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矿难猛于虎 黑井谁之责


【明慧网2002年6月25日】BBC中国事务特约撰稿人江迅,2002年6月24日报导:中国大陆最新出品的26集电视剧《威胁》(四川映之杰文化传播公司等联合摄制),正引起社会关注,剧中揭露了一个隐瞒40余人死亡的煤矿爆炸腐败案真相。电视剧揭示了贪婪矿主人性的泯灭,揭示了官员腐败和官商勾结的卑劣,也揭示了矿工的不幸、软弱和愚昧。《威胁》虽是艺术虚构,却是生活深刻的真实。令这一部电视剧走红的,正是今年5月下旬山西省河津市富源煤矿21人死亡的透水事故曝光,正是6月2日新疆阿克苏地区温宿县克孜不拉克煤矿7人下落不明的瓦斯爆炸事故曝光,也正是6月5日广西南宁中级法院,对去年81人死亡的南丹“7.17” 矿难负责的原中共县委书记判处死刑。

生命不该如此轻贱

先说富源煤矿,在透水事故发生前一个半月,省煤矿安全监察局曾派人来检查,下达“未经批准,私自开工,责令立即停止施工”的安全监察意见书,但煤矿并未因此停工一分钟,直到事故发生,而缴纳了罚款后,再没有人来监督处罚的执行情况了。当事故过去了16天,记者闻讯赶到,事故真相和遇难矿工仍深藏40米深的水下,市政府官员对记者讳莫如深;没有一个官员说得清楚,河津市究竟有多少小煤矿;一副市长竟说:“这煤矿根本没有投入生产,井下可能有人,也可能没人”;遇难者家属被频繁转移住处;出事煤矿500米内的电话都被掐断;公安与记者玩起“捉迷藏”;时有不明身份者在记者身边游走。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煤矿法人代表能准确掌握政府部门动态,在事故发生后很长一段日子,他掌握着本应由政府掌握的主动权,结果,他将矿主送到公安局,自己却逃跑了。

再说南丹矿难,时任中共县委书记的万瑞忠,事故发生后,千方百计防止消息泄露,向上级部门作虚假汇报,不及时组织抢险,而长期来利用职务便利,收取他人财物,非法所得268万元人民币,构成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终被判处死刑。同时宣判的有,原县长唐毓盛被判处有期徒刑29年,执行20年;县委副书记莫壮龙和副县长韦学光,分别被判处11年和14年。

真是滴血的煤。今年一季度,中国大陆仅煤矿就发生伤亡事故745起,死亡1182人,一次死亡10人以上特大事故发生9起,死亡177人。今年4月全大陆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更呈现严峻趋势,发生事故125起,死亡329人,一次死亡10人以上特大事故7起,死亡114人,超过去年整治前的月平均数。而6月20日发生的鸡西市成子河煤矿爆炸,一次就有115人丧命。

2001年1至10月,全大陆煤矿共发生事故2378起,死亡4547人,其中一次死亡10人以上特大事故39起,死亡833人。11月后出现事故高潮,从11月14日到22日,短短9天时间内,连续发生6起一次死亡10人以上特大事故,共死亡113人。2000年全大陆煤矿企业发生伤亡事故2863起,死亡5798人,其中,国有重点煤矿死亡1004人,比往年增加211人,上升百分之二十七。

难怪,五月中旬有媒体《天地人》公布了一项调查:谁的命最不值钱?结果高居第一位的是矿工,其次是建筑工、烟花工、现代“包身工”、职业中毒者和“过劳死”(即累死)。井下,一个死亡的世界,生命不该如此轻贱。

矿难频发的背后

事故频发的是小煤矿,而事故的根本原因是体制造成的,这是个暴利的行业。又以山西省为例,乡镇煤矿产量占全省总产量百分之三十四,而矿难死亡人数却占百分之七十六。小煤矿的矿主对笔者说:“每天在我的桌上摆着十万块钱,开工就可以拿到。死了一个人,你只要拿出一万块钱就行,还不用你自己出面,你说,我做不做?”

他还说:“其实,我们最好的时候,就是关闭小煤矿的时候,大家停产,煤的价格上涨,只要谁开工,就是谁数钱。”

人们都为南丹案的判决拍手称快。每一个小煤矿的背后都有人,此人就是政府官员。不少贪官的违法犯罪事实,不是通过纪律检查和监察渠道,而是因偶然曝光,最后才拔出萝卜带出泥。南丹矿难,记者追踪真相,81人死亡公之于众,而后查出官员受贿。在这些案件中,为什么监督人员总是缺位,监督制度总是缺席?

电视剧《威胁》中有句台词:“我们错就错在把良心丢了,把人命看得比煤块还不如。我们以前也是穷人啊。现在青山塌了,大树倒了,我们的末日到了。”

还有句台词:“人只一念贪,便销钢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染洁为污。”

此言发人深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