我们的一切原本就是大法慈悲缔造赐予的。

我们开始每个整点或半个小时发正念,利用间隙时间学法,炼功,不断纯净自己。和警察沟通后,我们被允许在首恶离开白房子时车辆必经之地的20米的距离发正念。当我们正打算盘腿坐下时,警察让我们从另一个方向再靠近20米。大法弟子们盘腿立掌,我感受到强大的纯正能量从自己的掌心和头顶飞出。

首恶离开冰岛的当天,大法弟子们在它车辆必经之地申请了许可,警察用黄线划了一块地方,要求学员在限定的范围内呆着,几辆警车堵在路口毫无道理地不允许学员在首恶离开之前进入机场。我和另两位美国弟子不约而同地都希望能摆脱这种无理的限制。几经尝试,在强大的正念下,一个路口的警察允许我们进入机场。在突破了这个关口后,我们动了人的欢喜心,没有持续保持正念。一念之差,我们选择乘客进口处的方向开出不到几米,警察局长的车迎面开来,下令我们开离机场,并一路尾随。

弟子意识到问题所在,明白了持续正念,不为一丝人心所动之关键。只有请求师尊再给弟子一次机会。也许是师尊看到了弟子希望冲破邪恶无理阻扰的那个坚定的信念,在我们的车辆开离机场的过程中,我们面对面地迎来首恶和它的车队。巧的是,一辆警车这时在我们前面停下,帮助延长了我们正念直面邪恶的时间。

回首冰岛之行,体会良多,不能尽述。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的师尊还在等待,等待着所有的弟子真正走出人来,回归到生命本源中所在的最高位置。浩荡佛恩下,弟子有什么理由不精进,不坚定修炼,不信心十足地完成我们助师正法的神圣誓约?

个人体悟,不对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2/2368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